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使我一次次闯过难关 机智脱险


【明慧网2003年6月11日】我是中国大陆农村98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过去几年的正法修炼的道路上,我深刻地体悟到,只要心正、念正,那就无处不在法的圆容之中,无处不在恩师的呵护之下。

记得2000年元旦,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义无反顾地上北京,走向天安门去证实大法,揭露谎言,讲清真象,我再也坐不住了。就在元旦前夕,我与同乡十几位大法弟子,坚定地走上北京,到天安门证实法。我们辗转到了广场之后,同修们高呼:“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由于当时我们对正法的认识不足,没有认识到不应该主动地被邪恶带走,而是有一种要讲清真象就必须去承受的想法。于是被北京天安门地区公安分局抓捕后,被地方恶警从北京劫持回当地。

当地派出所的恶警把我们集中关押在几间空房子里。元旦的北方,正是滴水成冰的季节,就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让我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没有被褥,没有凳子,不准亲属探视、送饭。他们用寒冷和饥饿、残暴的殴打和不准睡觉来折磨我们。每到晚上,我们就被轮流提审,吊打用刑,罚蹲罚站,罚站马步,如果稍微一动就是一棒子,再动就用高压电棒捅。对男大法弟子们更是严刑逼供,恶警们每晚酒足饭饱之后,6、7个人形成一个包围圈,把一个大法弟子圈在中间,拳打脚踢,轮流折磨,一直把人打得面目皆非,体无完肤。有一个合同民警最凶,他把大头钉扎在大法弟子们的膝盖上、大腿上,其场面真是让人惨不忍睹。

一天晚饭后,听到值班的看守说,最近几天就要把我带走。我心里想,一定要逃离这个非法关押我的魔窟。那天夜里,天上下着小雨,深夜一点多钟,看守们都睡了,我上了二楼,一咬牙就跳了下去。由于当时正念不足,一瞬间产生了怕的念头,出现了不该出现的问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落地后我的颈椎被压进脖子里了,头不能动,腰脊椎骨折并错位,身子也不能动。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想起来求师尊给加持。这时奇迹出现了,头能动了,两手支撑着身子也能起来了。就这样,我连走带爬地逃出了魔窟。凌晨四点半,终于到了附近一个同修的家中(中间相距2.5公里路程,我用了二个多小时)。但是,由于这个同修在被关押期间也已离开了,为提防恶警们来抄这个同修的家,我又被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从此我便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但是,在巨大的困难面前,我没有倒下,没有屈服,更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通过学法,我逐渐认识到,我是大法弟子,我修的是正法,我遭受的是邪恶旧势力的迫害,它们没有资格来迫害我。通过我的正念正行,坚持学法、炼功,使我神奇般地走向康复。虽然脊椎骨折后不能承重,但是我能炼功,能参与正常的活动,我还能到外地做真象资料,这是任何人都无法相信的现实。在恩师的呵护下,我得到了第二次生命。

几个月以后,我们夫妻二人又与家乡的同修并肩溶入了正法的洪流。我们做真象材料、发传单、贴正法标语、悬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只要是讲清真象和洪法、正法的事情我们都做。从城市到山村,从大街小巷到电线杆、树杈上,到处都能看到“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标语和不干胶传单。

2001年9月的一天,我与一位同修到一偏远农村做真象材料,由于环境不熟悉,被恶警抓捕,我们拒绝告诉恶警自己的身份,它们就把我俩分别铐在屋内的管道上,每只手上一副手铐,将人铐成一个“大”字型。半夜时分,我们二人同时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冲出魔窟。结果我们双手的铐子自动脱落。我们又发正念,让看守们沉睡,自己从墙上摘下钥匙,顺利离开。

2003年5月4日深夜12点,因为我回家时不慎遭恶人举报,当地610办公室的头子和派出所20多个警察,开了三辆警车,一路呼啸闯进我家,破大门而入,又用万能钥匙打开内屋门,翻箱倒柜,挖地三尺,到处寻找大法真相资料、抓人,就连我家的土坯炕都给掀了,结果是一无所获。恶警们很生气,竟将我孩子摁在沙发上狠狠地搧了几个耳光,脸上顿时鼓起了几个血指印。

其实恶警砸门时,我当时还在屋里,嘈杂的破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一看四处都是警灯,哪里也出不去了,手电筒的光照在窗户上格外刺眼,我立即将自己隐蔽起来。当时有一箱真象材料还在外边,想搬也来不及了,便顺手扯了一件破衣服放在箱子上面,然后我立掌发正念:“为了救度众生,任何人不准动真象材料,任何人不准看见这一箱材料,让他们看不见我,翻不到资料。”是大法给了我力量,是师父赐给我震慑邪恶的正念。我一个弱女子,当时面着对全副武装的20多个恶警,竟然一点没觉得害怕。

大法真相资料没抄着,土炕里面、地瓜窖子里面也没找到我的人。这些恶警气急败坏地冲着屋内的草堆叫喊:“你出来吧,我们知道你就在里面!”没有动静。但它们还是怀疑我藏在里面,就又找来了几根铁棍,对着草堆横穿直插,妄图把我扎出来。

当时,我就藏在这个草堆里面。恶警在外面找,我就在里面发正念:我是主佛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谁也看不见我。就这样,任凭恶警们折腾了近1个小时,我竟毫发无伤。一箱子真象材料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

正念,使我又一次闯过了难关。恶警们垂头丧气地走了之后,我从他们洗劫过的房子转移走了全部真象材料,又重新汇入到正法的洪流之中。

通过几年来历次魔窟脱险,我悟到:每当我有一丝害怕的念头,旧势力就会乘机钻我们的空子,加大对我们的迫害;当我们正念很强的时候,就没有闯不过去的难关。谁也动不了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恩师的呵护无处不在。

精进吧,同修!

以上为个人体会,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