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阴影引发香港人的不安

批评者认为香港的不良经济纯属政治原因导致


【明慧网2003年6月27日】译自6月21日澳洲时代报/ 香港即将通过的反颠覆法将会打击人们的商业信心,而商业信心恰恰是香港赖以繁荣的根本。

香港首脑董建华上星期不会很开心,因为当地的一家牛排连锁店将他的名字当“密码”让顾客点菜用。董手下的一名工作人员打电话让这家餐馆停止这种“不适当”的促销手法。

人们对董建华特首之任的评价,在失业率不断升高的情况下,也变得越来越低了。香港现在的失业率是百分之八点三。据经济学家预计,这一数位到年底时将翻一番。

董建华宣布了挽救经济的举措,包括斥资十亿港元创造七万二千个短期就业岗位,以及与大陆签订自由贸易协定。

董建华可以辩称香港的经济问题起因于外部影响,诸如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和最近的萨斯疫情。

但他的批评者认为香港的不良经济纯属政治原因导致。因为香港越来越笼罩在中共统治的阴影里,董建华本人及由亲中共的商界大亨们为主构成的立法委员会在很大程度上听命于北京。

现在,严苛的反颠覆法即将被通过。这再次明确地告诉我们中国许下的在一国两制框架之下保持香港自治五十年不变的诺言将会打折扣,而奠定香港繁荣基础的政治自由将不复存在。

昨天,亲北京的立法委员会多数委员结束了对这一新法案的修订工作。这基本上意味着基本法23条不久将被实施。23条涉及叛国、煽动叛乱、颠覆和盗窃国家机密等活动。

国际大赦组织和其他批评家们说,这样一来,中国国家安全部可以随便把他们罗列起来的象法轮功那样的被禁组织的名单交给香港,并要香港警察取缔这些组织。

23条还涉及国家机密。国家机密可包括大到核计划、小到亚运会游泳代表团的组成人员等任何事情。许多记者、学者和商业分析师们对这一法案忧心忡忡。因为他们的工作本身需要透过官方一贯的掩盖行径而了解事情真相。

针对这种担心,官方的回应是“相信我们”。官方甚至声称这一新法案实际上比其所取代的港英殖民时期严厉的叛国罪条款要宽容得多。

反对派立法委员艾密利·劳认为罗列颠覆组织名单的做法是中国法制系统和香港法制系统之间的首次“相互合作”。这种合作从此将扩展到其他领域。

她说,“如果一国两制体系受到破坏的话,香港将会变成和上海或杭州等没有任何区别的中国城市,这对香港说来是致命的打击”。

劳女士和其他持批评态度的立法委员们准备对这一法案展开马拉松式的辩论。但她承认这不大可能阻止该法在七月九日被表决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