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证法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18日】2001年6月的一天夜里,我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一恶人举报。当举报人领着警察来抓我时,由于夜黑,事情又突如其来,一时心态不稳,又夹杂着怕心,虽然也用了功能,却没有能把恶人定住,结果被抓走。

在派出所里,开始我有些紧张,不知恶警会对我怎样,这一念闪过后,我马上意识到这念头是很危险的,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正念正行,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我立刻觉得自己很强大,坚不可摧。

提审我的是一个年轻警察,他恶狠狠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其余的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无论他怎么威胁恐吓,我都向他讲真相,并告诉他,法轮功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电视上演的全是对大法和对我师父的造谣诬陷,我们没有罪,我们是受迫害的,我们发传单就是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又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等真相。从他们表情我看出他听进去了。我还告诉他善恶有报的道理等,他听的很耐心,还时不时地露出笑容。这时所长看什么也没问出来,说:“关禁闭”,这时我觉得口干舌燥,就跟这位警察说“我要喝水。”他热情地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心想,他的善心出来了。当天夜里我被关在禁闭室铐在铁椅子上。大约早上七点左右,派出所的警察把我押到区公安局,后又转到看守所。

监室里在我们之前有六位同修,我们来没几天,她们就被送劳教了。她们走后,一个狱中得法的在押犯人告诉我说:“一天晚上在梦中她看到,这六位同修在一间大房子里被恶人审问,挨个过关,师父在隔壁房间里替弟子承受着巨大的魔难。其中有个别学员因有怕心,没有承受住恶警的凶残迫害,向恶人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当她说出同修的名字时,师父流泪了。”听她这样说,我的心痛得就象被撕裂了一样。是伟大的师尊为我们承担了一切,为了我们的圆满,师父付出的心血和忍受的苦,又怎能用语言表达。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没做好怎么能对得起伟大师尊的苦度,又怎能“助师世间行”呢!?由此,我感到每个大法弟子责任的重大,走正自己修炼的路是多么的至关重要啊!我告诫自己:“无论地老天荒,斗转星移,维护大法的这颗坚定的心永远不变。”

由于我抵制迫害,狱警见什么也问不出来,就变换手法,想用情来动摇我的正念。第三天,他们把我家人找来,家人为了我能放出来,来劝说我。当他们看到我时就朝我象轰炮似的,我始终保持了一颗善心,跟家人讲真相,并告诉他们不要用钱保我,不要向邪恶妥协。因我的被抓,女儿承受了巨大打击,我告诉女儿,“要忍受痛苦,要坚强,妈喜欢坚强的孩子,要让妈妈放心,一定要把书念好,你已经是一个大孩子了,知道应该怎样做了。”在这一过程中,我没有被人世间的亲情所动,心情异常的平静,坚决不出卖同修,是坚定的正念窒息了邪恶。恶警一看情也动不了我的心,只好不再管我了。

有一天,监室里又来了一位同修,进来就不配合邪恶,并绝食绝水,要求无罪释放。管教就找来两个犯人强行给她戴械具。(是一种铁制作的手和脚铐在一起的刑具)晚上我向内找,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悔恨自己,当恶人迫害同修时,因一时的胆怯没有能够站出来维护大法,保护同修。同修做到了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我却没有做到。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其他同修,大家统一了看法。第二天管教看我们几个都没有干活,就问我:“你为什么不干活?”我说:“我们修大法没有罪,不允许你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坚决要求取下同修戴的械具,并告诉她这样做对她没有好处。在我们强大正念下,她不得不去掉同修的械具。我们悟到,干活就是配合邪恶。从那天起我们开始绝食绝水。这以后再也没有给我们安排活干。这真体现了整体正念的力量是强大的。

在绝食过程中,我口渴得厉害,想喝水的念头不断往上翻,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可一会又翻上来了,我想要用师父的法来坚定正念,师父在《在美国讲法》中讲过:“其实,苦有什么可怕的?!人就是苦一点,横下心来顶住,过后你看做什么事都不一样了。我说人修炼不就是个苦嘛。你要能够放得下,保证你就圆满。”我的心慢慢静了下来,不再觉得口渴难耐了。第五天,管教领来四五个狱警和两个膀大腰圆的男犯人。管教指使两个男犯来拖我去灌食,我说“你们住手!”他俩立即把手缩了回去没敢动,管教大声喊:“拖出去!”我也大声说:“你们谁也不准动!”男犯没敢动,管教气急败坏地拿着棍子就来打我。同修一齐上前阻止管教打我,拽着我不让它们拖走。这时我看到恶警在打她们的头和脸,还把一个同修踹倒在地上。我使出全身的力气不让它们拖走,最后还是被拖到一个屋子里。四个恶人把我按在凳子上,我咬紧牙关,它们掰不开,就强行用一种铁器把我的牙撬开,致使上下牙齿松动,有一颗牙被撬掉一块。狱医用胶管往我食道里插,他的手很重,一下把我的气管挤住,我憋得脸涨得通红,很长时间才缓过气来,我也不知道它们给我灌了些什么东西。然后又叫两个犯人把我拖回去,在走廊里我大声喊:“法轮大法是正法,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继续行恶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它们又挨个拖其他同修强行灌食。绝食在继续,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左肺部疼得厉害,整个胸部不敢动,夜里躺下睡觉不能翻身。睡觉的木板铺人多又挤,碰一下疼痛难忍,每天都是犯人帮我才能行动。(犯人都知道大法好,还有的已经得法,她们每天和我们一起学法,背法)。其他的同修也出现了心率不齐,血压很高等症状。不能让它们再这样迫害我们了,这里也不是我们应该呆的地方,我们分别提出要去医院检查。狱警不予理睬。后来,我家人得到消息,找到所长强烈要求它们送我去医院检查,在家人一再强烈的要求下,家人说:“人如果死了,你们能负责吗?”狱警才不得不送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心脏病、肺炎,已经尿胴体了。医生说:如果再晚点来就有生命危险。医生让我住院,我拒绝了,并坚决要求释放,就这样家人帮我办了保外就医。

在我出狱的头四天晚上,我的元神到了另外空间正法,迎面来了四五个光着头、身上穿着古代人穿的黄色长袍,身体比我们人身要高大。只见它们横排着直奔我来,我马上立掌,念正法口诀,我念一句,它们就掉一层空间,身体也随着缩小。身上的衣服也跟着变化,直到把它们打入地狱。一会又来了一群站立的动物,全身长着黄色的毛,我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它们不是好的生命,我从没见过。它们又向我奔来,我立即念口诀,它们立即被化成了水流到身边的井里,其它的看我念口诀吓得四处乱跑,来不及跑掉的瞬间便化成一滩水。这时天清体透,霞光万丈。这是伟大师尊赋予我们的能力。

反思一下自己的这段经历,也有没有做好的地方被邪恶钻了空子,做得好时都是自己能够站在法上。当然由于自己修炼的层次有限,与修得好的同修比还有很多很多的不足,应继续努力修好自己。当前就是要做好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度众生。同修们,让我们互相鼓励,共同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