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在——致高墙内的同修(2)

【明慧网2003年5月7日】(接前文)以上是最近新经文中的部分有关内容。下面和你们分享一些来自于中国大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堂堂正正走出迫害和常人观念的事迹:

许多海内外大法弟子已经在不断全面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加持我们被关押的同修。明慧近日也刊登部分大陆大法弟子的建议“集中力量清除大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内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这些事迹从常人角度来说都很神奇,但是对大法弟子来说,并不是只有别人才行,大法修炼本身就是很超常的——神奇事迹不神奇,关键是自己要努力做到让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导自己。

我们不承认旧势力,更不承认他们安排的这场邪恶镇压,包括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么我们也根本不应该被关押,不应该被剥夺自由,不应该被无理判刑。任何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都必须停止,镇压必须停止,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应该堂堂正正地从旧势力的迫害中走出来,自由地做我们该做的。

1、五次遭绑架后均被无条件释放

第一次:1999年10月29日我去北京上访。被本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时间,最后决定不吃犯人的饭,绝食、绝水12天后,于2000年10月2日无条件释放。

第二次:在2001年5月13日被本县610组织绑架并送往洗脑基地。这几天正好见到师父在2001年4月24日的新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在抓我的路上我就决定自己怎么做了,我认准的路一定会走到头。除去讲真相弘法,我是一律不配合邪恶,让我说什么都不说,干什么都不干。三四个打人凶手轮流打了我半小时左右,手打麻了,皮棍子好像也麻了,它们都指挥不了我。身体多处变成了紫红色,非常吓人的。过了两天,邪恶警察怕那几十个大法弟子学我,就把我们几个送往另一处,在警车上我们向外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善良的人们,电视上说自焚是假的!别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后来我们开始绝食,共绝食9天,我们三个于6月22日无条件释放。

后来在2001年8月9日被保定不法警察绑架,送进保定刑警三大队酷刑折磨。强行逼供,轮流打脸、手铐、烟头烫、皮棍子等……用尽了许多见不得人的毒招。可我只是讲真相救度世人,其他一言不发,两天后被送往保定看守所。进门与同修切磋:下午共同在大院正法,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我们不是犯人!还我师父清白……”足足喊了二十多分钟。而后我被砸上了三角勺镣。还被装进了大铁笼子。绝食17天后,要回了一本《转法轮》。当时我非常明白,因为师父的法指引着我,我到哪里都是一律不配合邪恶,要揭露邪恶、讲真相、救度世人,而且懂得善恶两种缘都得善解,才能修出真正的慈悲心。时间不长马队长给换号,四个女号我都呆过了,都有机会和其他同修切磋了师父这段法,并纷纷写了各自被抓、被打的材料、洪法信、上访信,从看守所到各自的办事单位一直到县到地区到省到中央全部交给了看守所所长……最后我们四个女号共同切磋,绝食水,18天后,我被无条件释放。

最后一次是在十六大前,我又被本县610组织绑架,并被本县自费送往保定市“教育转化中心”,强化迫害。我被带到了这里,几个小时后,这里的管教打开了我搂在树上的手铐,和我谈话。我很快和他洪法、讲真相,并告诉了这里的头,我永远不接受他们的洗脑,不听他们的一切指挥,不吃他们的饭,就象往常一样一律不配合。从此以后他们把我的手铐在一个床上,就再也不谈我的事了。我每天在床上立掌除恶,师父让我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很快就和这里的同修交流了自己的认识:我觉得同修们来到这里,就应该正法,天天去那诽谤师父的屋子,这怎么能行呢?这就是助纣为虐,都不去听,邪恶还诽谤谁呢?不给它们市场,它们不就完了吗?许多同修都觉得有道理,接着就有七、八个同修不去那个邪恶的教室了,有的也进行了绝食抗议。就这样,我绝食18天后被无条件释放。这次不象往常,邪恶之徒一下也没打我。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如有的大法弟子被抓后,坦然不动,没有任何怕心,你看它旧势力就不敢迫害他。”(《北美巡回讲法》)

