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破邪恶 正念正行显神威

【明慧网2003年7月13日】我是1999年5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回顾4年来修炼与证实法的历程,深感师尊的洪大慈悲与大法的庄严、神圣。虽历经魔难,却矢志不移。而且在熔炼中变得更加清醒、理智、成熟。如今把自己修炼的点滴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勉。

自己刚刚得法不到两月就赶上邪恶流氓集团对大法的疯狂镇压,虽然当时自己对大法还没有更深的认识,但是通过通读《转法轮》我已知道,这是一部使人重德、向善的好功法,就是带着这么一点粗浅的认识,我第一次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

记得那是2000年2月份,我与其他三名同修一同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在当地火车站就被恶警抓捕,拘留了半个月,期间被强制劳动。回来后,当地派出所不放人,硬逼着不修炼的丈夫交1000元罚金,然后才放我回家。从那以后,街道、派出所、单位几乎隔几天就找我一次,让我写保证,一是不进京上访,二是放弃修炼。在这种高压下,我牢记师尊的教导,“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为谁而修》)在邪恶的伪善、威逼、欺骗下,我不动心,我决不会给他们利用我迫害法的机会。于是我积极主动地向他们洪法,讲我受益的体会,讲大法受迫害的真相,结果他们没有办法,只好不了了之。

通过不断的学法、背法,使我对大法的法理有了更深的认识,使我懂得这是一部伟大的宇宙大法在人间洪传,与师同在是我们正法弟子的荣耀,而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是大法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悟到这一法理后,我决定再次进京证实大法。2001年7月13日,我踏上了二次进京正法的征途。7月13日是申奥成功庆祝之日,天安门前聚集了很多人,还有许多外国人。我想这正是让世人了解大法,展示大法弟子和平、理性为证实大法不屈不挠精神的大好时机。于是我带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走到了天安门广场的中心,并立即打开了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一边走一边喊,没有任何惧怕,但却有一种势不可挡的唯我独尊的气势,就这样我走了200多米。当时恶警被大法所制约,被大法弟子的浩然正气所震慑,没有任何举动,而世人也不约而同地向我望去,整个天安门广场回荡着的是大法弟子响彻天宇的正义之声。过了良久才急匆匆跑过来十几名警察,强行把我押到警车上,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们天天被逼迫坐板,隔两三天提审一次,有时一天提审两次。在提审中,我利用一切机会向警察洪法,而警察也用各种手段对我进行恐吓、威逼、欺骗,说什么不报地点就长期关押,还说美国有一种喷药,喷上就什么都说等等,我立刻打出正念:我是一名堂堂正正修炼的弟子,金刚不破的伟大的神,我的修炼道路是师父给安排的,你们说了不算。我的正念窒息了邪恶,他们没有了办法,只好让各地驻京人员来认人,提审我。我就背法,正念清除邪恶,结果来认人的恶警象害怕似的,草草问了我几句就都走了。

在被非法关押的两个月间,我消业12天,有两天是最重的,当时发烧烧得我很难受,坐板都坐不住了。我就心里想,今晚坐板停止吧!结果管教来说,今晚不用坐板了,全部睡觉。犯人们喃喃自语,从来也没有这种好事,今天是怎么了?我心里明白并默默感谢师父慈悲的呵护。同时也增添了我战胜业力和邪恶的信心。每天坐板我都背法,不知不觉已快两个月了。有一天睡觉前,一个犯人对我说,明天你应该绝食。我想是啊,我不能在这里消极承受,我要出去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于是我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在绝食、绝水期间,恶警打我、骂我,给我灌食,我就背法,发正念。我的正念正行有力地震慑了邪恶,最后,在绝食、绝水9天后,我闯出了北京看守所。

