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奈何不了大法弟子 危急关头体会正念神威

【明慧网2003年6月11日】我因不放弃修炼,在拘留所被关押两个多月后,又被送进精神病院。当天不法医生就强行给我吃药,我不吃,他们就找来两个医生,一男一女把我按在床上,给我打了一针,也不知打的什么针,一会儿,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醒来是第二天,又逼着我吃药。每天三次,每个大法学员都有一个医生看管,看管我的是这个医院的院长,完全失去了一个医生的职业道德。一个恶医给我14粒药,有时药量增加到18粒。每当吃药时,我都默念大法,每次都是把水喝了,药不吃。外面的两位同修知道我们在这里,就送来了经文和书还有真相传单,还有明慧编辑部的文章“关于迷魂药”,看了师父的话好像看到了师父一样,我们俩把经文《道法》背下来。有一天,又关进来一位大法学员,我们三人就在一起背《洪吟》和经文。精神病院有一位老大娘,精神好一点了,就给我们要经文看,我就写了一段《法正》给她看,这位大娘拿去直念。我们在精神病院不断洪法讲真相,他们也知道我们是好人。我在精神病院22天,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使我闯过这一关,我就顺利回家,又投入到学法讲真相洪流中。

我从精神病院回家以后,开始发真相资料,丈夫不放心就和我一起出去,有时和学员一起出去发资料,挂横幅,条幅挂在各村的电话线上,路边的树枝上,有不少人看到“法轮大法好”就说炼法轮功的人真有本事,把条幅挂得到处都是,我听了后心里感到很欣慰。

2001年11月份我又进京上访,一路上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到了北京前门,我就在人多的地方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天安门的门洞里,我就把小条幅举着,前面有两个照相的,还说知道真善忍。这时我把条幅装起来往外走,我走到金水桥上,有5、6个便衣警察把我围起来,跟我要身份证,问我哪里来的,我没有理他们就走,便衣不让走,我就想起师父经文《什么是功能》中能把他们定住,我走了几步,有一个跟在我的后面,我回头说“定”就把他定在那里,我就走脱了。第二天,我又把这个小条幅拿个小石头压在人民大会堂前面的花池边上,我发正念不许有邪恶干扰,我又往西边走过去。一个警察向我这边走来,我就跑,忘了发正念,这时有点怕心,前面有两个便衣警察挡住,把我的包拿去翻,问我哪里来的,这时我想起发正念,正念一出,这三个警察把包给了我,就走了,我就发着正念往回走。我又把另一块小条幅挂在前门东面的栏杆旗上,最后怀着平静的心情返回家。

有一天晚上我就和同修约定这天晚上去挂条幅,7点发完正念,我们俩就走。刚走到村子十字路口,从西面过来一辆车,车上有红绿灯,车跑到我们面前停了下来,下来两个人,问我到××村怎么走,我说在前面。另一个学员拿了装条幅的书包在我后面,这两个人上车了,我一看车上有公安字样,原来是公安车,车子往西走了,我们俩一边发正念一边走,然后把这三块大条幅挂上高塔,一块是“法轮大法是正法”,6米长,一块是“法轮大法好”5米长,还有一块2米长的大条幅“真善忍”,挂了一个多星期。

最后用师父《洪吟》与同修共勉:“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容法》)总之在当前正法的洪势中,为了救度众生,我要做好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这三件事。

因为自己写不好,一直有执著心而没有写,看到明慧网资料,同修建议修大法的学员都写一些自己的修炼过程。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