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的经历:人生与信仰


【明慧网2003年6月22日】

网友:……请问你练过太极拳吗?

大法弟子:我没有练过太极拳。但是我以前练过好几种气功。我曾经有一本书,上面有一百种气功的修炼方法。我看了以后觉得都差不多少,我还有很多疑问。我又看了各方面的书籍,直到有一天,我读了《转法轮》,我马上知道,这是真的。我自己的经历,简单的在一个旧帖子里有介绍:

这是一个网友曾经问到我的问题:“我最近读到这么一则新闻(齐鲁晚报),两劫匪洗劫邹平县城内一家酒水批发行,一位青年见义勇为与劫匪搏斗,众多围观者中却没有一人站出来阻拦劫匪或拨打报警电话。最后这位青年身受16处刀伤,在两劫匪逃跑后,才得以用沾满血的双手颤抖着拨打了110,报警之后晕倒在地上。

类似的还有,《两小学生被江水吞噬,却有多人选择沉默》(6月19日东方网),《三恶人当街凌辱少女,上百人围观无人制止》(6月12日《华商报》)……”

我:继续,别说别人,别说社会,我们都是社会的一个“分子”。我们不过是拥有相同意识的群体中的不同个体。

那网友:你是博士,文化层次比我高,你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做?光靠说是没用的!你敢跳出来与歹徒搏斗吗?你对着刀子大义凛然吗?你拍着胸口说我是堂堂正正的男人吗?我承认我做不到,我委琐。

这是我当时的回答:你问得好。其实这个问题我从高中就开始不断的在问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

在80年代初刚刚结束那场十年政治动乱,我们国家开始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时候,“大学生”三个字曾是非常令人尊敬的称呼--人们知道,那是未来祖国建设的栋梁。这时报上报道了一件事,第四军医大学学生张华舍身救一位跌入粪坑的老农,自己却淹入粪坑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这个报道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一场关于人生意义的大讨论。我知道今天注重实效、讲究生存竞争的人们也许会对这场讨论不屑一顾。那时的人们,应该说还比较纯朴吧--所以那时候小学生落水围观者无人援手的事也很稀罕--争论的焦点主要是,舍己救人,虽然是高尚品德,但是在国家急需知识分子搞建设的时候,以一个年轻的国家未来栋梁的生命去换一个年迈农民的生命,值得不值得呢?

那场大讨论的时候,我还没有到开始思考这样深刻问题的年龄。但是几年后我在高考复习作文的时候,读到了许多当年的学生作文和报刊文章。于是我问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我该怎么办?生命对于我刚刚只是个开端,人生的未来还有许多精彩和美好我还没有经历过,可是谁也不能保证这样的事不会遇到,我不想在人生的重大关头上作出错误的选择,所以虽然是个难题,我也想试图做个回答。经过几番犹豫,我最后胆胆突突对自己说,退缩、苟活虽能保全一时性命,却必将终身承受良心的谴责,其实早已将一生的幸福断送,虽生犹死。话虽这么说,事到临头究竟能不能做到,心里也不免惴惴。

后来读了大学、研究生,同样的这个问题我一直在试图作出让自己满意的回答。只是这时的我视野更开阔一些,我明白了这实际上是每个人都必须面临的人生的根本问题: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记得一年春节回家,亲戚间聊天时谈到我的一位表妹。表妹那年才五岁,有一天她说:“妈妈,人活着真没意思。”听五岁的孩子口出此言,我的姨妈──也就是表妹的妈妈了──吓了一跳,忙问怎么回事。表妹说,“人将来终归会死的,那活着干什么?”是啊,人的一生应该如何度过?为活着而活着,不过是一个无奈的回答。动物也活着,也会死,万物之灵的人究竟如何区别于动物呢?

