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同修走过的路


【明慧网2003年6月5日】编者按:希望更多的大陆大法弟子把自己和其他同修的正念正行写出来,与全世界的同修共勉,同时也为后人留下这段伟大的历史。

* * * * * * * * *

很早以前就想让这位同修把自己的事迹写出来,但她说她只是做了应该做的,跟其他同修相比差得很远,坚持不写,所以我也就作罢。但最近,她被邪恶绑架,回想起她所做的点点滴滴,我想我应该把我所知的她走过的路写出来,激励自己和大家做得更好。

这位同修得法后不久,邪恶就开始了对大法的迫害,这对她无疑是一个修不修下去的考验。然而,同时出现的还有家庭中的魔难:她的丈夫有了外遇。她为她丈夫付出了很多,为他办了农转非户口,包揽了家务,甚至怀孕挺着大肚子搬煤球烧炉子。可她丈夫竟在她怀孕时有了外遇,而她对此一无所知,直到快生孩子时她才知道,而此时她丈夫已经不回家了。面对着对大法的迫害,面对着刚出生的孩子,经过内心的抉择,她坚定地走了过来。三年多来,平时性格刚烈的她,没有同丈夫和那个女人争吵过,在她被绑架前,她还找到她丈夫,心平气和地给他三种选择:1、立刻回家,断绝跟那个女人的来往;2、协议离婚;3、到法庭起诉他,要求离婚。既体现了修炼人的大善大忍,又体现了一个大法弟子的威严。

2000年10月,抱着刚1岁多的女儿,她毅然进京正法。一路上,孩子在不停地哭。她克服了种种困难,来到了天安门。目睹恶警对大法弟子的大打出手,她大声责问:你们凭什么打人?!恶警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回答:是又怎么样?!法轮大法好!此时,她女儿的大哭让恶警犹豫了一下,另一位同修上前掩护了她,她平安地脱身归来。

这之后,她更坚定地投入了正法、讲清真象当中。她所在的单位属于敏感部门,对法轮功学员有着相当苛刻的非法规定,根本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在此工作,而她也曾因跟同事讲真象而被此人举报给领导。可是,仅仅是一名普通员工的她,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凭着工作的优异表现与良好为人(例如在当年为洪灾捐款中,她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千元工资捐出),一直保持着一份稳定的工作。在这其中,几任领导找她谈话,都成了她讲清真象的好机会。在最近一次局党办主任找她的谈话中,她把党办主任看作是一个要救度的众生,将几个小时的谈话变成了她讲主任听,主任听得入了神,最后竟脱口而出说:我身体哪哪不好。她顺口说:那你炼法轮功,我教你。

在散发真象材料上,她更是我们这个地区的很积极的学员。几年来,她克服了家庭中的重重困难,风雨无阻,足迹几乎遍布了这个城市,散发了大量真象光盘和各种真象材料,周六或周日,她经常肩上背一包、手上提一袋地到农村地区讲清真象,在大法日及其他重要日期时,她更是在巡防人员的眼皮下穿街走巷,其中经历的险情也数不胜数,但每次都化险为夷,甚至有一次她在一座楼里发真象光盘,一个女警从对面楼看到后领着儿子在楼下堵她,她坦然面对,就说是来找人的,女警一边让儿子上楼去拿这位同修发的东西一边打电话报警,可是她儿子下来后,告诉女警什么也没有,其实这位同修在每一家门口都放了光盘,这位同修安全离开,与赶来的警车擦肩而过。

当然,我们发真象材料不能单纯追求数量,否则容易陷入形式和攀比当中,但这位同修持之以恒地大量散发真象资料体现出她全身心地投入正法以及大善大勇,的确令人敬佩。

最近,她因散发真象材料被邪恶抓捕,我们心中都很难过。或许她最近因大法的事情太忙而疏忽了学法,或许有其他自身尚存在的不足,然而这一切都不能成为邪恶迫害她的借口,那么多的众生在等待救度,邪恶的根本目的是要毁灭众生,破坏正法。这位同修做得太多又肩负资料的传送工作,从另外空间来看,是邪恶妄图考验迫害的重点。但我们相信她能够正念闯出,继续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如师父的《正念正行》中说的那样:“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