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里的故事——记一位老年同修


【明慧网2003年6月29日】很早就想将这位老年同修的故事写出来,一次次提笔总有困难,于是又一次次搁笔。直到这位我称她为大姨的同修被非法劳教,心痛之余,时常忆起与她一起度过的时光。

大姨今年快六十岁了吧。与她初识是在2000年的拘留所里,在为抗议关押、共同绝食的日子里,我们几个年轻的同修,围在乐呵呵的大姨身旁,听她讲自己的修炼故事。大姨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大半辈子在山里度过,生活的劳累让大姨落了一身的病,修大法后神奇并迅速地康复。大姨一字不识,却能通读《转法轮》及七、八本师父著作。99年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以后,大姨为了凑齐去北京上访的钱,加上想要为印真象资料付出一点,自己去建筑工地打工。中午大姨就利用休息时间在工地听师父讲法,为了节省时间学法,大姨一天吃饭不炒菜,一次要蒸够吃好几天的馒头,饿了,就吃馒头就咸菜,一连几月都是这样。晚上大姨还要去散发真象传单,有好几次是在大雪天,大姨说:我和一个80岁的同修走得稳稳当当,脚下一点儿也不滑。一个冬天,大姨的足迹洒遍了方圆几十里的山村。每天与大姨聊着,不觉半月的时光很快过去,我与大姨都被释放回家,我与大姨家离得很远,几乎就象“天各一方”,所以从此没再联系,但彼此心里却是相互牵挂。

大约两年后的一天,我不幸被邪恶非法抓捕,关到了洗脑班,不想又与大姨再次相遇,我们的惊喜无以言表,彼此用坚定的目光鼓励对方。后来我们自由学法、交流,得知大姨前几个月与同修失去联系,没有任何一点真象资料,而且恶警经常去骚扰大姨。于是大姨对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没有真象,我不能就这样空等啊!这样下去得耽误多少人明白真相?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干扰与安排。我要走出去,用嘴讲真象!”大姨毅然走出了家门,身无分文,(家人将大姨要带的钱搜走了)讨饭讲真象。大姨说:这辈子,我从来没想到过我会要饭,即使在60年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到要饭的地步。可是为了救度众生,值!我没觉得不好意思,也不觉得苦。

那次出门,大姨唯一的行李是布兜里装着的一本《转法轮》。大姨走出家门直奔我市西北部山区,因为那里由于偏远,几乎没有同修去散真相资料。大姨迈着坚毅的步子,面带微笑,沿途跟许多路遇的人们也讲了真象。每到天黑时,大姨就去农户家里借宿,最多的时候得需要问三四家,人家才允许她住下。大姨讨了饭,为了赶路,有时就一边走一边吃,渴了,见路边水渠里有清澈的水,就捧几口喝。(因为如果有时天黑之前赶不到有村庄的地方,只好露宿山坡。)中午,大姨就到树荫下、山泉边,坐下来,静心学法、发正念、炼功。那个夏天,太阳好象想把大地烤糊一样,大姨依然没有停止前行的脚步。一个村,一个寨,大姨一刻不停地寻找村民讲真象,在田间、河边、街头、巷尾、农户家里,总是有一群人围着大姨听她带来的新鲜事,这些纯朴的农民通过大姨知道他们唯一能看山外世界的“宝贝”──电视也是骗人的后,非常气愤。他们不想叫大姨离开他们家,却又在照顾大姨吃饭时说:吃好喝好,你快去讲,我们这儿有那么多人还不知道呢!还有的说:炼法轮功的有那么多人,咋就你自己来?下一回你约上他们多来几个人,讲起来快。大姨连声说好。

在风雨中,在烈日下,大姨跋山涉水20天走遍了数个乡、镇的西北部山区,大大小小记不清多少个村庄,也记不清使多少人明白了真相。一直走到与外市的交界处,大姨鞋子磨破了,就想:回家吧!于是大姨绕着生疏的地方一路讲着真象回了家。

听完这些,我被大姨为救度众生的一片赤诚与纯净的心深深感动……与大姨又度过了这段难忘的日子,我与大姨先后离开魔窟。从此又没了大姨的消息。

很久后的一天,我正在资料点装订资料,一个同修告诉我,咱们这儿将增加一位新成员!我自言自语:是谁呢?同修笑笑:来了你就知道了,刚刚与我们联系上。晚上,这位同修来了,是大姨!我们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脸上却是重逢的微笑。看着大姨不再白皙,已变成深古铜色的脸:“你这些天在哪里?”我迫不及待地问。“在山里”。大姨微笑着说。一脸的平静。

原来,从魔窟走脱后,由于邪恶的疯狂追捕,大姨一直住在很远很远的山里。下山讨饭,上山吃野菜、喝泉水;大姨在山里坚持学法、(大姨有书)炼功,因为没有表,她就看着太阳发正念。一天夜里,大姨在一道石堰下炼功,忽然,一块石头落下来,并有什么东西走过的声音。大姨浑身发紧,汗毛直竖,大姨说,从小就生活在大山里的经验告诉她,这是狼。但她马上不再害怕了,因为师父在身边。有时夜里狂风大作,大雨倾盆,大姨就索性坐着,任由大雨淋个浑身透湿,冻得瑟瑟发抖,其实,深山的夜里即使天气正常,也是寒气逼人;而到了白天,又晒得让人难以忍受。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身份,大姨下山讲真象由正面讲改成侧面、间接地讲,也使许多人明白了真象。善良的村人嘱咐大姨:以后一定再到我们家来。大姨一直牵挂着那些善良的世人,看着资料点上应有尽有的真相,大姨眉开眼笑,说要去给他们送真相、送大法书。大姨在山里吃的苦还有很多,无法详尽描述,大姨的亲身感受更是别人无法体会和用一支笔就能表达得了的。

接下来的日子,我与大姨朝夕相处,大姨做“三件事”的纯净心态、对大法工作的认真和对自己严格的心性要求,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并时常告诫自己要精进不止。与大姨在一起的日子快乐而充实,然而我没有想到我与大姨会再一次分别,那一次大姨不慎,又被恶警非法抓捕了。

传来大姨被非法劳教的消息时,天阴沉沉的。从那以后,我们一直在打听大姨的消息,除了听说大姨很坚定外,我们知道劳教所至今没让大姨与家人见面。不知大姨遭到了怎样的迫害?

我们希望大姨早日归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