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象的故事(95)

【明慧网2003年6月30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正念发完后进村讲真相时一帆风顺

晚上,我和两同修散发传单。临近村子,我边走边发正念:我们是神,是来救众生的。清除该村另外空间操纵坏人阻碍正法的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让该村的坏人走开,好人得救。正念发完后进村做时是一帆风顺。我们一连做了四个村子,均为一顺百顺。

近日,我利用这一经验,和那个同修又去了我的故乡,其效果很好。今天我和故乡的一个同乡相遇,她喜出望外地对我说:“我接到了两张法轮功传单,那上面写得太好了。法轮功都是好人,他们修得太苦了。看你现在的身体多好,你的心眼儿好使……”。交谈中我告诉她:“你知道法轮功好就行啦。”我心里很高兴,“让好人得救”的念没有白发,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春节期间把真相资料又送到了千家万户

2001年底,我们找了3个CT片子刻了3个标语“编自焚栽赃大法 假新闻欺骗世人”,“真善忍宇宙大法”,“还大法师父清白”的印板,印了几百份。与几个同修于腊月二十三日小年夜把标语贴满村头巷尾。被恶人撕掉后,就用红油漆写上大法标语“法轮大法好”和一些劝世人的话等;恶人用红色油漆把标语刷盖,我们就再用黄色油漆写上“法轮大法好”等标语;春节期间把真相资料又送到了千家万户。

在我们这里,走在大街及其它公共场所,随处可见大法标语,只不过是有的被恶人擦掉或涂盖了,我悟到:如果我们在做真相的时候,无论是贴、写标语,或发传单的时候,如果没有怕心和杂念时所做的一切就不会被恶人毁掉,更有除恶的威力。

我们以最纯净的心态履行誓约

去年秋天,我与一位同修相约,同去天安门证实大法。为了减少亲属不必要的担忧,也使我们的正法不受任何干扰,我们决定用仅有的一点储蓄,坐飞机去正法,当天往返。

我们感觉到,大法的威德,浸透了我们层层层层从最宏观到最微观的生命,师父的教导,在我们层层层层生命中流淌。我们以最纯净的心态,乘上了去北京的飞机。我们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们去履行誓约,我们去证实大法,我们去救度众生。我们堂堂正正的去,堂堂正正的回来。我们知道,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没有任何“万一”!

在飞机上,我似乎打了一个盹儿,清清楚楚地在天目处看到一张长长的写满字的纸,在迅速地往上升,字是隐隐约约的,我知道是师父要告诉我什么,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于是,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您要告诉弟子什么?弟子看不见,能不能放大一点给弟子看?”纸一直升到最后,颜色比前面的深,这时在纸的右面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大写的“V”字。一会儿,“V”字的尖端有一条横杠在那里动了两下,那个“V”字就突然变成了一架飞机,朝着我的方向飞过来。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慈悲伟大的师父呀,弟子真是无以为报啊!”这时我睁开眼睛看看坐在我旁边的同修,想告诉她这个“V”字的事,我看见她也闭着眼,我想现在不能打搅她,可能师父也正在给她说什么呢。

一下飞机,我们就按计划直奔王府井,准备从那里步行到天安门。但是,我们居然在王府井“迷路”了,不知怎么才能走到长安街?同修去问路,我就在心里问师父。几乎是同时,我们指到了同一方向。这时,我才告诉同修“V”字的故事,同修也告诉我说:“在飞机上她看见师父巨大的法身,穿着黄色的长袍,坐在巨大的莲花宝座上,从天上飘飘悠悠地下来,亲切地说‘弟子们啦,你们来啦。’我们和其他弟子,手一伸就搭在了师父的莲花宝座下,随师父飞去了。”她继续说道:“我本来当时有一点点紧张,一下子从头到脚都放松了,舒服极了。”她还说:“师父的莲花宝座有天安门那样大,就盖在整个天安门上!”当时我们都流下了眼泪。

到了天安门,风很大,游人很少,我们一边发正念,一边观察地形,想借鉴明慧网上发表的同修们的经验,选择路线,我们围着停在广场随时准备抓大法弟子的“依维柯”发正念,围着那些警察、武警、便衣发正念。当走到人民英雄纪念碑左旁,刚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就看见迎面来了一个国内旅游团,我们一面向他们走过去,一面带着祥和的微笑向着他们大声地呼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旅游团的人祥和地看着我们,尽管没有对话,我们知道,他们心里是明白的。这个旅游团刚过去,接着又来了一个国内的旅游团,后边还有几位外国游客。这时,我的同修很快地对我说:我们分两边走,把他们夹在中间。就这样,我们一左一右地走在旅游队伍的两边,互相呼应着,大声地对着他们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与游客仍然是没有对话的、祥和的交流。正当我们准备找地方挂横幅时,又来了一个国内旅游团,我们迅速迎上去,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的话音刚落,已经快到广场的一个进出口了。这时,进出口处站着一个背对着我们站岗的武警,他用标准的军姿,猛一回头,用眼睛在人群中搜索,但他什么都没发现,立即又把头回过去了。这时,我们已迎着旅游团走出了广场的铁围拦,面朝着前门的方向走去。当我们正在找地方挂横幅时,迎面又来了一个上百人的国内旅游团,我们来不及思考,立即“兵分两路”迎着人群走过去,向他们大声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再次和游人进行没有对话的祥和的交流!而这里的前后都是岗哨,但他们却什么反应都没有,痴呆呆地站在那里。……。后来还发生了许多的故事。

回到候机室,同修对我说:“你发现没有,我们在天安门所走的路线,都是“V”字形的。”我认真地想了想,果真如此!而且,刚才那个横幅也正好挂在“V”字形的绿化带尖上!飞机起飞了。当我们在万里高空时,我和同修都静静地、默默地感激慈悲伟大的师尊: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您的安排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