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2003年5月14日】在正法过程中我明白一点,一切邪恶表现的根源均来自于宇宙中那些境界非常高的旧的宇宙势力。我们在人间所看到的只不过是它们安排的具体表现。我在面对人世间的一切的时候,始终把眼光移到旧势力身上,把人世间的邪恶表现与宇宙中的旧势力联系起来。我在向世人讲清真相过程中始终保持这个意识。

我在这场针对大法、针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面对单位领导、同事、街道办事处的干部、当地派出所、拘留所、劳教所的干警以及洗脑班中形形色色人物时,我首先不把他们当成对立的一方。尽管他们都把我看成“教育挽救”的对象、制裁打击的对象,可我始终不把自己和他们对立起来。因为我明白一个道理,他们是旧势力手中的一个木偶,一个有血有肉的木偶,一个我不能随意伤害的生命。

我还明白一点,我在大法中修炼的这几年,已经具备了抑制邪恶的能力,是用符合真善忍的标准来抑制对方的恶念、恶言、恶行。我还明白一点,人都是讲道理的,尽管对方讲的理是人中的理,有些是强词夺理,有些还是歪理。但我承认他们也是在讲道理。那么,只要我不计较对方的理是人的理、不介意他在强词夺理、不固执地反对他的歪理,只要我能够理解对方,在发表我的看法中就可以使对方渐渐收起他的对立情绪、使他看到自己的不正、使他们能够端正看问题的态度、使他们也严肃起来、用人的正常理念看待问题。最终的结果是改变他们对大法的认识和态度。如果我固执,就难免会使对方加重对立情绪、也许会蛮不讲理、甚至要胡作非为等,这样的结果会促使他们对大法更不理解、对大法弟子更加仇恨。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考虑的不是我自己肉体上、精神上是否要受到什么伤害,自己是否要失去些什么。我也没有考虑自己是否能够承受得了那些所谓的伤害。我考虑的是,我不能象旧势力那样,为了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对世人的生命和未来不管不顾。旧势力把世人当做它手中的工具,当做一群根本对法不起决定性作用的羔羊,驱赶着世人向大法弟子发动攻击。它们企图在它们的驱赶之下,把这些世人全部挤死在旧势力与大法弟子之间。

我明白一点,伟大的师尊是要救度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我做为师父的弟子就应该站在师父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切。我心里想,过程中我必须先能够以宏大的慈悲承受痛苦和他们给我施加的魔难。我以一种威严和慈悲来化解这些痛苦和魔难。我心里明白,这种承受会使它们无话可说,我通过这种承受向宇宙众生证实大法所更新的生命是一种什么状态。同时,也只有在法上的这种承受,才导致自己在各种情况下都能保持大法的慈悲、祥和、威严。我以我的状态告诉世人和背后的各种因素:大法的威严,不许任何生命对他不敬。

在我经历各种魔难的过程中,开始他们总是把我当作敌对分子来看,对我吆五喝六,行为粗暴。但有时候他们又表现得很和善,表现出一种感化人的姿态。他们给我做思想工作、摆事实讲道理、告诉我炼功有多么危害、并向我宣传政策,说我们还是想要挽救你们的,同时又严厉的告戒我如不屈服将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他们时而理智,时而不耐烦。面对这一切,我有我自己的主张,因为我看透了,这一切都不是人在做,都是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生命在做,而常人是看不到这一切的。他们所表达的每一个意思我都看成是他们要从不同角度来试探我,看我有什么漏洞。这个时候我非常明白我自己是干什么的。我知道,我首先是一个大法中修炼的人,面对出现的问题,我都在审视自己的心是否开始在活动。当我发现我并没有被他们所说的那些东西所左右,没有被他们的甜言蜜语所欺骗,也没有对他们的恐吓所吓住,那么我就要开始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了,那就是讲清真相。

记得北京天安门发生的“自焚案”后,当时他们给我做工作,为了帮助我“提高认识”,想从侧面说明法轮功如何的不好,进而使我放弃修炼。他们给我举了很多我们修炼人中的一些例子,说:“你们炼功的人并不都是好人。比如张三这样的人不说实话,就没做到“真”;象李四这样常与自己丈夫吵架的,能算是“善”吗?象王五这样的人,谁要说他个不好他就不愿意听,这能算是“忍”吗?所以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不真不善不忍。”

他们讲完一番道理后让我也谈谈看法。一般我们的同修听到这番议论,心里肯定不会认同,都知道这是在诽谤大法和大法弟子。基于这样的一种认识,一般的做法是正面告诉对方他说的不是事实等等。可是我知道,他们所说的话不是他们自己说的,是背后的因素在说。而背后的因素它什么都知道。既然它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故意这样诽谤大法和大法弟子呢?