上了大学,我决定从前人的智慧里寻找答案。我学的是理科,但读书期间广泛接触了各类书籍,有前辈科学家对宇宙人生的思考,有种种西方思潮,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儒学、道家、禅学、中医、气功、周易等等。同时也开始接触到了一些气功中的超常现象,了解到一些现代医学对于濒死体验的研究、生命全息现象的研究、考古学上史前超文明遗迹对于人类文明发展学说的挑战等等。我开始喜欢上了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我的视野也一下子开阔了,当然困惑也很多。但是中外先贤大哲的论述中有一点是肯定的,不论如何,人应该高尚的活着。可是,说是这么说,说到做不到,一切还不是空的。

对于那个一直思考的问题,古人崇尚舍身取义,可是我知道我仍然不可能从容做到这点。

读硕士的时候,在研究所里耳闻目睹了不少争名逐利的事,说起来也都是专业领域的科学家,申请基金、评职称、甚至选院士,却都搀杂着无数的人情利益纠葛--学术领域也不是净土。那时我最爱听古朴清越的古琴曲,“流水”、“梅花三弄”等能让我徜徉于清幽的大自然,忘却尘世的牵挂。可是放下耳机便又回到现实。谁都知道宁静致远,淡泊名利的境界好,谁都希望能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荣辱不惊的气度。可是怎样才能真正达到呢?

我决定出国,我和几个同学说我以后还会回来的,可他们说: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你的想法会变的。但是我知道,我的根在这里,我和这五千年的灿烂文化有着割不断的联系。现在没有多少人真正欣赏我们的祖先留下精粹的华夏文明了,但随着对当代科学的了解和对古代文明的认识,我知道未来中华民族腾飞的起点,还是藏在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里。

在美国读博士期间,偶然在互联网上读到了《转法轮》。一下子过去所有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古代的、现代的、东方的、西方的智慧其实并不矛盾。原来先贤们所说的道理,都是可以一步一步地做到的--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虽然因为个人原因,还没有马上正式步入修炼,但是我知道,我一直以来所寻求的全在这里了。后来开始修炼的实践──通俗点其实就是有指导的、系统的不断提高自己境界回归生命本源的的过程,而“真善忍”是一切生命的最本源的特性。经过不长时间的修炼的实践和提高,我就知道我可以平静对待那个老问题了,这不仅仅是明白那个道理了,而且是有了那份平和心境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了。

对于你的问题,大法弟子都知道,《转法轮》里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真正的大法弟子都会按着老师说的话去做的。

法轮大法传法初期,1993年,应公安部所属的“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的邀请,李老师曾专门为见义勇为先进分子义务治疗。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1993年8月31日致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当时法轮功属于其成员)的感谢信中说:

“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张震环理事长:

由中宣部和公安部联合召开的第三次全国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表彰大会,于日前胜利结束。参加会议的一些代表,因同犯罪分子英勇斗争而致伤残,在常规的医务治疗后依然带着不同的病状。为帮助见义勇为有功人员解除疾苦,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曾正式向贵会提出请求,邀请中国法轮功主持人李洪志先生,在会议期间为见义勇为先进分子提供气功康复治疗。

8月30日李洪志先生带领一批法轮功气功师,来到会议上为近百名会议代表治病,治病效果之显著得到了普遍的称赞。接受治疗者有的因刀伤、枪伤留下的后遗症,经治疗后立刻解除了疼痛或麻木、乏力的症状;有的是脑外伤造成的后遗症,经治疗后立刻感到头脑清醒,解除了头痛、眩晕等症状:还有的是当场就消除了身体上的肿瘤;有的是在24小时内就排除了胆结石;也有一些是胃病、心脏病、关节病等病状患者,经治疗后都在当场感受到了消除病状的效果。在近百人的治疗中,除一位轻病患者没有明显感受外,其余全部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明显疗效。经法轮功治疗的代表们对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作出这一安排非常感激,说这是为见义勇为先进分子作的又一件实事。而直接为代表们做了这一实事的是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各位领导和李洪志先生。这也是支持全国人民群众发扬见义勇为精神的实际行动。为此,我会特向您及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各位领导和李洪志先生表示诚挚的感谢!”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主办的《人民公安报》1993年9月21日作了关于李洪志先生亲率弟子为全国第三届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表彰大会代表免费提供康复治疗的报导。 可以去图片区查看复印件。

我们做弟子的,当然知道师父的所为,其实也是身教。怎么能面对邪恶而沉默呢?

我举那几个例子,其实并不是想抹黑社会。社会的病症,只有暴露它,面对它,才有可能治疗它。掩盖和粉饰它,只能使病症加重,维护的至多是长官们的面子,于国于民并无实质好处。爱国还是要理智的爱国,所以我觉得我们并无分歧。有句话说,爱之深而责之切。过去鲁迅就是专门写针砭时弊的文章的,那是真正的为人民利益着想。上中学的时候,老是读不懂鲁迅为什么要写“祥林嫂”、“药”,现在我真的能体会鲁迅为什么要弃医从文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