2、大法弟子正念闯出马三家等恐怖场所的事例

大法弟子何桂芹,1999年12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两年送至马三家集中营,2001年4月何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几天后闯出魔窟。

大法弟子徐秀英,1999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两年送至马三家集中营。2001年9月徐绝食绝水抵制迫害,10多天后闯出魔窟。

大法弟子董桂霞,99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教养三年,送至马三家教养院。2001年9月2日董绝食绝水抵制迫害,9月下旬闯出魔窟。

3、正念坚定 闯出劳教所

2001年7月9日,流离在外的我因印刷大法真相资料被别人供出,在朋友家被恶警强行绑架到派出所,7月10日又被恶警非法送进看守所。我不断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把它们去掉。在监狱,牢头叫我背狱规,我坚决不背。我想狱规是给犯人规定的。同时我想起师父的经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牢头说你就背狱规的第一条就行了,要不就背一个字。我始终一个字都没背,始终用正念正视恶人,坚定正念,清除它们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坚决听师父的话,坚持不配合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最后牢头没招。

后来管教让我照像,我坚决不配合,管教于迎春、姓白的队长又到号里叫来几个犯人一齐对我拳打脚踢,并恶狠狠地说:“等着有你好看的。”回号后又跟着到号里骂我,我始终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一会她们灰溜溜地走了。

晚上,站在铁窗前,望着天空闪烁的星星心里想:师父,这决不是我要呆的地方,我一定要用正念闯出去,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有很多有缘人等着我去讲真相呢!在狱里我每天坚持炼功、背法、发正念,有时间就跟犯人讲真相,他们有时不让我炼功,我说:“我就是因炼功才被抓进来的,我不炼功早就回家啦。”在警察非法提审时说要劳教我三年,我说:“人从来没有说了算过。”心里一直充满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没有一点坐牢的感觉。一个月后堂堂正正的无条件被放回家。

4、正念摆脱酷刑、走出公安局

一名大法弟子在公安局被锁在铁椅子上,两只脚被套在铁环里,两条腿被铁棍卡住,胸前有一块铁板,身体几乎不能动,三个警察在屋里看守,走廊还布置了多名警察,看这阵势,邪恶之徒将要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师父的正法弟子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用正念清除邪恶,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铁椅子锁不住我,警察看不了我,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天亮之前我一定能堂堂正正地走出公安局。

正念发出后,不急不躁地等待时机。我用正法口诀先清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然后清除看守我的三名警察背后的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一会儿,走了一名警察,屋里还有两个警察,铁椅子一边一个。虽然已经是后半夜了,他们还是在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一点睡意都没有。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我静下心来,默背《论语》,背着背着,再看两个警察已经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就发出了鼾声,我试着打开铁椅子上的锁,“哗啷”一声,惊醒了两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大喊:谁?干什么?!另一名警察看了看我说:我没睡,看着哪。过一会这名警察也睡了,我还想打开锁,没有钥匙,怎么也挣不开。想起师父说的:“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转法轮》)向内找,发现原来是急于求成的心障碍着我,不要再执著开锁了。明慧网资料里,很多同修发正念堂堂正正地走出劳教所、洗脑班,这次我也能闯出公安局。

我想把腿从铁椅子里抽出来,试了两次没成功,两条腿被卡得死死的,怎么也拿不出来,时间紧迫,我是正法弟子,怎么能被困在这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做呢。我双手合十,请师父加持弟子从铁椅子里出来。这时《转法轮》中的几行字再现在我的脑海里。“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其实我告诉大家,大周天一通这个人就可以起空的,就这么简单”。我两手扶着椅子的两边,支撑着身体,向上轻轻一提,两条腿就出来了。我发正念让两名警察睡不醒,我安全走出去,再让他们醒,走廊的警察全进屋,大门门卫没有人,我拎着鞋、光着脚,身体非常轻快地从五楼下来,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顺利地走出公安局的大门,门前停了几辆警车,我也没怕,黎明前乘车去了火车站。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新年问候》中的诗共勉:


“路漫漫已尽,
雾迷迷渐散;
正念显神威,
回天不是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