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在——致高墙内的同修(1)


【明慧网2003年5月7日】

同修:

你们好!以下内容都来自新经文,与你们的修炼直接有关,请注意收听。

《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有以下的问答:

“  问:逼着洗脑后的法轮功学员仍想修炼,他说师父今天不管他了。师父你还管他吗?
  
  师:是他自己觉得对不住师父、对不住大法的心又成了新的执著才这样想的,这样了还在用人的思想在想、还不清醒才这样说的。这件事情没有结束,没有结束前你做得好与不好那不就是修炼过程中的事情吗?是啊!大家知道,过去修道是很难,一个人在考验中只要动一念不行,他就永远失去了修道的机缘,那是一定的。旧势力以为我也那么认为的。行了,这下逼他写了什么书,你李洪志也不能要他了,因为他背叛了你,你那么苦心救度他,他却背叛了你,你一定也不能要了,不能要怎么办?消灭掉。

  旧势力就这样想的,它们也是那样安排的。可是我没有这样做,我就是要度成他。他今天没做好,你旧势力不是还在迫害吗?我叫他明天再做,一定叫他(她)们做好!(鼓掌)实践证明,不是大法弟子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做得越来越好了吗?越来越坚定了吗?!(鼓掌)你最后真的能坚定下来,你以前做的那一切那只能是修炼过程中的表现了。实际就是那样。师父是最大慈悲对待这件事了。(鼓掌)

  但是有些人确实不争气,其实都是那个心造成的。大家也在明慧网上国内反馈来的消息看到,有的人做得堂堂正正,什么都不怕,他就没被迫害到;送到劳教所,另外空间的邪恶受不了,也得放出来。有的人就是怕这怕那,人心就是多,被迫害得就厉害,被迫害得快不行了还在人的执著中出不来,护法神着急没办法。那些带着怕心走的,我叫不叫你圆满呢?其实都是人心的表现。当然现在在这儿说起来容易,在那种邪恶的形势下是不容易。那是人走向神的路,所以才苦啊!”

“  问:为什么旧势力敢害死大法弟子?

  师:这有两种情况。一是过去旧势力觉得大法弟子中出现一种思想,一旦修了大法了就上了保险了什么都不怕,也不会死了,也不会得病了,也不会这个也不会那个了,而且都是有福份的。可是呢,这个心一起来就麻烦。旧势力它们就要干它们要干的,不自觉承认了它们的安排它们就会有借口管你,就会给你造出各种危险。当然大法弟子不会象常人一样死掉,就是先走的,等待他的也都是最美好的,这是肯定的。(鼓掌)所以在这个期间呢,它们弄两个先走。当然死亡中也有它们早在前生中就安排的。它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叫你们看到学了大法也不保险、你也得做好,做不好也不行。它们就搞这个东西,就是它们把个人修炼看得重于证实法。而且呢,在当前正法这个急需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时候它们搞这些,它不是破坏吗?一个大法弟子在世可以救度多少生命啊!这不就是干坏事吗?

  旧势力时不时地就会有对学员的干扰,可是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多主要啊!非得搞这些干扰。不承认它!因为它们谁也不配参与,我要的是众生都不来干扰,都在那儿等着,一路正下去,最不好的生命、再坏的生命、在历史上犯了再大错的生命都可以在原地圆满,这不好吗?!(鼓掌)当然不是无原则的,大法弟子欠下的一切东西我会使其转化为善报众生的,都要给最好的补偿的,他做不到师父帮他做。宇宙不行了是因为众生都不行了,一切众生我都帮做了,我帮你做也帮他做,不就都善解了吗?(鼓掌)一切生命都不行了,都不干净了,我都帮你们做,这不就公平了吗?是不是这个道理?可是它们非要这样干。当然了即使这样,正法中被波及到的生命必然会有所为,从而出现麻烦、干扰,那是自然的,从中也必然会给我在正法中制造一些苦难、麻烦出来,这也是自然的,这个我是能接受也承认;可是系统地搞出这些东西来,严重地干扰了正法,是我不能承认的。就是这样的关系。

  从另一方面讲,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叫你去你就去,叫你写你就写,叫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抓你判你你就无可奈何地默认。当然,是心里有执著放不下造成的,可是越放不下被迫害得越厉害,因为操控破坏大法学员的邪恶生命看得见你的执著和执著什么。那些放下生死的弟子什么都不怕,邪恶也害怕,可是那是因为他们修得好才放下的。”

“  问:大法弟子在监狱宁愿放弃生命而不放弃大法,自杀违反大法吗?
  
  师:自杀是不对的。你真的非常坚强,你能够坚定得死都不怕你自杀干啥?是要看你坚定的那一面,但是自杀那怎么给你算呢?当然了,作为大法弟子我会全面地衡量,不能只看一件事,要从历史上看。可是呢,即使不会因此而怎么样,那不是污点吗?因为师父在法中都讲了自杀是有罪的,你怎么不按着法的要求做呀?!还不是一般的悟性问题,是不是哪?我说了,在那个邪恶环境下压力是很大,但是反过来讲,你们是干啥来了?你们是在承受常人的魔难来了吗?等待你们的又是什么呢?”

“  问:菏泽大法弟子被抓被打的很多,在菏泽被抓的都不转化,就送济南劳教。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吗?
  
