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资中楠木寺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10日】在2001年4月17日上午,我到镇菜市场派发真相资料,顺便把一些刚到的新经文送给同修及学员,刚出市场门口时,碰到派出所职员陈勇(此人1999年曾大量收缴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及炼功带,他也看过收缴到的大法书及资料),就想向他讲真相,于是上前和他打招呼,并把一张师父新经文送到他手上,他接过资料后把我抓住不放,强行送进了派出所,然后上了手铐把我关进了一间空屋。

午后,广汉公安局的恶警到我家抄家,回到所里,把我拖出来,揪出头发,一阵耳光过后,便是拳脚交加,一顿毒打,后来又把我扔进了空屋。晚饭后恶警们象疯子一样又来打了我一顿。在冰凉的地上我睡了一晚。

第二天,恶警把我送到广汉公安局,非法关押了24小时,19日到了看守所,当时看守所1室里已非法关押七个大法弟子,再加上一个杀人犯,一个杂案犯和一个经济犯。我们大法弟子便一起学法、炼功,并向犯人讲真相。5月23日,恶警把我一人送到拘留所,里面也有很多大法弟子,便在一起学法炼功,并向犯人讲真相及自己学法炼功的感想。

7月25日上午,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恶警把我、杨华莲、谭信召三人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监狱的洗脑班(五中队),叛徒邪悟者蜂拥而至,说些自欺欺人的话,并强迫我们看“揭批书”。我坚决不看,并用正念抵制邪恶,就天天背师父《洪吟》上的诗,从而坚定了正念。洗脑班的恶徒看对付不了我,就强迫每天从早5点坐到晚上10-12点,就这样,持续了1个月。

8月23日,我被送到了9中队,9中队的叛徒们就天天晚上到监室里来纠缠,讲大法和师父的坏话,我便反驳他们,坚决抵制邪恶,思想中显现出师父的一段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便大声背诵。叛徒便说:“你忍不住了,我知道你要讲。”我说:“就是要背法。”接着又大声念到:“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洪吟》“助法”)。叛徒听后便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说:“师父的法字字都是金光大道,字字都金光闪闪,你们走的是一条死路啊!”叛徒们没招了,就各自在一旁睡下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跌跌闯闯中过了一年。

恶警看动摇不了我的正信,就扬言到:“把你送进7中队。”7月5日,我被送进了最邪恶的7中队,队长姓张,此人心狠手辣,坚定信仰者被强迫一动不动的从早5点坐到晚12点,如果动一下,马上就招致一顿拳脚,晚上睡下连翻身都很吃力。此时此刻师父的经文诗句在脑海中显现“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秋风凉》)就这样持续了20多天。

到了9月26日,在同修搀扶下被强迫进洗脑班,我坚决抵制邪恶,恶警就用脚蹲马步、手举呼拉圈来迫害我,经常一举就是几小时,有时受不了时,恶警就叫吸毒帮教用木棒击打手脚的各个关节,有时用拳击心窝,疼痛难忍,晕头转向,有一次动了常人心,就在高压下抄写了4句骂师父和大法的坏话[注]。包夹和杂案犯们把我关进了小间,心里十分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悟正,这一关没过去,一念之差造成了对大法的损失,便放声大哭。

第二天,包夹就又强迫看揭批书,心里越来越明白,这和师父的法是相违背,就经常反驳包夹和帮教讲的鬼话,有时他们一边讲,我便背师父的经文“博大”、“正念正行”等来抵制邪恶,加强了正念。

10月1日上午,邪恶的吸毒帮教们为换取减刑20天,来找我去给他们证明“我被转化”了,(吸毒帮教“转化”一名大法弟子,可减刑20天)我说:“我没有转化,不能为你们证明。”我就向队长写了声明书:“我根本没有想过转化不转化的问题,这是你们用酷刑高压来迫害。如果你们用刑把我打死了,也没转化,你能说我被转化了吗?”队长看后,气急败坏的撕了声明书,便破口大骂:“谁打你了?要治你,有的是办法。”这些邪恶之徒明明是知法犯法,反而死不认帐。

之后,强迫站军姿,面对墙壁的酷刑来了,一天站19个小时,这样持续了7天,恶警见不管用,又将我转到小间继续站,直到双脚站立不稳,失去知觉,向后倒了3次,我的双脚全都严重浮肿了,他们也害怕了,把我扔进了监室。

过了几天,邪恶帮教们又来了,问:“转化不?”我坚定的摇了摇头,两个邪恶之徒便拖住我,强迫我脚蹲马步,双手举2根呼拉圈,一举又是几个小时,手脚都不停的抖。吸毒帮教们不得向队长汇报说我“举得手足发抖,也不写转化书”。邪恶队长便找了两个邪恶“夹教”。“夹教”就是二帮一,用各种刑罚折磨你,晚上不能睡,24小时轮番折磨,到第二天还要写思想汇报。我便写揭露邪恶的话,抵制邪恶的话,又招来了队长的一顿耳光,扯耳朵,用狼牙棒抽打,用脚踢等恶毒刑罚,接着“民管”还要打骂。(民管:被洗脑转化后的犹大,比吸毒犯、杀人凶还要毒辣,如:攀枝花米易:姚远芳;都江堰:强学华(出点子);温江:杨学如(出点子最坏);成都:朱学锋(最坏);绵竹:刘远芳。

就这样,从10月1日至12月27日,不管在雪地上,雨中、风中,一直被罚站、被罚蹲、被毒打、被骂,一直到29日,堂堂正正走出楠木寺,又从新汇入正法的洪流中。

揭露邪恶的迫害刑罚:
1、坐老虎凳
2、下蹲马步、手举呼拉圈
3、捆住双脚在地上拖
4、电棍电击
5、狼牙棒抽打
6、用木棒打手脚关节部位
7、用筷子在阴道里捅
8、“军训”,不准上厕所

其中大法弟子
高燕:大学生,被折磨至精神失常。
于卓:大学生,恶警经常用绳子捆住双脚在地上拖,遭毒打,关小间。
付天陆(资阳):因拒绝写“转化书”,被邪恶毒打至肾严重损伤。
向玉梅:因不配合邪恶,拒写“转化书”,被罚老虎凳,十六大后被关小间,被毒打,不准睡觉,被打成重伤,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