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王村劳教所野蛮摧残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6月16日】“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的管教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窒息邪恶》)王村劳教所也不例外(现改为山东第2男子劳教所),那个黑窝是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那里现分成九、十、十一,三个大队。每个大队都劫持着坚定正念的大法弟子。

在十一大队副大队长张波和王云平、王利等是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对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给设了一个严管班,在这个班上劫持的大法弟子连上厕所都受到限制,规定一天只准去几次,晚上要比别人晚睡,早上比别人早起,经常干活干到凌晨二、三点钟,睡很少的觉,每天至少要罚坐十七、八个小时的硬板凳,恶警安排一些犹大对他们每天24小时监视、看管,不准许他们说话等。随时随意对他们进行体罚,他们都曾被施以电刑,关禁闭室,不让睡觉,以及毒打。

青岛大法弟子姜明斋在2000年10月份被非法劳教。在这近3年的时间里,邪恶之徒一直没有停止对他们的折磨,采用了多种刑具与方式对他们进行摧残。光电刑恶警就对他用过3次,每次多根千伏电棍电击身体各处。这邪恶的手段动摇不了他坚定的正念。恶警又长期让一些犹大日夜轮流对其侮辱、打骂、不让睡觉,把一个修大法后身体非常健康的近五旬的人,折磨得瘦骨嶙峋,由于长期被固定一个姿式罚坐硬板凳,他现已腰部弯曲,身体极度虚弱。师父曾说:“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这位大法弟子凭着对法坚定不移的心,对法负责的心,对救度众生负责的心,在那处处充斥着邪恶,极其恶劣的邪恶环境里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在这位同修身上邪恶已经使尽了招,它们已经看到了它们失败的下场。“最后一个想通过强制和欺骗、企图改变大法弟子正念的希望彻底地破灭了,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潍坊大法弟子赵立明被非法劳教后,他牢记师尊告诫:“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正念正行抵制邪恶迫害,邪恶把他看成是“眼中钉,肉中刺”,在长期转化不了他的情况下送入女子劳教所对他加重迫害,日夜一个姿式不准动罚站,任意打骂、侮辱,这些邪恶“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导航·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的讲法》。在女子劳教所邪恶阴谋未逞,它们更是丑态百出,原形毕露,邪恶把赵立明视为“顽固分子”给他施以酷刑,天天罚坐硬板凳长达十七、八个小时,他肉体上和精神上受到严重摧残,邪恶几乎对他用尽各种酷刑都没有动摇他坚定的正念。

大法弟子纪锡正,因拒绝转化,恶警指使犹大闫红军等几人把他拖进储藏室,摁在橱柜上,群体向他猛打,身体多处被严重打伤,肋骨被打断,橱柜上深深印着纪锡正的人形。这样恶警才肯让犹大罢手。

在那里因不屈服而被迫害致残、致死的大法弟子也有多人。邪恶之徒在江泽民这人间恶棍的“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它们昧着良心,完全丧失天良,动用了一切最恶毒的方式迫害大法弟子。青岛大法弟子,海洋大学研究生——邹松涛,因坚信大法,被邪恶迫害致死,这样一位年轻学子,因坚信宇宙真理,在邪恶独裁者所吹嘘的“人权最佳时期”,被剥夺信仰自由,被夺去宝贵的生命。

在这个邪恶黑窝里,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疯狂至极,恶警可随意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大法弟子王信文被多名恶警拖入专门施电刑的禁闭屋里,这地方四处没窗,里面阴暗,邪恶把他扒光衣服,双手铐上手铐,几个人同时用多根千伏电棍电击手心、脚心、脖子、脸部等部位,身体多处被严重烧伤,还有的大法弟子嘴里被硬塞入电棍,被电的满嘴燎泡,饭不能吃,水不敢喝,还有的大法弟子为抵制邪恶迫害,绝食绝水抗议,恶警毫无人性地把他们铐上手铐、吊在铁门上,只有脚尖着地。还有大法弟子卜庆金遭到严重的身心摧残,现已被迫害的不能说话。

还有大法弟子车奇聪、初新功、孙中华、王英武等都是大学本科毕业生。他们自学法以来,对工作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然而因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因信仰真、善、忍却遭到江××指使的邪恶之徒随意抓捕,他们失去人身自由,在那里天天受到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

这是我了解的几位大法弟子,还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受到恶徒的折磨、摧残,我呼吁社会各界人士伸张正义,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帮助这些大法弟子脱离这邪恶的黑窝,重新回到社会,发挥他们的才智。希望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帮助他们破除邪恶对他们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