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劳教所恶警残害大法弟子 叫嚣“你们告也白告,没证据”

【明慧网2003年5月24日】2003年1、2、3月份,吉林九台劳教所被送严管小号遭迫害法轮功学员接连不断,装不下时,各大队自己腾出行李库作隔离室。严管小号在一楼大门边的铁丝笼子里,冬天很冷,没有暖气等取暖设备,在水泥地上铺两张铺板,钉上铁环,通常把人呈“大”字形铐住躺在木板上,不让铺被褥。通常一坐坐一天或一躺躺一天,到晚上8点就寝时才发被褥。而晚上窗户敞开,室内同户外都是摄氏零下20度以下的低温。大法弟子吴德修(蛟河县人,因不看诽谤大法的电教和拒绝劳动被多次关小号)有两个脚趾头被冻坏了,医院诊断说需截肢。狱警还规定送小号的伙食减半,并且吃粗粮。而且送小号严管的还伴有加期。

2003年春节前,基建队一舍法轮功学员为抗议无理关押,不点名、不报数、不参加劳动,引起恶警的恐慌。他们把大法弟子刘会海关进小号,并以“组织煽动、抗拒劳动改造”为名加期半年,并把杨立东、高长锁、牟长林、白云星、张广超等调到关押刑事犯人的劳务队隔离起来。刘会海在3月间开始吃不下东西,吃什么吐什么,后保外就医,才离开了劳教所。赵喜顺长期绝食身体虚弱的情况下被关进隔离室遭犯人殴打,眼眶都打青了。2舍张庆文不点名不报数不配合邪恶,被关隔离室并遭犯人殴打。刘峰岩午休时坐了一会被犯人阎小明等拉到厕所殴打。李德忠因不看诽谤大法的电教被关小号。

2月17日、18日,在教育队被关押的王喜宽、李志、吴德修、孙振东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因不看诽谤大法的电教而遭到不同程度的殴打。主要由副所长孟祥林指挥、管理科和教育队的恶警直接参与迫害。

2月20日,被关押在劳务队的法轮功学员田耘海遭到毒打后,开始一个月的绝食抗议。

被关押在教育队的刘振礼绝食抗议1个多月,靠灌食和输液维持生命,身体极度虚弱。

被关押在教育队的吴德修一直从春节断断续续绝食至5月份身体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4月3日,在后勤队被关押的赵国兴被转走,他曾给所里写过揭发控告恶警打人的信,现下落不明。下落不明的还在曹小为、许鹏、赵喜顺等,这些都是恶警认为“抗拒改造”的人。

2月20日下午,在劳务小队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殷相辉拒绝看诽谤大法的洗脑电教,并要关闭电视,后来被恶警拉入办公室,用电棍击打。后被调到基建大队关押。

3月31日,劳教所在前楼成立了洗脑班,又开始新一轮迫害,教育队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文军、曲成,基建队郭延祥、曲军、于永盼、张雁彪等均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恶警使用电棍,警棍毒打,不让睡觉,吊起来打,强行洗脑等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

2月20日在工地,在劳务队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田耘海、苗春生被罚面壁而站,因为他两人向所里反映无理加期和打人事件,并不配合强体力劳动,被恶警强行拉到工地。当田耘海向巡视的管理科长郑海令反映警察打人一事时,此科长一副无赖嘴脸,竟大言不惭地叫嚣:“谁看见了?谁看见了?”反而倒咬一口说田耘海“抗拒改造”。

“谁看见了?谁看见了?”这句话成了九台劳教所恶警们的“经典”名句,抱着侥幸心理妄图逃避天法惩治的凶手,表现得既无耻又卑鄙。基建队恶警张宝春打完人后,第二天功友质问它时,它竟说“我昨天打你了吗?谁看见了?”恶警张明才一次跟功友谈话时说:“你们告也白告,你们没证据。”恶警副所长孟祥林一次指挥7个恶警拳打脚踢一名不看洗脑电教的法轮功学员时,竟卑鄙地说:“我打你了吗?没有吧?”而在各种公开人多的会上,它又会道貌岸然地说:“强制不等于打骂体罚,我一贯反对打骂体罚。”中国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当面是人,背后是鬼。说的就是此等败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