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女工:文革噩梦重演 恶警将我挂黑牌游街示众

【明慧网2003年6月14日】我是一个退休女工,在未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患有高血压、胆结石和严重的神经衰弱,给我身体带来很大的痛苦,精神上有很大的负担,长期吃药也根本没有效果。自97年6月29日我有缘修炼大法后,身心都得到健康,身体也恢复正常。我从内心真心实意感谢师父给了我一个博大的胸怀,使我懂得了真、善、忍的真谛,懂得了怎样做好事,做好人,做一个高尚的人。

1999年7月22日邪恶铺天盖地反对大法,当天晚7时,邪恶派出所所长(后来因作恶过多患了乳腺癌)派恶警几人到我家,把我和另外五个法轮功学员带到派出所审讯。在9时许,公安局管法轮功的邪恶科长又带恶警到我家抄家,同时进行摄像,搜走我的大法书籍,然后将我带上恶警的小车继续审讯,回派出所后关进留置室整整45个小时,睡的是水泥板子,地上有很多污水,闷热,空气又混浊。回家后,邪恶又派四人跟踪、监视我,监控我家的电话,后发展到公然截断我家的电话,断绝我们与外界的联系。并要我天天汇报,我都置之不理。恶劣的环境和邪恶的高压手段,也没有改变我修炼大法的决心。

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在大法中受益。当大法遭到邪恶的诬陷,师父被邪恶造谣,被辱骂,而我又无处说理时,我分别在2000年的3月和12月两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讲清真象、证实大法。在12月21日我到天安门广场正法时被北京的恶警拖上警车送到密云派出所拘留。后来本县公安局的恶警来京将我押送回来。在派出所留置室关了一天一夜后,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我45天(春节都是在拘留所度过的)。2001年3月初县政府,公安局和邪恶派出所所长等把我们11名大法弟子戴上手铐从牢里带到街心花园召开所谓的“处理大会”。不管邪恶如何威逼、恐吓,都没有动摇我坚修大法的信心。大法是谁也破坏不了的。

2001年4月,邪恶将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骗到县武装部洗脑班进行洗脑、强制劳动等,整整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15天。

2001年9月10日我们20多位大法弟子在学员家中集中开法会,被邪恶发觉后,第二天中午恶警又来我家非法抄家搜查、要关押我时,我坚决不上车,几个恶警把我抬上车送进派出所留置室,一关就是16天,留置室是封闭式的,白天伸手不见五指,又湿又臭,不让我们洗脸、洗澡。9月27日,恶警又把我戴上手铐、挂上黑牌,押上汽车上街游行示众,还宣布劳教我一年。在恶警送我到一女子劳教所时,一体检有高血压,冠心病等“症状”,恶警只好把我带回县看守所继续关押了16天。恶警叫我家里交了2000元钱给他们才将我保释回来。一年后,我到公安局据理力争,堂堂正正地要回了我的2000元钱。

回顾这几年我坚修大法走过的路程,尽管受到邪恶的干扰、破坏,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我无怨无悔,坚信走修炼大法的路是正确的,是人间的正道。我一定要坚修大法,为洪扬大法继续努力。“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