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的黑暗

【明慧网2003年6月17日】我是一名工人,现已退休。95年3月份我在二院做手术,有个朋友来看我说:“你出院后炼法轮功吧。”五月中旬我有幸借来了《法轮功》(修订本),经过认真阅读,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我在单位、在家庭按照大法的要求努力做个好人,凡认识我的人对我的评价都很好,这是大法的威力。我过去有过神经衰弱、胃病、肩周炎等病,经过修炼都好了。从修炼到现在八年来,我不用打一次针吃一片药,这对一个人来说是最最幸福的事了。

可是99年7月20日后,这样一个好功法却开始遭到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我看了师父在《我的一点感想》中说:“实际上我无心为社会做什么,根本不想管常人的什么问题,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不是人人都把权力看得那么重。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各有志”吗?我只是想让能修炼的人得法,教他们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标准的升华。而且也不会人人都来学“法轮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注定与“政”无缘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后的修炼人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么能把帮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准的事说成是邪教?”

我想可能是中央不了解情况,我决定去北京上访,反映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1999年8月11日我自己踏上去北京的路,几经周折终于在16日在永定门甲11号一个小胡同里找到信访办。一进门说明来意,填了一张登记表后就被看起来不让走,强迫在太阳下曝晒。有个男大法弟子因为上次走脱了,这次又来上访,男武警就轮番打他的头,用脚踢他,不叫穿鞋不让上厕所。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一个堂堂的中国当权者真是贼人胆虚,硬是把我们这些相信政府的上访的平民百姓以“扰乱社会治安罪”绑架,是谁在践踏宪法?

后来我被关进当地的一个拘留所半个月,因为不放弃信仰又加半个月。拘留所的环境非常差,20多个大法弟子挤在一个小地铺上,吃喝拉撒睡都在屋里,晚上睡觉一个头朝上一个头朝下。有的不得不在水泥地上睡。吃很硬的小窝头,喝的是芹菜叶茄子皮有虫子的白菜汤。有时不加盐,虫子泥巴经常有。可是伙食费却很贵,半个月交70至80元,听说里面的警察每月钱捞不少。1999年9月14日我又被送到某教养院洗脑班。9月24日(也就是中秋节),院领导开大会当着60多名大法弟子的面攻击大法师父攻击大法。大法弟子们当时站起来抗议,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最后把我和另外5名大法弟子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了看守所。10月31日我因为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2年,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这里真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劳教所用大批的财力物力安装什么监听监控,只要恶警看着不顺眼,就把大法弟子带走。恶警还指使犯人打大法弟子,打得鼻青脸肿。如:有个犯人经常用皮鞋踢大法弟子的要害地方,如头、脸、软肋等,这样她可以减期早回家。由于我坚定信仰,1月17日被送到女一所二大队三分队强迫劳动。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管恶警把我送到哪里,我也不怕,因为我没有干坏事没有犯罪。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回家。到了女一所我才知道,二所对大法弟子主要是精神围攻,女一所是体罚加围攻。

电视报纸总宣传所谓的人民警察怎么怎么好,可这里的警察怎么这么坏,根本不讲理,也不让讲理。劳教犯人越老实越受气,不给好活儿,越厉害的越不干活。这里大官收大贿,小官收小贿,多花钱可以不干活或减期,这里真是人间地狱。下面具体说一说:

一、超强劳动加工服装。每天五点半起床,六点半出工,中午晚上吃饭各一小时,一直干到晚上九点到十点,有时干到十一、十二点,有时把饭送到车间,吃完就干。干活时不许抬头说话,定的产量高、质量严。如:在一大队二分队时,50多人每天必须作出300多套棉衣裤,干不出来就加期,打嘴巴,过电棍。

二、大法弟子没有人身自由。24小时被劳教犯人包夹,上厕所吃饭等被看着不许说话,不许直坐着说炼功,甚至大法弟子互相看一下有的恶人都害怕。一大法弟子上厕所大便,包夹犯人在一边紧催,该大法弟子没有办法就绝食抗议,她说:我不吃不喝,也不用你上厕所逼我。

三、强行洗脑体罚。2000年6月,二中队三分队恶警逼迫我和另一个大法弟子站在走廊,不让睡觉,一直到12点,第二天照常起床,什么活重叫干什么。七月份我和12名大法弟子开始不做操,二大队恶警盛颖和赵某挨个过电棍。当时我被它们捆住手脚,它们两个各拿一个电棍电我脚趾,我痛苦得满地打滚,浑身哆嗦,痛苦的心情真是无法言表。朝阳的李景华、锦州的袁忠霞就是被这帮恶警逼疯的。

四、没有人权,践踏宪法,无故加期。大法弟子李素针、李景华2000年10月31日被迫害1年期满,直到2001年9月17日由于海内外施加压力恶警才不得不放人。同时不准大法弟子家人接见、打电话和书信来往。

五、在生活上非常苛刻,一年四季除节日外早晚都是苞米面儿大饼子,菜是最便宜的白菜黄瓜加点盐和辣椒面儿,中午给的细粮和菜根本吃不饱。一年四季见不到热水。只有节日才能花上3元钱洗半个多小时的澡。150多人只有四个坑的厕所,还得两个人一起上。两个床睡三个人,夏天蚊子咬,又热,根本睡不好。车间环境非常恶劣,面料掉色染的人脸都是绿的。这里干警大多数没有人性,不管是有病和腿脚有病或其他病不能走的就背或抬到车间干活。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和了解到的。其实这里黑暗面儿太多了。我们到底犯了什么罪?只因为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做个好人,说真话坚持真理,就应该遭这样的迫害?

这都是当权者在变态心理作用下利用手中权力干出伤天害理的事,一切有良知和理性的人不要受谎言的欺骗,赶快行动起来,这样才能有美好的未来。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邪恶之人将永远遭到地狱的惩罚,这是恶人必然下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