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的提高是我们做好一切的基础(上)


【明慧网2003年7月2日】“……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得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和解法》)进入四月份以来,辽宁省朝阳地区连续发生了几起真相资料点被破坏、一些同修相继被抓捕的严重事件(详细情况明慧都有相关报道)。

在几起事件发生的间隔期,就有同修曾建议写一篇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发给明慧,以期得到大家的重视和思考。但是由于此间我也在心性上出了些问题,因此一直未对此认真地考虑。当时和身边接触到的同修认识是一样的,我也感觉到是我们的整体出了问题,但再往细想,我便没有,好象一想到“整体”这一概念时,我的思维便进入了盲区,因为它给人一种笼统的感觉,虽然我们都记得师父曾有对“整体”明确的讲法,那就是“互相协调”的问题,可是我们又觉得我们地区协调得很好,有什么事情大家都互相通气,负责资料点的同修也都经常联系沟通,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矛盾,一直以来大家干得很是“热火朝天”,怎么还会出这么大的事?而且又这么严重!

虽然当时我并没有投入的对待这件事,但我已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而且在有机会遇到其他同修时也同他们交流,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我想知道答案。结果答案是一致的,几乎每个人都说是我们的整体出了问题,但就是没有人能告诉我这个整体到底怎么出了问题,出了什么问题。大家都很困惑,似乎在一种麻木的状态下仍然做着各自的事,事实上我们是在用做事来回避着这个问题。但邪恶却并未因此而罢手。就在几天前,而且就在我的眼皮底下,严重的事件再次发生了,又一个资料点被破坏掉,紧接着又有几名负责大法工作的学员在外出的路上被抓捕。

问题再次暴露出来。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问题已经相当严重,无论别人怎么想,我必须得对这件事有一个清楚的认识了。因为我们必须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否则我们就不难想象接下来还将会有什么事发生。通过几天的学法,尤其是学了师父春节以来的讲法,我似乎有所清醒。现在把我个人的一些想法写出来,仅希望对同修们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能起到一些提示的作用,毕竟一个人的认识是有限的,一孔之见,有待于同修们看后能够给予必要的指正和补充。

我想着重就第一方面的问题来谈一谈。

相当长时间以来,我们曾一度把话题集中在了对“整体”的谈论上,但对于“整体”的认识我们始终还不是非常的清晰,以至于在元宵节法会上,海外的同修在提问时就这方面的问题曾两次三番的请求师父给予开示,其中有一次师父便明确的提出了“互相协调”。但现在看来,在实际的操作中,我们并没有全面的理解师父的话,我们的思维陷入了一个误区,我们把“整体提高”形式化了、表面化了。我们把统一做事当成了整体的全部意义所在。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天目的问题时,讲到一句话:“所以要讲心性,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发现许多时候我们在引用这句话时,都很习惯地用了后半句,而丢掉了“所以要讲心性”。就我个人理解,恰恰这才是对正法修炼时期“整体提高”的真正要求,这才是“整体提高”的本质,即整体心性的提高,整体心性的升华。而非在某一件事或几件事上、在行为上简单的协调一致。换言之,互相协调只是整体心性提高后的一种自然表现而已。但这里还有一个最简单最基本的问题:整体提高的基本前提是整体中每个个体心性的提高,关于这方面师父同样在元宵节法会上有所阐述:“大家知道我从来不讲“团结”二字,因为那是常人的强求,是形式。修炼人是讲心性的提高,根本上的提高。”

所以基于以上的思考,那么这些学员出了问题我想有两点原因:一方面是本地区的大环境造成的。一直以来我们地区包括周边地区资料供应紧张,主要是出来做资料的人和资料点少,以至于我们不得不从外地“引进”一些人来做。这样就给做资料和负责联络协调的同修施加了相当的压力,过于繁重的工作客观上使他们的学法时间相对减少,但我想这还不是出现问题的最主要原因;从另一方面看,因为学法不够,在繁忙的工作中不同程度的生出了一些不必要的执著心,而处在这一工作角色中的学员,最容易产生的就是干事心,由此而又派生出妒忌、虚荣和显示心。长此以往,在不知不觉中便形成了片面强调正法工作的重要而忽视自身心性提高的不良心态,更严重的是用做事来掩盖自己不放的执著,这是最要命的。因为无论做多么大、多么重要的事,我们都是在正法中修炼,在正法修炼中把心性提高上去,以至圆满,这才是本质(关于这方面师父在最近的温哥华法会讲法中开篇就曾提到,这里不作大篇幅引述)。如果脱离了这一点,我们做多少工作那又能说明什么呢?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