2002年6月的一天,单位保卫科伙同恶警9点多钟非法闯入我家,把我带走,硬把我送进了洗脑班。在洗脑班,恶警逼我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我不看,并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我在洗脑班坚持炼功、发正念,恶警一看我这样,找来十几个犹大,把我按在床上,强行把我腿双盘上,然后把我手背后全身五花大绑。犹大还说,你不炼吗,让你炼到底,看你能炼多长时间(犹大在绑我时,怕别人知道,把我独自关在一间房间里)。我当时想到,有的学员曾经双盘了8个小时20分钟,我想我也能行,就这样一想,全身象过电一样的麻,我知道师父在加持我,我更无所畏惧。就这样,犹大们绑了我五个小时,我的腿一点也没有痛。绑我的这五个小时我就是背法,正念清除邪恶,最后使他们妄图迫害我的阴谋未能得逞。我还正告那些恶警和犹大们,我说我出去后一定把你们的恶行曝光。后来他们看我不妥协,就把我送进了看守所。

在送我去看守所的路上,我想师父曾说:“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北美巡回讲法》)我想我在洗脑班做得也挺好啊!也没有什么漏啊,怎么还把我送进看守所哪?但此念一出,我马上意识到,这不又是一颗心吗?我干啥来了?我不就是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来的吗,无论在任何环境我都要做好,堂堂正正去修炼。一到看守所,我就开始向身边的犯人讲真相,在大法弟子慈悲、善念的影响下,犯人们个个都有正义感,有的犯人还得了法。

在看守所期间,办案单位和我单位来人提审我,让我写“保证”不炼了,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并向他们洪法,同时背诵师父的法坚定自己的正念。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由于我坚定正念不为所动,邪恶没有办法,又找来我的家人妄图以情使我妥协,姐姐的规劝,爱人期盼的目光,丝毫动摇不了我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我发自内心地对他们说,我不是无情无义的人,我今天的所为正是对你们的关爱呀!正是为了像你们一样的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才这样做的呀!就这样对法坚不可摧的正信使我闯过了这一关。

在看守所将近一个月时,我们监室又来了一位同修,在交谈中,她对我说,我们不能这样消极承受,我们要主动窒息邪恶,证实法,破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我也悟到不能这样消极承受,唯一的办法就是绝食抗议对我们的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地释放我们,于是我俩同时绝食抵制非法迫害。

在绝食的第三天,恶警把我找去,让我蹲着,我说,我不是犯人,为什么要蹲?恶警一看暴跳如雷,过来就用脚踢我并用手打我耳光,当时我看到一道光挡住了恶警的手,我的脸一点也不觉痛,恶警见我还不蹲,就用手掐我的嘴巴子,虽然我不觉得痛,但嘴巴子已红肿起来,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我,在替我承受。我开始背法窒息邪恶,“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坚不可摧》)不一会儿,恶警说,让她回去,给她戴一个最大号的(36斤脚镣)。晚上恶警又给我戴上手铐,定在铁床上(叫上大挂)。定位时不让上厕所,还罚同监室的犯人,不让她们接家人送来的东西,不准定细粮,不让看电视等等,但同监室的犯人没有一个怨恨我的,相反她们还想方设法地帮助我,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在监狱的再现。

从第四天开始,恶警们开始给我灌食,我坚决不配合邪恶,我吐了他们就再灌,反复折磨我、迫害我,一天两次,回来后就给定位,使我动不了。直到第六天晚上灌完食后,回到看守所,他们给我检查身体,检查结果可能不好,然后他们开始给我打点滴,他们一走我就给拔了,他们回来后又给我打,我不配合,恶警就打我耳光,这时我看到一束更耀眼的光又挡住了恶警的手,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于是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求师父加持我。

第七天晚上,我被送进医院强制打了一宿点滴,第八天上午,他们非法判了我两年劳教,送往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在路途中,我不停地背法,正念清除邪恶,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结果一到马三家,狱医只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就拒不留我。无奈,恶警们只好把我拉回来,向我家人勒索4000元钱后放了我。

回家后,恶警又把我家里的大法书、磁带、大法资料等洗劫一空,又勒索我丈夫1000元钱,并威胁如不交钱就不让我丈夫上班。

在这四年的正法中,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我没有倒下,我用正念证实了大法的伟大和坚不可摧,同时也感悟到大法法理的博大精深。修炼是严肃的,作为正法弟子也是光荣的,剩下的路,我会用神的正念正行,继续做好伟大师尊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完成大法赋予大法弟子的最伟大而神圣的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