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犯罪狱卒不择手段折磨修炼人

【明慧网2003年6月14日】在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三年多来,对待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高压迫害,用七中队队长张小芳的话讲:“要治你,有的是办法!”

从入所队五中队开始,恶警的唯一目标就是逼迫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劳教所所有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都明白,法轮功修炼人的思想是最不容易转化的。因为,所有能接受“真、善、忍”法理的人,都是真心向善,真心渴望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的人,心里明明白白知道法轮功能使人心向善,提高道德水平,却偏偏要说他不好,欺骗别人,也欺骗自己,这是很难办到的。然而,为了完成上面的“转化率”指标,从而得到名利的满足,一部分管教恶警不遗余力地疯狂逼迫,采取种种灭绝人性的残忍手段进行强制性“转化”。

楠木寺恶警采用了一种“包夹制”,即:由几名吸毒人员或犹大,包夹一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进行精神控制。坚定的大法弟子之间不准讲话,连看一眼都不行。不是面壁而站,就是面壁而坐。目的是不准大法弟子之间互相鼓励。然后安排犹大不厌其烦地洗脑,它们曲解法理用来迷惑大法弟子。坚定的学员毫不理睬它们的胡言乱语,不写悔过书,继续成为严管对象,进行高压逼迫,肉体折磨。

逼迫的方式主要有以下这些:

“飞起”―――贴墙面壁,双手高举,伸直,从清晨站到深夜。上厕所规定次数,要打报告。稍不满意,旁边的包夹便拳打脚踢;
下蹲马步,手举呼啦圈;
捆住双脚,由吸毒人员将大法弟子在铺有矿渣的地上拖,拖得皮开肉绽;
用电棍击,专找人的敏感部位长时间电击;
用木棒打手脚的关节部位;
用手铐,围铐或背铐在大树上,铁窗栅栏上,半天、一天、甚至几天;
长时间不让睡觉,或睡很少觉,长时间罚站,长达二至三个月;

从2003年2月5日起,仅给大法弟子平时食量的三分之一食物,强迫每人每次喝五大盅水,喝不完就叫“包夹”强行灌,大冷天,冰凉的水将大法弟子的全身湿透。喝水的同时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长时间罚站,企图以此摧毁修炼人的意志。不少人屎尿就只好从裤子里流到地上,管教命令“包夹”扒下大法弟子的衣裤抹地上的尿水,抹不干净,又强迫大法弟子花二十元钱买拖布。一名大法弟子身体已被折磨的十分虚弱了,连续几天的罚站,致使大小便失禁,裤子被弄脏,管教命包夹将她的裤子脱光,赤裸下身在操场上站了一上午。

八中队队长李奇,在七月份高温酷暑的天气下,强迫大法弟子在太阳下曝晒,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不许动。白天烈日将皮肤晒起泡,脱皮,起黑斑,晚上蚊虫咬。或者在正午两点的烈日下,强迫坚定的大法弟子站军姿、走队列。如有不从,立即让吸毒包夹暴打,在地上拖、拖烂衣服皮开肉绽后,铐在树上。谁讲话不符合管教的思想,就用电棍电击谁的嘴、手,用污秽的毛巾堵嘴,用胶布封嘴,关小号……等等。

在这些人性沦丧的魔鬼似的恶警心目中,法轮功修炼者进了楠木寺,就没有被当作人看待了。恶警们将自己心性中最残忍、最丑恶的一面,用来迫害大法弟子。

大多数在残酷的迫害压力下被迫放弃信仰的人释放出狱离开楠木寺后,立即清醒过来,给楠木寺劳教所写严正声明信,告诉管教们:“所有在高压下写的‘悔过书’、所有的‘转化’言行一律作废。”而且,有了在楠木寺的亲身遭遇,大多数人更明白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从而更加坚定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管教们到底收到多少封大法弟子的声明,“转化”的结果是什么,它们心里非常清楚。

恶警明明知道这种酷刑逼迫是非法的,仍然不计后果地采用法西斯暴行来达到高比例的“转化”数字,邀功请赏,欺骗世人。广大人民很快就能知道真相。大法弟子的家人、亲朋好友、邻居、单位的同事,都是亲眼目击者。他们亲眼目睹了在镇压之前,大法弟子们如何从百病缠身到身心健康的修炼过程,他们又亲眼见证了看守所、劳教所,将身心健康的大法弟子,活生生摧残得奄奄一息,甚至残害致死的件件事例。有的单位领导,在大法弟子释放出狱时,看到大法弟子被折磨得触目惊心的样子,震惊得流下眼泪。

“纸是包不住火的”,“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不但得不到纠正和制止,反而得到上级部门的默许和嘉奖,使造假和谎言得到鼓励和助长,使一些本来就蔑视法律的不法之徒更加肆无忌惮,更加胆大妄为。其结果就是目前发生在监狱里的严重违法现象,还不足以使善良之士触目惊心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