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夺睡眠、多根电棍电、血窟窿撒调料、耳朵灌水

吉林九台劳教所用犯人转化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6月16日】本文记述的是自2001年12月末以来,吉林九台劳教所基建大队等恶警为了达到所谓“85%的转化指标”,直接并利用犯人不择手段的折磨大法弟子。主要责任部门包括:基建大队、一大队、“教育队”、五大队等;恶警包括:基建大队彭勇、周凯明、郭一平、张新、冯伟、张海波等。迫害手段包括:利用最邪恶的犯人折磨大法弟子、电击、超强度劳动、剥夺睡眠、每天10个小时以上强迫法轮功学员收看谎言宣传等。

2001年12月末,基建大队法轮功学员于建华拒绝剃光头,被干警彭勇用电棍在二舍当众将其殴打。后送到教育队被犯人用镐把毒打。

2002年1月,犯人陆延庆从大法弟子赵国兴被子中翻出经文交给干警彭勇,彭在办公室毒打大法弟子赵国兴。

2002年2月,大法弟子张倍齐写的关于在延边劳教所被迫害经历,写给检察院和最高检察院的信件被恶警周凯明无故扣压,不给转达。后因炼功被强行关入小号。

2002年3月20日前后,沙尘暴铺天盖地,恐怖笼罩在劳教所上空,从中央下达文件,劳教所实行强制“转化”。基建大队会议记录中写到:“对法轮功的战役打响了,我们队把转化任务落实到分队长……转化过程中不允许打骂体罚,转化指标为85%,我们大队不能落到别的大队后面。”残酷的迫害开始了,从一舍开始一个一个地把大法弟子叫到办公室强迫其放弃信仰,拳脚电棍一起上,先后有韩德春、谷印东、刘杰、曹小为、宋旭、杨昌国、张倍齐、苗春生、李文军、刘志涛、李晓明、郑凤祥、孟凡国、李常青、李荣学、董学、杨兴理等数十名大法弟子,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电棍拳脚殴打。

在殴打谷印东时用四根电棍同时电,两个腋窝夹两支,还用两支在身上其它地方打。恶警周凯明、张新将50多岁的老人董学打倒在地好几次,打得满地是血。周凯明还将大法弟子李文学打得嘴内全破,脖子上被电棍电得通红。恶警郭一平当着大法弟子张倍齐的面殴打李常青时说:“你看我几个炮脚就能让他‘转化’”。恶警张新、张明才、郭一平几个人一起用电棍殴打张倍齐。当时迫害异常残酷,每天走廊里都是电棍声,惨叫声不断,犯人们都吓坏了,说:“走廊一股烧焦的味。”当时它们对不妥协的大法弟子实行严管。利用犯人“包夹”,互相之间不许说话,不许在一起吃饭,不许串铺位,不许在地上走动,实行早5点到晚8点就寝,坐板14小时,变相体罚,坐板学习不让炼功,不让闭眼睛,不让盘坐,手必须放到膝盖上,一动也不许动,否则就要遭到毒打。而且上厕所限制时间,有功友未便完,没提上裤子就被拽下来。而且不允许接见,不允许同家人通讯联系,不让睡午休,不让去卖店买东西等等一系列的迫害。

3月末,大法弟子安风波为抵制迫害,一天早上在走廊里喊:“大伙集体反弹。”上来一群犯人将其毒打,恶警冯伟、郭一平把他铐到暖气管上,后将其关到小号。

4月初,犯人张宝柱在水房殴打大法弟子郑立君逼其放弃信仰,大法弟子杨建伟、金光日等人冲出去制止。后杨建伟被恶警周凯明、张新一顿毒打,说其“不服管教”。

4、5月份,恶警郭一平指使犯人孙××(外号“大虎”)、孙军,看着10名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他们是张倍齐、于建华、田耘海、苗春生、李文军、李晓明、孟凡国、王洪田等。恶警周凯明指使犯人杨正纯、张宝柱折磨大法弟子,并告诉它们:“在舍里怎么折腾都行。”为了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三个月不让洗衣服、洗澡,还让犯人张化举、齐洪江看着晚上不让睡觉,名为“安全检查”,并指示“15分钟拨拉一次,看死没死。”当时被迫害的有7人,他们是杨建伟、赵国兴、郑立君、金光日、刘连波、董学、曹小华。8月份,恶警周凯明指使犯人郭忠海、邓新兵强迫交严正声明的功友李常青不让其睡觉。恶警冯伟多次打大法弟子韩德春,并拽到舍里逼他骂师父(四月间逼其决裂,七八月在其醒悟过来之后都发生过此事)。

4、5、6月间。不法恶人每天播放10多小时的污蔑大法的“节目”,强制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而且它们把电视机开大音量,播放中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发表不同观点。只许听,不许说话。有一段时间副所长孟祥林出馊主意,让法轮功学员坐在冰冷的地上看这些谎言,不让垫任何东西。当时它们组织几个小丑犹大各队窜来窜去,作洗脑工作,当时犹大有王博、王保工、梁国忠、林金树、薛权、李德芳、潘兆田等。