  师:我也不承认什么转化不转化的,你看他心里呀。我还这样想,你们知道吗?那个旧势力它为了让他转化,给他造成很严重的心理上的迫害。它知道这个我是不承认的,采取什么办法呢?它把他有正念的一边儿,就是修好的那边隔开,不让他的思想接触上,然后问他人的表面;而人的表面人的东西与后天的意识太多了,修好的一面又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你迫害他,你叫他写了什么我都不承认的。旧势力知道我不承认,它为什么还这么干呢?它能够起到一种作用,就是想破坏学员的意志。做错的学员就会想,唉呀!我写了这个了,我完了,师父不能管我了,我对不起大法了,从此就变得消沉起来了。这是它们的手段,我是不承认的。跌倒不要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

“  问:师尊刚才讲,那些在迫害中神智不清时写下保证书的人还有机会,可我怎么也不能原谅那些在中国大陆的、背叛师父的人,他们不是因为承受不了迫害而做了不该做的事,而是站在邪恶一边加重迫害。
  
  师:是,走到那一步是难说了。我讲了,一切人都要度,可是你罪犯到那儿了,就由法来衡量,那也就没有办法。慈悲和威严同在是为了保护法的。但是有些是旧势力安排进来专这么干的,很复杂。99年7.20之前表现也挺积极,到迫害那天它就比谁都干得都欢,就是给学员造成这样一种复杂的局面。”

师父在元宵节解法中还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

“  问:当不好的能量过来时,我能知道,我试图通过发正念挡住邪恶的力量,但我变得昏昏欲睡,出现病的状态。我如何阻止坏的能量?

  师:你太怕那个坏的能量了。来了你就能溶解了它,化成原始之气为已用。我跟大家讲啊,我没有传法之前,没有那些高层的因素来之前也没有旧的势力,那时对于冷我有另外的办法。我就这样想: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众笑,鼓掌)说你叫我热,反过来我叫你热,我把你热得受不了。我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啊,你们不一定做得到,但是呢,你是正念对待它,你不是怕它。我只说一说,可不能乱来哎。也有些新学员,真有谁能给你发过来一些不好的东西你也不要怕,你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哪。也许你是在历史上欠它的,那就把它还了。可是你是修炼的人,你的心放得下,师父一定会管你的,它虽然弄进来了,回头用不了多长时间师父就会把它给你变成好东西。(鼓掌)因为你是修炼的人,师父会管你的。但是你执著,心又起来了,这回我不怕了,我有师父管,来吧。(众笑)那么你这种完全依赖心又是执著,师父看了有了这个心又不管你,等你放下这个心了再说。就说这个意思呀,修炼修炼,就是人的一颗心,是不是?不能够把握不好自己。正念对待一切,什么都不怕,我是修正法的,我怕什么!

  劳教所被迫害很严重的学员,很多还是因为有怕心造成的。说起来是轻松,在那种邪恶的情况下、压力下是不一样的,可是不管怎么样,你是走向神的人,你应该怎么做?!当然啦,死亡的也有历史上旧势力安排的,比如当时在上一世时旧势力讲,将来传大法时你要想得大法你必须得这样走,否则的话就不让你进来,学员当时一定同意的,他同意到时被打死。当然我讲的是一个例子,它们在历史上确实钻了许许多多这样的空子,做许多安排。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历史太漫长了。大家看到劳教所有的恶警迫害死我们多少大法弟子,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发生在正法时期,迫害的是常人,那么这个恶警死后又转生了,赶上这个时期得法当了大法弟子,那么那个时候被打死的人不让他还命吗?假如那个生命说我什么好处都不要,我就要他偿我的命,这就真不好办。我告诉大家,师父什么都能给善解了,学员欠他什么,我都帮助学员给他最好的。学员没有,我这个师父给,我让你得福报。因为你的死,因此而得到上天的福报,这不是转化成了一件更好的好事吗?可是呢,那个生命仇恨太大,他就不放,你给我上天?你给我成神我也不当,我就要报仇。那个事就难办了。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哪!怎么办你们说说。学员中历史上欠下命的也不少呀,师父都帮你们善解啦。

  可是不管咋样,真的先走了,等待你的都是圆满!(鼓掌)这是站在这样一个角度讲。讲是这么讲,只要你们走得正,其实我都能善解了。我一定能使那个极端的心变好,我就能使他不再要他的命,因为我用法解开他的心结,我什么都做得到;你们一有了执著放不下,就解不开,师父就不好办。”

  2003年4月20日《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有以下这个问答:

“  问:大陆被判刑被劳改的学员,邪恶不许他们学法炼功,也就是没有修炼条件。他们如何圆满?

  师:我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学员,你不叫我炼我就炼,你不叫我学我就学,我就不听你邪恶的,你不就是拿生死来威胁我吗?当然师父在这里讲出来呢,是对你们修炼人讲,但是师父也是不愿意讲,常人听了理解不了。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得到!(鼓掌)

  在神的眼里,旧势力的安排也是这样,你一手抓着人不放、那手又抓着佛不放,你到底要哪个?!真能放得下的时候,情况就是不一样。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得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有的学员说,迫害持续这么长时间了,那些个原来表现不错的都不行了,我看不是这样。真金越来越显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还存在让你这样那样吗?如果那劳教所几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这样,我看那劳教所它敢搁你们吗?!话是这样说,不在那个环境中说起来好象容易,所以师父在这里讲法就不愿意讲那儿的事。那里是很难,但是不管怎么难,你们想到你们的未来是什么吗?你想到将来的果位是需要伟大的威德为基础吗?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证实过法的神、佛正果吗?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吗?!真的金刚不动地无执无漏了吗?!真是这样,你们再看看那环境是什么样?

  明慧网登一篇文章,有个学员一路讲着大法真象、喊着“大法好”,不管带到哪儿,恶警说什么我都不听,你打我骂我再狠,我也就是这样。那个劳教所吓得赶快退回去:我们不要。因为它们想:我转化不了她,还影响一大片,(众笑)它们还拿不到奖金。(鼓掌)没有办法,那派出所那往哪儿留啊?没有办法,送回家去了。

  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而且目前邪恶数量相当少了,越消灭它们就越少。”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