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见闻录


【明慧网2003年6月27日】(一)大法弟子焦明峰被迫害的事实

在2002年3、4月期间,朝阳沟劳教所开展所谓“攻坚战”,大法弟子焦明峰在一大队惨遭毒打,造成严重残疾。头部打成内伤,以致眼睛歪斜,身体瘫痪,走路得靠人背着,大小便也得人背着去,后来他病情恶化、发烧、头晕,这种情况按规定是应该保外就医的。但朝阳沟劳教所仍拒不放人。焦明峰的家属知道焦刚入所时是一个健康的人,现在的状况完全是朝阳沟劳教所法西斯手段所造成的,家属准备上告,而且还要求劳教所付医疗费用。朝阳沟劳教所知道后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坚持不放人。劳教所医院设备简陋,只有少量廉价消炎药,只有一名医术不高的医生,其余的全是非专业的“关系”。在这里得病,根本得不到良好的医治,焦明峰的身体每况愈下。

(二)长春大法弟子李欧被迫害的事实

2002年4月,大法弟子李欧被恶警抓进朝阳沟劳教所,因拒不配合邪恶,不配戴“名签”,被毒打。当时管教在场,不但没有制止,而且纵容恶徒,给恶徒鼓气,使李欧被打得半昏迷,自己无法进食。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恶徒们还强制他“坐板”(朝阳沟强制管理的一种方法,让人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不动,两手放在膝盖上,抬着头,腰要绷直,实质上就是一种体罚)。因为他的身体状况,恶徒左右一边一个顶着他,后边一个人用腿撑着他,防止他倒下,前边也坐一个,这样四个人一起撑着他,并宣称:谁要不听话就是这种下场。李欧因自己不能进食,恶徒们还威胁他说:如果你不吃饭,水也不给你喝!

李欧的眼睛被打伤,有一段时间曾失明,现在虽然能看东西,可是非常模糊。现况不知如何,请善良之士伸出援手。

(三)朝阳沟劳教所的管教的“演讲”

高志璐是朝阳沟劳教所的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邪恶管教,对大法弟子进行诱逼、要挟、毒打,软硬兼施。

在2002年4月的“攻坚战”期间,他一天又一天,一遍又一遍地对新被劫持进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演讲”:“××党给我钱,所以它让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要不谁给我钱啊?什么真善忍?××党不让你炼你就不能炼,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你们听一听!”(整个大楼里传来阵阵大法弟子被毒打的惨叫的声音)“过几天你们被分到队里之后谁能扛得住?叫你们那个时候尝一尝无产阶级专政的滋味!”

——这就是朝阳沟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场景!世人啊,你们自己分辨一下正邪!江政府对外一再宣称大陆劳教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所谓“教育转化”就是这样的。

另:当师父新经文《入无生之门》发表后,高志璐的手机收到了这篇经文的短信息,他还拿来给大法弟子看了。这篇经文短信息对他起到了震慑作用。

(四)犯人打手的清醒与转变

这是发生在朝阳沟劳教所的一件事。

旦冬松是一名转业军人,因涉及一起刑事案,被牵连,致劳教二年。恶警看他稍有些文化,让他担任一个小职务。他手里有了这个权,便对其他人飞扬跋扈,尤其对法轮功学员,轻则破口大骂,重则拳脚相加。在洗脑迫害期间,他对大法弟子更是大打出手。

恶警们诱惑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转化一个人,就可以早回家几天”。那些本来就身为市井的无赖之徒对大法弟子更加变本加厉地迫害。旦冬松在这种情况下,更加卖力。他的所作所为,就连其它的恶徒有时都看不过去,骂他是疯子。

他极力地为主子卖命,可是恶警并没有兑现许给他的诺言和“奖励”,他不但没有早回家,反而被削去了职位,工作却还要照干。不久他就生病了,严重的时候发烧烧得神志不清,可是在这期间,恶警们不但没有给他看病,还说他装病,骂他,让他起来干活。相反,大法弟子却以极大的慈悲,不计前嫌,帮助他,给他喂药,背他去打吊针,给他东西吃。

事实终于让他清醒。在大法弟子背他看病的时候,他终于流着泪对大法弟子说:“你们是好人,我错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