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恶警叫嚣:上边就是这样告诉的,让你们倾家荡产

【明慧网2003年6月9日】我是97年11月开始学习法轮大法的。学习两个月时,我的腿风湿病就好了,三个月时抽烟、喝酒、赌博、舞厅就都改掉了。我妻子看到这法威力太大了,原来就为赌博、上舞厅不知吵了多少次了,也没有把我改好了。她说:这么好的大法我也学。就这样也开始学了。虽然明白了大法要求弟子要按着真善忍去修,可还是有的地方做不好,但是最起码能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一直到真正一个修炼的人。使我们能够悟到真善忍在最表面的一层理。

在99年4月25日大法受到诽谤的时候,我们为大法去上访,而受到迫害。

在2000年春,第一次进京上访,半路在鞍山车站被查出,警察叫我骂师父,我怎么能骂教人向善的师父呢?就这样我们夫妻俩被送进派出所,当晚当地派出所把我们俩押了回去,戴上手铐,送回去了。当晚,恶警把我衣服扒光,翻出370元人民币,还要我们俩交1万元钱说罚款,当时我说没有,后来要5000元,也没有,最后要2000元,也没有,他们问我们还学不学大法了。我说:学。他们就打我耳光。第二天被送进看守所,我被拘留15天,我爱人被拘留1个月。当我到15天要放的时候,恶警所长又把我接回派出所,就是因为没罚着钱,告诉我不拿钱是不能放我的,最后是我的一个朋友给拿了1000元钱把我保了出来。

回想起来,它们真是邪恶到了极点。因为当时那天晚上,我记得所长说了这样几句话:“上边就是这样告诉的,你炼我们就抓、就罚,罚了钱再放,放了再抓。还说:上边说就是要罚得你们倾家荡产,让你们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就是让你们活遭罪。”这也正是江××指示他们的对法轮功学员要“经济上搞垮”。

要钱没要着,他们开着三台车半夜12点多钟,开进了我们家中,像鬼子进村一样的翻箱倒柜,把一些货物、电视及玉工艺品全部拉走,就象抢劫一样。

转眼到了冬天12月份,迫害大法弟子越来越严重了,后来经过学法真正认识到,大法弟子就是宇宙的保卫者、捍卫者,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大法弟子被打、被电、被勒索呢?我们夫妻俩要向世人讲清真相,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弟子公道。

一天警察跟踪了我们,把我们给扣在派出所。傍晚,县刑警队带领一伙人把我们家又翻了底朝天,不料在家里还没有撒出去的传单被发现,把我们夫妻俩双双带进刑警队。过了一会,政法委书记过来给我两个大耳光,告诉它们要狠狠整。

晚上公安副局长来了,问我:你叫×××啊,我说:是。它说:你给我写这封信是什么意思?我说: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不要迫害法轮功,这对你有好处,因为你是公安副局长,我告诉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文化大革命就是最明显的例子:那些在运动中恶意整人的,又有几人躲过惩罚了呢?我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真善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会遭恶报的,所以我才给你写了这封信。听到这,他说了一句话:我不理解法轮功到底好在什么地方,你们能这样。我还跟他讲了我学法前后的变化:从人表面上看,学法前,我腿有病,现在好了;原来我有吃、喝、赌、抽的恶习,现在也都改掉了,难道这不好吗?再往上说,对社会、对国家都有益,原来我做点买卖都偷电、偷税,自从学了法轮大法后,我不偷了,难道做好人,为国家多交点税都错了吗?他听到这,他也不问了。旁边记录的警察也写不下去了,便问了一声:局长,这怎么记。局长拍了一下桌子,说:他怎说,你就怎么记呗。这就再也不问了。

过了一会,几个恶警把我带到三楼一个小屋,把我锁在老虎凳上,进行毒打,带供说出真相资料来源,我宁死不说,后来往上掰胳膊,又往下踩手铐链,手铐链被勒进肉里,又用皮带抽打,拿电棍电,肚子上被电起了大水泡。经过2、3个小时的迫害,在老虎凳上坐了一宿,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才把我放出来,一宿也不让睡觉,有人在看着,然后送进看守所。4-5天后,他们又来把我提出来,然后5、6个人拳打脚踢,把我毒打了一顿。我仍旧坚强不屈。有个警察说:不行了,就这样了,判他三年算了。后来真的非法判了三年教养,关押了两年后才释放回家。

在这里我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及师父说:在我被邪恶迫害当中,向邪恶妥协过,有过污点,对不起师父与同修,今后决不能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跌倒了爬起来,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望在鞍山月明山教养院被非法关押走过弯路的同修都能快点爬起来。

[注:严正声明已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