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棒打断 扫帚沾大小便涂脸――我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6月3日】我是99年2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在没得法以前,我身上的疾病重多,每年治病花费的医药费不下几千元。自从得法炼功后,我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我深知这是师父的慈悲苦度,把我的身体给净化了。更重要的是师父教给了我做人的道理,作为一个人就得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学法炼功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可是就在我得法仅两个月后的4月25日,镇派出所的一个干警到我家进行骚扰,逼迫我交了一本书,还不准我集体炼功,派出所的恶警则把我们集体的炼功带、师父讲法带偷偷拿走,使我们不能正常的安心炼功。我们都是社会中的一员,只是在工作之余锻炼锻炼身体,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个好人,这哪里错了呢?7月20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国家机器不顾事实的存在,一意孤行地在全国范围内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栽赃、陷害、造谣、诽谤……一切能利用的邪恶手段全都利用上了。我想,我是一个大法弟子,学大法没有错,应该要去证实大法,就在99年的11月11日我和同修踏上了去北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的正法之路。刚到天安门广场,一恶警就上前来盘问我们是什么人,我告诉它我们是大法弟子,法轮大法是好的,它们二话不说就把我们抓了起来,送到驻北京办事处,我身上仅剩的50元钱被办事处的一个姓朱的恶人拿去了。后来本县公安局警察把我接回,送进了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我40天。期间,县政保股恶警狠狠地打了我两个耳光,我在炼功的时候拘留所管教员用扫帚沾大小便往我脸、口上乱涂乱打。

2000年我在家无故被派出所骗去,还诬陷我,说我去了某大法弟子家。两恶警当即就把我打跪在地上,一恶警拿起师父相片去烧,我去夺了回来,它们又打又骂,把我送入镇派出所关了一晚上。第二天,送拘留所,关了三个多月,勒索了我二千多元钱才放人。后来它们又无故把我关进镇派出所,逼迫我给它们洗衣服一个月。

2000年6月7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抓捕,非法关押在大兴县看守所,我绝食抗议,抵制恶人对我的迫害,10天后堂堂正正走出。出来后我又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在那里炼功请愿,炼完后就去了车站。第二天早上有几个警察来问我是不是大法弟子,我说是,它们就把我送入车站看守所关了一晚上,第二天把我送到驻北京办事处,当时县政保股股长正在办事处,它见我就气恨,把我带到没人看见的地方,强逼我跪在地上,毒打了我一顿,之后它将我带回县公安局。回来后,恶警气急败坏,用竹杆棒狠毒地打我的全身、连竹杆都被打断了,我的脚被它们打得不能行走,一身都是青紫。后来,它们又把我送入拘留所非法关押了我3个多月,交了钱才放人。

2000年12月过小年,晚上12点多钟,镇里的干部强行闯入我家,把我从被窝里抓走,在派出所关了一晚上,第二天送进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90天。在拘留所期间,恶警给我照相,我不配合,他就用手铐打我手。一次我行动慢一点,恶警就用大竹棒打我的头。在拘留所为了证实大法不写保证,我绝食了20多天,镇派出所恶人到我家逼我丈夫交了500元钱才放我回家。

这就是我一位普通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事实。我奉劝还在跟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行恶的人们,立即停止你们的暴行,不要当历史的罪人。不管谁在世上做了什么坏事,都要自己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