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年病痛修炼自愈 依法上访屡遭迫害


【明慧网2003年6月27日】我是96年开始修炼的一名大法弟子,修炼前曾是一名毛纺工人。91年身患过敏性哮喘,长达四年的病痛给自己的家庭和事业带来了极大痛苦,是人人皆知的病号子。

96年7月有幸拜读李洪志老师的《转法轮》一书,懂得了修真、善、忍,提高心性做一个好人的道理,这使我从长年病痛中解脱出来,成为一名坚修大法的修炼者。

我和所有炼法轮功的弟子一样是社会一员,有自己的家和事业,只是每天早上到公园去炼一小时法轮功,晚上几个人集体读一读《转法轮》,我们是一群人心向善、道德高尚的好人。可是99年7月份,我一直尊敬的人民警察竟在江氏集团独裁统治下,不让群众炼法轮功,当时我想可能政府不了解我们,我就想用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用信仰自由的权利去向政府反映情况。于是99年7月20日我走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可是在北京我被警察抓上了警车,并送到了一个体育场(当时体育场已经抓了很多人,第二天由当地警察带回派出所。在各级严厉的审问下,我只说我的修炼情况,并向他们诉说法轮大法的好处。最后派出所逼迫我家人把法轮大法书交出来才肯放我,望着我视为生命的一本本大法书和录音带,我哭了。

就这样,从释放后我就在警察和联保组织的看守下过着没有人身自由的生活。但是我没有灰心。我想: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是正法,不会总这样下去的。99年10月18日时,我又一次去北京和平上访,19日在列车上被警察抓捕(因当时上访人多,在车上都要查身份证)。遣返后,当地派出所恶警动用电棍打我,有个叫小龙的警察左右打我二个嘴巴,让我说出是谁组织、谁串联的,我平静慈善地忍受他们的打骂和逼问,我说没有人组织我,我是自愿的,我们修炼没有组织、没有串联。在市局,派出所,安全局轮番审问下,我只是向他们诉说我是大法的受益者,谁也不能让我放弃修炼。一天的审讯中他们不让我吃饭,(和我一同被审的还有我单位一名助产医生)最后他们让我在非法教养三年的证上签字,晚上把我俩一同送到看守所。

长达七个月的监狱生活中,经常有各级政府人物让我们放弃修炼、写“保证”。说什么只要说不上访,就可以释放(和我一起关进市收审所有30几名炼功弟子,小的十九岁,老的60多岁)。610组织还把我的父母丈夫都找来一次次劝说我。看着白发苍苍父母和不懂事孩子,看着面色苍白的丈夫,我很痛心。江氏集团迫害的不只是我们修炼人,而是千千万万家庭,让他们都不能安心工作和生活。江氏集团有罪呀!

在家人和有关人员的多方压力下,我违心对610组织妥协了,并于2000年6月份被释放,回家后才知道家里兄弟姐妹拿了一万元钱,才保释我回家,这给家人带来了经济上矛盾,而且每到什么节日就会被联保组织审查一遍,一个坚持修真善忍的好人却过着没有人身自由的生活。

2002年初,家属努力取回了5000元保证金,7月份左右我丈夫又一次找610负责人索要另一部份保证金,可他却只想给我们3000元,说给3000元算不错的了,不找熟人这3000元都没有了。而剩下的2000元又不给我们开赁证,我们没有认可。

2003年春节过后610负责人和我协商想把一台它们没收的法轮功弟子的电脑及打印机用5000元顶算给我,我没有同意。2003年5月份,我去找610有关的人反映此事,他们说这事归610负责人管,我又只好找他,他又说没钱,我问他:“我们的钱哪去了,交钱时你不是说钱存起来一年后就还吗?”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谎言终被揭穿,恶人终会被法律所惩罚,善恶有报是天理。正告那些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及610组织:停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早日释放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