大连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3年5月6日】1999年7.20开始,村委会治保通知所有法轮功学员,没收身份证,理由是怕有人进京。村委会治保还没收大法书籍。有的法轮功学员没交身份证,村治保不肯罢休,数次上门要。在此之后,公安局、妇联、派出所和村委会的各部门的一些人三天两头到大法弟子家中威胁。

2000年,每逢所谓“敏感日”,派出所来人到村委会召集所有大法弟子去村上,说是“开会”。当时有几人不去,村治保跑来恐吓他们:“你们等着”。一大法弟子因不配合照相,警察又打了四五个耳光,有时不给饭吃,有时还不让去厕所,过了两三天,派出所把我们送去看守所,行政拘留半个月,同时命令大法弟子家属去看守所交钱。除一名大法弟子家属,其余所有家属都赶去并被勒索达五千余元。

2002年4月,派出所副所长带七名公安人员闯入一法轮功学员家强行抄家,所长看住这名学员,其余人员找不出他们所要的任何“证据”,又拖住她的家属问,其家属只说:“不知道。”他们恼羞成怒,把这名大法弟子强行带走。半夜后公安人员又闯入别的大法弟子家,数本大法书籍被抄走,抓走3名大法弟子。在派出所被关了一天两宿,大家齐发正念闯出派出所。

2001年5月,村里所有大法弟子开始集体在一起炼功。派出所出动大批警察和数辆警车,在村治保的指引下将炼功地点包围。村委会成员也被迫前去,13名大法弟子全部被抓。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被罚了200多元钱才被放。所有大法弟子都不顺从而被强扭上车。有的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对其拳打脚踢,有的从炼功点一直喊到派出所,警察打她耳光。

大家在派出所里一齐背诵《论语》和《洪吟》。大约背到深夜11-12点时,警察把11个人关进一小笼里,坐不下蹲不下,挤满满的。第二天开始录口供。一男大法弟子因不配合,副所长带着四五个人一齐毒打他,打累了之后又把他锁在老虎凳上送到烈日下曝晒。

时至今日4.25,我们大多数人仍被监视。各种方式的迫害还在继续,以后我们会陆续将迫害事例揭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