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某大法弟子夫妇证实法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2003年6月26日】看到网上同修的文章,受益匪浅,也想谈一谈自己的经历和认识,但总觉得自己做的不好,和同修相比差的太远,也就没写出来,直到看了网上关于对写正法修炼文章的体悟。文中说:“即使不能发表,你写出来在另外空间也已存在了,除人间众生之外,其他的芸芸众生也都能看到,对邪恶的旧势力同样具有清除、震慑的作用,对正法进程照样能起到积极的推动。”

回首三年来正法修炼历程,心里最明确的一点就是,要坚定地维护法,一修到底。我和我爱人都是关着修的,从没看到过什么,但在梦中师父经常点给我们。不管怎样,我们就凭着对大法与师父的正信走到了今天。

我们夫妇俩都是99年1、2月份得法的,没几个月“4.25”就开始了。单位领导经常找我们谈话,写认识,把我们几位分到各小组进行“批判”。即使这样我们坚定修炼的心没有变,照样早晚去炼功点。直到“7.20”早晚炼功点才解散。“7.20”的前一天,我丈夫与另一同修进京维护大法,由于种种原因半路上又返回。这时正是暑期,单位规定早8点我要象上班一样去报到,晚上派车、人在门口看着。一直看了半个多月才罢休。2000年的9月,刚刚开学,我们正在上课,学校领导找到我们,要我们停工5天写“认识”,并声称,写合格了上班,不合格上公安局。当时我们6位同修谁都没写,结果都去了公安局,最后我和我爱人与另一名同修被拘留,强加的理由是“扰乱社会秩序”。

由于各种执著心太多、太重,我们夫妇俩被关了2个多月,交了1万多现金才被放了出来。出来没几天,就在2000年12月20日,我们夫妇俩和其他几位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维护法。由于当地对我们看得比较严,发现我们不见了,他们就坐飞机去了北京。在北京,公安局提审我们好几次都一无所获,他们正准备将不报名往各乡下看守所送,这时我们当地的局长和几人来了,把我们接回当地,当晚就把我们分别非法关押起来,我丈夫和另一同修手被反铐着,送到外地关押叫“异地关押”。就这样关了近三个月,由于自己对法的坚定程度不够,写了所谓“认识”,被放了出来。

因工作被开除,我们夫妇俩决定以打工为由出来。2001年4月份,我们再一次来到市里,暂时找了一个落脚点帮人家做饭、喂猪。因出走时,我爱人的弟弟给找的出租车(后来找到这个漏)因而牵连了他们,不法恶人把我弟弟给非法拘留了,他家开的兽药店电话,家里的电话都被监控,公安还经常到家里骚扰,有时还住在那里,我弟弟的手机也被非法扣留,他们的行动都不自由,他们对我弟弟施压:车是你帮着租的,你不帮找到你哥、嫂,你永远被关在这里。他没办法,只好带着公安找到了我们,不法恶人又把我俩软禁在公安局让我们写“认识”。两个多月过去了,我们一个字也没写,有时还向他们讲真相,后来我俩悟到这不也是在配合他们吗?师父说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然后我俩决定绝食抗议这种软禁,绝食的第五天我们家人去找领导要人,说我们身体差,有危险怎么办?这个领导说:“死了活该,炼法轮功炼的。”我们家人当时就哭了,一气之下,我丈夫的妹妹和弟媳从公安局把我俩拖了出来,当时好多干警也想阻拦,可看我俩身体确实不好,也就不管了,就这样我们家人把我俩从公安局抢了回家。

当天场领导就派公安干警昼夜看守,白天3人,夜晚2人,警车在门口堵着干警就在车里睡,几天之后,我俩上市场买菜,看我丈夫的父亲等,他们都派警车跟着。这期间他们在精心的策划,上一级领导对我们场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说:“你的政治生命就和他们两口子拴在一起。”他们为了保自己的官职,更为了省心,联合上一级紧锣密鼓想把我们送去劳教。就在监视我们18天的那天,上级来人处理我俩的“问题”,我们没有配合他们,他们气的暴跳如雷,发誓“你不说,我也有办法劳教你。”因上级官员所在地离我们场有300多里地,他们当天回去,说第二天再来,让我俩等着。就在这天的晚上,我俩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下用正念再一次走脱。后来听说我俩刚走半小时,门口的干警就发现了,马上一通电话汇报,各地检查站就封了。第二天,附近三地联合大搜捕,警车到处都是,但他们是找不到我们的。

我们徒步在大地里往返走了近5个小时,因没去过联系的同修家,路又不熟,接头的同修和我们又走错道了。最后还是师父的慈悲让我们和那个同修又汇合了,他将我们接到他家,休息了几个小时。

天刚刚亮,我们又转到另一地方,周围是森林,两间小破屋很少有人住,只在农忙时才有人住,我俩在那住了一宿,感觉不安全。第二天我们就到森林里住了。我俩割草打个小草棚,当时的蚊子、小虫子可想而知,简直无法入睡,吃的那就别提了,一张发面饼分着吃。就这样住了几天,因离同修家住的小破房太近(300米),我们决定再往森林里走,又往里走了好几里地,感觉可以了。我俩割草又搭了个小草棚,自我感觉良好。天也黑了,又累又饿,水又不足,干了一天人象个灰球似的。决定先吃东西再休息,我们走的第三天,同修给买了一方便袋饼干,我俩便吃了起来。

吃完后已经6点多钟。天已经黑了,我俩刚进小草棚还没等睡着,这时就听见熊瞎子的叫声由远至近一声比一声清晰,它朝我们这个小草棚走过来了。我当时吓了一跳,随即我和我爱人同时发正念。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炼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得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炼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转法轮》)。我反复背,就这样过了大约7、8分钟,那熊瞎子慢慢的走了,我们也松了一口气。

注:此文是一年前完成的,不知什么原因没拿出来上网。见到此文时,该同修夫妇俩已于2003年5月被恶警绑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