我发现背后因素说这话的目的除了考验大法弟子是否有执著,一方面达到迫害的目的;另一方面要通过这种诽谤来毒害世人。当时我在那一瞬间没有这么明确的思想意识,但我却知道,我将面对的不是常人的议论,而是背后的因素在向我发难。可我面对的是常人,又不能把话说得太深。我又要想法让世人明白真相,又要排除背后邪恶的因素,于是我稍稍做了一下思考,很真诚的谈了我的看法。我说:“刚才领导谈了很多道理,我感觉很中肯。首先我表示完全接受领导善意的批评和帮助,使我的思想有了提高。从刚才领导所揭露出的很多现象看,使我认识到炼法轮功的人那样的行为的确是不真不善不忍。”

在我做了这样一番表态后,领导和同事们很满意。我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因为我明白一点,领导和同事们确实认为他们这样做是对我好,我不能不承认这一点。所以我没有反对,而是接受领导的批评和教育。这是我当时真实思想状态,这种状态也使他们大感意外。正因为我是诚心接受,所以领导才感到我是通情达理的人,是讲道理的人。我的表态使他们完全不象一开始那样把我看成了敌对分子了。

但是我明白我要表达的思想还远远没有表达出来。于是我接着说:“刚才领导所揭露出来的事实的确是不真不善不忍,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领导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领导这么谈目的是什么?是希望我做得比他们更加的不真不善不忍呢?还是希望我吸取他们的教训,真正做到真、善、忍呢?您讲这话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我理解领导的目的一定是希望我做得更加符合真善忍的标准吧?我想领导不会这么苦口婆心的规劝我去做一个坏人吧?”

当我这样一问的时候,所有在场的人都是一愣。我的意思非常明确,就是要所有在场的人都在这个问题上排除一切观念的干扰,作出自己真实的选择。当时我非常坚信所有在场的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从内心里感到大家也都是讲道理的人,只是一时受到了谎言的欺骗。既然大家都是在讲道理,那么现在摆出来了两个理,大家应该比较比较我们选择哪个?同时我还有一个非常强的思想意识,那就是,我要问问那些个背后的因素们,你们说该做何种选择?也就在这一瞬间,我发现背后的那些因素已经不再起主导作用了,至少不再起破坏作用了。我知道我所讲出来的理完全是正理,任你是谁也不能反对。

因此我接着说下去:“既然大家都希望我做得更加符合真善忍标准,那么我可以告诉大家,法轮功中有一本书叫《转法轮》,整个一本书都是在告诉人们要真正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而我们这些炼功人正是按照书中所讲的道理在做。当然,我们之中的人能不能真正理解书中所讲的含义,能不能做好,那是我们个人的问题,与法轮功没有关系。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书中白纸黑字写在那里,你怎么理解那不是你自己的问题吗?比如说人家那句话明明是告诉你往东去,可你偏偏理解为向西跑,结果跑错了方向,最后掉到悬崖下摔死了,这能怨人家书中讲错了话吗?如果领导们真正要对我们负责任,就看看这本书,看看是书中讲错了还是他自己跑错了方向。在这里我不评价法轮功对与错,也不评价大家所说的话是对与错,我只是把我知道的实际情况说出来。”

当我说完我的认识后,当即有位领导就说:谁能反对真善忍呀!有的领导说:要是书中真是在讲真善忍,让你们做好人,那你就去看,我们也不反对。

我说:谢谢领导对我的帮助。

结果这场旨在批判我,对我进行教育帮助的会,在大家都感到非常满意、和谐的气氛下结束了。

会后我回忆当时的情景,确实感到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感到正法修炼者携带的能量场所起到的作用,感到正念在排斥邪恶因素。正法修炼者所携带的能量场可以纠偏的法理在我的经历中一次次得到证实。与我接触的人中不同程度地感到当着我的面要是骂人、说脏话,他自己就感觉到一种不协调、不自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