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2003年7月22日】

一、2003年5月8日马三家劳教所成立了一个“严管班”对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的迫害:逼迫坚定的大法弟子整天看诬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及听诽谤大法的录音,整天坐着小凳子或者干活到半夜,睡眠很少,没有言论自由。没关进严管班的坚定的大法弟子,昼夜在走廊里面壁蹲着,不许动,不许睡觉(有时只能睡上一、两个小时),不许随便上厕所(上厕所时间由犹大规定);无休止地体罚,有的还被电棍电击,手段非常残忍,还不让对外说实话。在此迫害中恶警邱萍特别卖力,整个一大队恶警都在参与。

二、2001年邹桂荣在恶警邱萍分队时,只要喊“法轮大法好,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就会遭到打骂并强行给隔离打针。〔药名不详,针打进去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睡死”过去。〕这类事情多次发生,使邹桂荣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三、马三家劳教所对外大造声势,什么教育、感化、献爱心……,都是假善和欺骗的谎言。它们经常从外面找来犹大给大法学员洗脑,还有一些所谓的气功师、专家、教授来参与强制洗脑。坚定的大法弟子如不配合恶警的指使、命令就要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四、马三家集中营对抵制迫害不戴胸卡,不背三十条,不穿号服,不劳动的大法学员采取不同程度的惩罚,如整天吃粗粮、咸菜,不让外出活动,用绳绑或用手铐铐进行迫害。

五、马三家劳教所女二所二大队有个叫“证实”的大法弟子〔一直没报真名,此名是自己证实大法而起的,以后大家都叫她“证实”〕,经常因为证实大法讲真相被恶警关小号隔离,受尽迫害。

六、马三家劳教所思想教育学校的综合楼,四楼是小号及教室,专供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所用。劳教所雇用赵永华〔音〕等人〔劳教所给开工资〕,给一、二、三大队的大法学员分期分批洗脑迫害。三楼是大法学员家属接见住宿的地方,也用来供洗脑、逼迫学员放弃信仰所用。在洗脑过程中,恶警方某〔上大课的干警〕特别卖力,对法轮功学员挨个盘查,看是否达到了他们想要的“转化”程度。但小号半夜里经常听到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洪亮声音。

七、2002年在马三家劳教所开的“整顿劳教场所秩序大会”上,被非法判刑的李冬青〔音〕、宋彩虹〔音〕,在马三家劳教所其间经常被恶警薛凤关在小号里或一楼铁门里受折磨。还有大法弟子孙进军,在室内只要嘴动,哪怕是不出声背经文或发正念,犹大们就用胶布把嘴封上,用绳绑上。谢秀兰、石长英〔音〕等还有其他坚定的大法弟子,经常被关小号,关禁闭,在里面无任何言论自由。还有两个犹大更狠毒,一个是葫芦岛雀××〔女〕,另一个是本溪刘×〔女〕,往坚定大法弟子嘴里放香皂,然后用封条封上不让说话,关进小号。

八、张春梅〔音〕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长期用手铐铐在凳子上不分昼夜,睡觉也在凳子上,与室内学员隔离,致使腿长期浮肿不消,在手铐不够用的情况下用绳绑在凳上睡觉。

九、2002年葫芦岛的李晓艳,由于长期受迫害出现生命危险,恶警看人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把人放回家,以后详情不知。

十、本溪法轮功学员齐振荣〔音〕,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成精神失常。

十一、大连法轮功学员王岩经常被隔离与关小号,她坚持绝食抗议,恶警们就强行灌食致使胃部经常出现不适症状,晚上无法入睡、害怕,以致后来精神失常。

十二、大法弟子王金风〔音〕自从来到马三家劳教所,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长达100多天,恶警强行灌食,王金风人已极度衰弱,身体多个部位出现异常。

十三、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不讲任何法律,如给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随便加期,说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有的到期了,再以种种理由加期继续迫害。

以上这些迫害情况都是我在马三家劳教所亲眼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