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修门槛谈当前围绕诉江案继续、深入地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3年6月17日】先说一件最近发生在自己家里的事情。我所住的公寓厨房入口处的地上铁皮翘了起来,而越来越糟,太太和我有几次差点被它绊倒。我试着修也没成功。因为这属房东职责范围内,于是打电话告诉说“地上铁皮翘起来了,需要修”。房东答应说“好”。

过了一周,不见动静。太太(不修炼)催我再打电话。于是又打电话过去,又说了一遍同样的话,房东又说“好”;问需要多长时间,回答是“一周内修好”。结果又过了一周, 还是没动静。在太太的催促下,又打了第三个电话,又是同样的许诺。

又过了几天,还是没见变化。太太发急了,说“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好”,催我再打电话。于是我又打了第四次电话,告诉房东说,“地上铁皮翘起来,我和我太太有几次都差点要绊倒了”。结果这次打完电话不到一刻钟,修理工就来了。拿工具上来后,拆掉旧的,换上新的,也就两三分钟就把折腾我们近一个月的大难题给解决了。

回顾起来,我第四次电话和前三次电话的区别就在于讲出了问题的严重性和迫切性。由此想到我们当前的诉江案。无论是从正法的角度还是从常人的理上说(类似的比如屠杀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我们都是站得住脚的。可是在江氏的欺骗加利诱下,有人竟出面阻拦,这不得不让我们深思。也许有同修对其有埋怨之心:真象都讲了那么多了,怎么还不明白?

从弟子的角度来说,出问题的地方就要去讲真象了,这个思路大家现在都清楚。比如一些国务院和司法部可能就是我们以前讲真象的薄弱之处,再加上人本身常常会看重眼前利益,以及江氏不遗余力、形形色色的欺骗和利诱,这就使得他们很容易被旧势力利用。这也是我们讲真象的不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如果我们全面系统地向司法部和国务院的人们讲解迫害真相,而不是专门为谈诉江案而谈,就能帮助这两个系统的工作人员和官员们从本质上了解到对迫害真象的态度直接关系到自己本身和中国人民的最大利益,那么他们也就知道了江氏对大法迫害的严重程度、诉江案的严重性和迫切性。那时他们如何,就是自己在真相面前的真正选择了。

最近获悉三十八位美国国会议员作为“法庭之友”,向法官递交了支持诉江案审理的辩论书。这也是大家向国会讲真象的结果。应该注意的是,美国是三权分立的,简单的说,也就是行政(EXECUTIVE 或称 ADMINISTRATION)、立法(LEGISLATION 或称CONGRESS)、司法(SUPREME COURT)三个系统各行其职、各自独立的(没有领导与被领导关系,但相互之间协调配合),国会议员们的支持只说明立法系统很多议员明白了真象。其实,这次给议员讲真象的效果也不是很理想,一来因为时间很紧,二来与江氏集团对国会的不断欺骗和利诱不无关系,所以我们也不能认为对国会就可以松一口气了。此外,针对司法部和国务院官员们的讲真象更是应该抓紧,而且最好是全面系统地讲清迫害真相,而不是就事论事谈诉讼,这样讲得更透彻扎实。

我们大法弟子自己应该充分注意到,围绕诉江案全面系统讲真象这样一个机会不是常有的,而且我们做这些的根本目的,终究不是为了具体案子的结果,而是为了慈悲众生,让更多人明白真象。

我个人平时并不参与向政府讲真象。只是象大多数同修一样,在一些重大事情上配合着向当地政府和议员讲真象。以前很多时候在此类事情上只是照着同修做,“比葫芦画瓢”;这次诉江案中深感是用心去做还是当任务完成,产生的效果大不一样。其实在我们写信、打电话或用其它方式与政府官员讲真象时,很多时候都可以简要地谈一下自己的经历和体会,这种从内心说出的话往往也能被对方的心所接受。如果我们都能认识到此事的出发点在于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大法弟子在帮助美国政府官员普遍了解真象上,而不是把做事的希望寄托在政府中的一些常人身上或只看重具体事情的结果,我们的讲真象就更能让其认识到他们自己采取正义态度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当然,当人明白了真相后, 如果还是出于个人利益等而选择助纣为虐,那是其个人的选择,我们慈悲于人,但人不愿意被救度,我们也不应该有任何执著或者强求的心、失望不满的情绪。

师父说:“人类社会是修炼的好场所,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会使人执著,因此而能走出来、去除一切对人类社会的执著,才伟大、才能圆满。”(《不政治》)

个人体悟,不足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