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符合法的要求


【明慧网2003年5月8日】我是九七年二月得法,九九年7.20后,8月份我和几个同修去北京证实法,由于那时修炼的心不纯正,有怕心,9月19日就回来了,9月22日却被派出所晚上9点找去,非法审问了10多个小时。

就在九九年九月,派出所恶警对我说你去天安门是不是去自焚的,我说修炼人杀生都不行,更不能自杀,怎么会冒出自焚的事呢?可是在不久以后的2000年春节江氏流氓集团却真的导演出“天安门自焚”。这样看来,江氏集团不是早就想预谋陷害我们吗?

2000年11月4日,单位领导对我说,县公安局要认识一下我,我被骗到拘留所里非法关押,一关就是25天。恶警说我把县里搞得“天翻地覆”。我说:“我真惭愧,我没能象你说的,做到讲真相讲得这么好。”恶警还罚了我1300元。

在2002年9月我和同修三人去北京证实法,当我高举横幅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释放所有关押的大法弟子!”被便衣所抓,关在天安门广场公安一局,从早上8点30分一直到晚上8点不准吃、喝,不准上厕所。后转到了海淀区看守所。我不配合恶警搜身、照相,他们便拳脚相加。我绝食抗议,也不说话。第四天到医院搞所谓检查,四个恶警抓我头发手铐脚铐将我反铐在床上。在师父的加持下,一检查,说什么一个+号就有问题,怎么是三个+号,还有心脏病、高血压。回来后我的脚铐手铐恶警也不取,还把销子钉死。我一直在发正念,师尊一直在呵护着我,我不感到疼痛。绝食抗议6天后,25日晚上9点多钟,由两位警察送我去火车站。我在火车站讲真相,有人还要给我小费,我说我们修炼人只有一个使命,就是救度众生,不需要小费。

9月26日几经周折,下午我回到了家,可儿子、姑娘(女儿)都已经不准上班了。恶警抓我到县拘留所,表面上对我伪善,问我去了哪里?我没告诉他们,这样又关了我23天,又转到洗脑班,我仍然学法炼功不间断。

洗脑班上,10个同修心照不宣地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正念很足,不配合邪恶,背经文,讲真相,一讲就是1、2个小时。其中有一个同修已被非法关了5个多月,腿也关瘸了,绝食抗议两次,这次绝食抗议了10天也不见效果。我和她交流,并对她说要向内找,放下生死。在师尊的加持下,她很快病态出来了,已经奄奄一息了。我当时想有几个旁证就好了,一想就来了四个人,看到她吐了好几次。610办公室局长来了,要我扶她起来,我说我扶不动,人快不行了,四个人作证,说她吐了好多次,人已不行了,死在这里怎么办哪?就这样第二天(星期天),610办公室怕担责任,通知她家里来人,把她背回去了。回家三天后就恢复了正常。

洗脑班播放欺世谎言录相,同修没有一个看的,拘留所的人也不看,10个同修没有一个人写什么“三书”的,28天结束时我拿扫帚扫了诽谤大法的东西,说以后再不许挂这脏东西了。还有一个同修带了一盘真相光盘挂在610办公室门上,唤醒他们的良知。师尊说过:“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师尊还教导说:“真正要想提高,就得真正地使这颗心得到提高,那才真正能提高。”(《转法轮》)在正法中若能完全把自己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按法的要求做,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就在不断精进提高。修炼就是修的一颗心,只有扎扎实实地修才能提高。

不当之处愿同修慈悲指正,共同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