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绑架进精神病院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5月7日】我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受益非浅。自从99年7月20日,广播电台报纸开始大肆歪曲事实,污蔑法轮大法,诽谤师父。这么好的正法大道被造谣中伤,实在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认为有必要向政府部门说明一下大法的实际情况。

当时省、市各信访部门在省、市政府的直接授意下不接待并且粗暴对待大法弟子的情况下,我于1999年9月8日到北京准备直接去中央信访办,但当我一到北京,才得知中央信访办也被军警接替,便去了天安门。9月18日10点左右于金水桥被抓(我并未做什么)当时走下金水桥时,一摩托车骑警问我是否是炼法轮功的时,我说是,骑警便用对讲机叫来一辆警用面包车把我带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经过搜身盘问后关进铁笼里。在这里不许说话,不许上厕所,不许吃饭。直到晚上因我没报姓名把我和另外五人一同送到公安部十三处比邻的收容遣送站,先是强逼每人买一百元人民币吃的东西,却不让我们吃。邪恶的警察为了逼我们说出姓名,在知道我们一天没吃东西的情况下还逼我们罚站一夜,并不时有恶警来踢我们。

第二天,天刚亮就强迫我们打扫院子,扫厕所,倒垃圾。随后我和另一个小姑娘被非法关押进公安部直属十三处看守所,一百元人民币的东西都被没收。在接受裸体搜身后被带到大厅。当时我被大厅的情况吓了一跳,其中有两个学员被吊在窗栏上,还有6个学员脚镣背扣在前面站着,剩下的坐在地面上一条窄窄的条褥上,后来才知道这些人都是法轮功学员,在十三处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两个月之久。先是长时间的罚坐,接着是长时间的罚站,并戴脚镣背扣连续站了十八天。后来有一周我和另外几人被送到昌平脑病治疗中心和一些病人呆在一起,每天被强迫吃一种药片(不知名),强迫做手尖采血,静脉采血,做心电图等,还有一周我和另10个人被送到某医院的精神科和一些精神病人呆在一起,每天被强迫吃一种药片(不知名)。我们四肢被捆在床上,不许翻身侧卧,不许上厕所,当时恶警拿出测谎仪(110伏电针)迫害学员,第一个学员没承受住报了名,第二名学员由于正念极强,测谎仪坏了,我们摆脱了这一迫害,但却被打了一针蓝色药水(不知名),并且回到看守所仍然每天要打一针蓝色药水,后来被非法遣送到当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

2001年4月29日我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正打横幅时被恶警抓住,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被一驻京办事处非法带走,6个人在一房间用带粒胶棒毒打我一个小时左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