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黑嘴子劳教所的黑暗:三十三天只许睡二十二个小时


【明慧网2003年6月1日】我因于2002年3月7日被吉林市公安局、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吉林市北极派出所非法绑架,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并在2002年4月3日被转送至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关押。

一到四大队,被分在五小队,恶警张桂梅(大队长)就开始对我进行所谓的“转化”,晚上十二点以前不许睡觉,指使几名恶徒看管。有的恶徒出言不逊、恶语伤人;有的满嘴脏话;有的无理强迫我面对墙壁站着。一周后,五小队带队恶警张雪松趁值班之机,进一步迫害我,它恶狠狠地对我说:不决裂,不许睡觉!就这样,连续四天四夜,我被剥夺睡眠,恶警们也没有达到“转化”我的目的,就不了了之了。

2002年9月18日,恶警张桂梅、张雪松策划进一步残酷迫害。从这一天起,我被隔离看管,不许睡觉。恶警张桂梅邪恶地恐吓我:你什么时候决裂,什么时候睡觉!白天,恶警指使犹大进行所谓的“帮教”;晚上,三个小时一换岗,指使恶徒轮流看管。有时为了躲避检查,才不得不让我睡2-3个小时。2002年10月22日,恶警们见达不到“转化”我的目的,就不得不结束了这种迫害形式。在这三十三天里,我累计睡眠时间不足二十二个小时。熬夜就是熬心血,是一种强制性的体力透支,我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咳嗽、浑身无力、胸口剧痛、呼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恶警张雪松还变换手段折磨我,强迫我背另一位被它们迫害得不能走路的学员迟红娥(于2003年1月1日,堂堂正正离开劳教所),每天从六楼背上背下,长达一个月之久,这使我更加疲惫不堪。

平时我坚持背法,由于没能完全在法上认识法,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之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邪恶的所谓考验的路,当我找到自己的不足,我开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劳教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我开始反过来向被蒙蔽的人和做我的所谓的“转化工作”的恶警讲清真象。2003年4月16日,我被确诊为肺结核,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给我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还向家属敲诈了几百元钱。2003年4月18日,我堂堂正正地离开了这个臭名昭著的黑窝。

吉林黑嘴子劳教所总机:0431-5384312
四大队犯罪狱卒名单:张桂梅(大队长)、关微(大队长)、李晓华(大队长)、张雪松、袁颖、刘志伟、王晶、封XX、张淑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