4月份,因劳教所打死2人(孙世忠和另一名功友),走脱2人(邵慧和白瑞松,白被抓回加期半年),伤残不计其数,影响很大,副省长王国发到劳教所搞整顿,恶警们怕事情败露,一早上把法轮功学员转移出劳教所,有的锁在地窖里,有的锁在闲置的空房子里,有的到工地出工干活,直到下午检查组人走后,管理科长郑海令才让各队收回劳教所。

4月份,一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为严重,大法弟子刘清华和另一名大法弟子被打,犯人用塑料管钻进他俩肋骨缝,造成两个血窟窿,并往伤口上撒方便面汤料(里面有盐和辣椒等)。说:“再给加点调料,”逼其妥协,还有用熨斗烫脚板、用刀放血等骇人听闻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事后劳教所所长孟祥林也说:“手段是有点过份,跟国民党渣子洞、白公馆差不多。”大法弟子董光文被七八个恶警犯人按到地上扒光衣裤进行毒打,以上事例不胜枚举。

4月份“教育队”迫害也非常严重,用水桶扣到大法弟子头上、用镐把、木棍在水房、厕所等处殴打大法弟子,逼其放弃修炼,此间有2人被活活打死,邵长普腿被打残;5月份,大法弟子刘庆在此队被迫害成失语,以上事例无法尽述。

2002年7月7日在工地,基建大队恶警周凯明用“小白龙”(塑料管子)把走过弯路后清醒的大法弟子陈培忠、林显臣(50多岁老人)当众殴打、两人背后一片青紫色,林显臣右臂上的肉皮绽开。7月,基建队二舍10名法轮功学员不在分票上签字,被恶警郭一平、张新用电棍挨个毒打。恶警冯伟故意在工地逼一舍大法弟子白云星(曾走过弯路后清醒)干重体力活,致使他累出疝气的毛病。

10月,大法弟子刘庆和李强因在工地说话,被恶警郭一平、周凯明在中午将其毒打,伤势严重。后刘庆反映到孟所长处,可是它们互相包庇,并未处理,恶警周凯明得意地说:“我们就是官官相护。”大法弟子赵国兴因找恶警周质问:”为什么打人,打人违法……”后被调到劳务队(都是刑事犯)隔离严管。郑立君、杨建伟在工地因说话,被恶警周凯明以违反劳动纪律为名,无理加期。

2002年夏,一天在工地,恶警郭一平问身边犯人:“咱们大队谁最坏?“犯人答:“老王八犊子(王振杰)走了,就属‘秃子’(杨铁军)最坏。”“好,我就让他(杨铁军)当护舍,管他们法轮功。”恶人王振杰(组织妇女卖淫、流氓罪),恶人之首,连犯人都说:“此人出门就得让车压死。”多次在水房厕所夜间殴打大法弟子逼其放弃修炼,许多馊主意,损招都出于此人,恶警冯伟许诺其奖分,指使它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杨铁军(盗窃犯)外号“秃子”,因用脚气水夜间往大法弟子眼睛里滴而受恶警郭一平重用,此人“同性欲乱”,曾用极其下流的手段污辱大法弟子杨福军。恶人魏士臣,牢头狱霸,在“教育队”曾夜间往大法弟子耳朵里倒水,用油笔管抽辣椒油往大法弟子鼻孔里吹,在舍里公开放黄色录相、极其邪恶下流,被恶警周凯明重用。

2003年3月,三大队(所内劳务大队,原基建大队四大队)10余名法轮功学员不在分票上签字,被恶警张海波无理加期,他们是董光文、杨建伟、林青生、孟凡强、郭延祥、刘祥辉、宋利君、张君……
2003年4月,五大队大法弟子姜桂林(60多岁)被逼,出大地干活,当时他血压达200多,大法弟子刘××一手残疾,也被逼出外劳役。

恶警周凯明满脑子都是变异思想,指出其邪恶时会说:“秦桧还有两个好朋友呢。”(不知道那叫“狼狈为奸吗?”)常恶狠狠地说:“同你们法轮功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你们死了,我就省心了。”还有一些更邪恶下流的话无法一一表述,由此可见其邪恶本性。

九台劳教所天警世人:
1、2002年3月末,从中央下文件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那几天沙暴大作,漫天黄沙能见度极低。很多人心里惶惑地说:“老天要瘟人了。”
2、2002年夏,一天晚上发生地震,值夜班的犯人都吓坏了。
3、2002年6月,恶人王志刚来劳教所头一天,(此人全国各地乱窜,散布邪恶思想,妖言惑众)乌云密布,墨黑的云很低,压在劳教所上空,明白人一看就知道:“魔来了。”
4、2002年冬季三九天,劳教所居然下起了雨,北方高寒地区三九天下雨,世所罕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