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三口人被抓进监狱 恶警霸店占房、殴打残疾人

【明慧网2003年7月21日】我们家有七口人修炼法轮大法。父母六七十年代为国家作出贡献而得了一身病。近年来下岗失业,生活都危机了,为了祛病健身我们修炼了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我们有了健康的身体,所以我们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但是自从99年7.20以后我们家人就不断地被恶警们迫害。

我弟弟三次在家中被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分局新南派出所恶警非法抓进监狱,被抄家三次,家里被洗劫一空,家里的大法书籍、录音机,随身听,皮包、录像带、放像机及一些贵重物品都被抢走。有一次家中无人,恶警们就非法砸开窗玻璃抄家。我弟弟在监狱里被恶警们用各种各样的酷刑进行折磨,第二次在监狱被折磨得昏死过去九天,狱医当时检查发现,没有了脉搏和血压。恶警们怕承担责任,非法勒索我们2000元保金后放了人。第三次是2002年1月9日早七点钟,我弟弟在家被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恶警章平,绑架到派出所,并且进行非法抄家。恶警张军抄完家后回到派出所,对我弟弟进行严刑拷打和逼供,然后工农公安分局局长李树江对我弟弟严刑拷打逼供,拷打一天一夜,我弟弟被他们当时折磨得耳朵听不见东西了,生活不能自理。在这种情况下,由两个恶警架着,张军把着我弟弟的手指头按了许多空白材料单子,材料单子上的东西是他们后来填的。张军还把我弟弟兜里的115元钱掏走占为己有,当我弟弟被送到看守所时,都不会走路了。(目击者告诉家人的)。

在监狱里恶警李树江经常去提审我弟弟,每次提审都对我弟弟使用酷刑进行折磨,我弟弟经常被打得昏过去。一次李树江提审我弟弟时,狱医告诉他:“不能再打了,他去过市医院鉴定了,已经耳膜穿孔,又得心脏病。”李树江毫不理会,还打了我弟弟一天,使用大刑进行逼供。恶警们恶狠狠地说:“你不说就把你206块骨头一块一块查着打。”他们还叫嚣着:“张兴福市委书记说了拿法轮功当刑事犯整,打死有名额,打不死留口气就行,出了事上面领导给担着。”

2002年4月18日,我弟弟家的两个上小学的孩子,被工农公安分局新南派出所恶警张志鹏绑架到新南派出所进行审讯,让他们说他们爸爸的事,并让两个孩子来劝说我弟弟,两个孩子看见爸爸的脸被打得青紫、肿得变形,长满了水泡,都快认不出来了,我弟弟的身体在椅子上坐不住直往下倒,两个孩子哭得说不出话来。

2002年7月的一天,邻居们告诉我们,我弟弟家房门被恶警们撬开,几个恶警在家里翻了好几个小时后,在外边门口、窗口,拿照相机照相。照完相,恶警们就开车走了。我弟弟家当时没有人在,他们私自撬门进屋进行非法抄家,这简直就是强盗的行为。

我是残疾人下岗失业在家,为了锻炼身体修炼了法轮大法。自从99年7.20以后恶人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断加剧,导致我家生活非常拮据,并且欠下了一些债务。为了还债我替三妹妹工作。2001年10月23日我被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恶警张瑞、杜建华非法抓捕。在向阳公安分局被他们强行搜身,结果什么也没搜到,他们就叫我“交代”一些事情,我拒绝配合他们。我告诉他们我的一侧手脚不好使,但是分局局长还是没有放过我,指使恶警对我一顿拳打脚踢。踢打完我以后又对我进行侮辱,他们拷打我,我什么也不回答他们,他们就要给我照相,说是要让全市人民都看看我如何如何。他们把我铐了三天三夜,并且不让我吃饭睡觉,让保安看着我连厕所都不让我去,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真象,他们好奇的看着我,表示也无可奈何。后来恶警们去我三妹妹开的店非法勒索了4000元钱后,才放了我。

2002年4月23日,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张瑞,指使向阳公安分局南翼派出所的庄所长和几个恶警去店企图抓捕我,当时我不在店,小妹妹被恶警们绑架,商店的房子被别人占用。恶警们不肯罢休,还到我家和三妹妹家继续抓捕我。

我小妹妹被抓进监狱以后,遭受恶警们拷打和严重的酷刑。被看守所所长李树林、恶警尤杰、吴艳飞给戴上了脚镣和支撑棍,不让睡觉,让卖淫犯看着,只要闭上眼睛就往她头上浇冷水,我妹妹全身湿透。我妹妹在这种满地是水的水泥地上整整坐了17天。由于环境大小便不方便,我妹妹不敢怎么吃东西,在一个半月里体重减少了30多斤。2002年6月9日监狱通知我家人,我妹妹已经报劳教并送走,家人马上赶到看守所,被索要了260元钱,才见到被非法绑架的我妹妹,此时的她已经骨瘦如柴,走路直打晃,就这样还是送至佳木斯劳教所。

2002年6月29日新一派出所所长杨茂标,恶警王才、肖春泉等一伙去我父亲家非法抄家,抄走很多大法书籍、磁带等许多物品,把我父亲送进监狱,看守所所长看有病不收,新一派出所所长杨茂标,恶警王才、肖春泉向看守所承诺:“如果有病派出所拿钱给治。”同时使用卑鄙手段(给监狱贿赂一些钱)把我父亲送进了看守所。我父亲快70岁的人了,在看守所还要和刑事犯一样训练,蹲着抱头,并且上厕所都受限制。我父亲一天只能吃一个干馒头,(他曾经因为胃出血抢救过两次)不到一个月,我父亲就病倒了,新一派出所没有给拿钱治,看守所还让我们自己家拿家治病。

我二妹妹一家全都下岗了,二妹夫身体不太好,不能找工作来谋生,就到社区办理城市最低生活保障的生活费,因为我们家有修炼法轮大法的,社区不予办理。社区主任还命令我二妹夫看着家里人,不许家里人修炼法轮大法,还经常到家里任意骚扰。

我三妹妹在家刚生完小孩,没等孩子满月,恶警们就去我三妹妹家抓捕我,他们审问我三妹妹,我三妹妹说不知道我的下落,他们就到处翻,没有找到我,就把我三妹夫的店给封了,真是邪恶至极。

我们全家七口人,有三口人被抓进监狱,我有家不能回,近70岁的老母亲还要照顾我弟弟的两个孩子,没有什么生活来源,生活危机,两个孩子面临着辍学。

全世界善良的人们,我们只不过是一群普通的炼功人,师父教我做好人,法轮大法使我们身心得到健康,在所谓“人权最好的时期”象我们家庭这样的悲剧在中国不知道还有多少!奉劝那些不法之徒;赶紧悬崖勒马停止暴行,如果再不醒悟必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

区号-0468
市委610 办公室主任张达力 0468-6656030 (早 -晚)
南山区610
李巨田 13846886551
向阳区610
常殿国 13091499967
工农区610
张艳丽 13846889610

工农公安分局 局长李树江
局长室3423113

向阳公安分局 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张瑞
局长室 3224647经保科 3236493
新南路派出所3345008
新南派出所所长张军、恶警章平、 刘兵、姜金胜、 张志鹏

新一派出所3562888 所长 杨茂标,恶警王才、肖春泉
南翼派出所3284854 南翼派出所庄所长
第一看守所 所长--李迎晨 办公室电话--3400777
第二看守所 所长--李树林 办公室 电话--3400001 办公室传真—340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