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的一个“信”使我在反迫害中走到今天


【明慧网2003年7月23日】随着师父正法进程的快速推进,怎样正念正行走好最后的路,不让邪恶钻空子,就是在法中精进。因为正法越到最后邪恶越作垂死挣扎,它们麻木的不顾一切的像无头苍蝇乱撞,所以我们大法弟子一定要在学法中,正念正行,在反迫害中走好最后的路。在这里我谈谈在反迫害中的一点认识。

我九六年得法,因为一身病、特别心脏动过大手术,所以就念了三年学,今天提笔写这个东西很费劲,但我对师父、对大法特别坚信,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过。我想虽然我理解法很慢,但我就照师父的话去做,跟随师父,正念正行走到今天。

2001年我因发真象材料被恶人举报、被110非法抓进看守所,进了看守所我就在想,我不能在这呆着,外面还有很多大法的事要做,那么多人等着我救度呢!所以看到师父在经文《路》中说:“目前这场邪恶的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与弟子的,针对反迫害所做的一切,不是大法弟子对大法与自己负责最伟大的表现吗?”听师父的话,我坚决反对这场迫害,我一定要出去。接着就开始绝食。邪恶给我灌食我坚决抵制。最后邪恶一看我昏迷不醒、已经皮包骨,就让我家人接回家了。这样我堂堂正正的闯出了看守所,又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

2002年邪恶又把我非法抓到洗脑班。在我正念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恶的目的没达到。2003年7月11日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又成立了,早上9点当社区政法委书记、派出所恶警带着五、六个人进了屋,进屋后就说:今天送你去学习班。我说我不去,恶警说:你是挂了号的,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当时我说:不去就是不去,死也不去。恶警说:抬也得抬去。我说:抬也不去。当时我心特别平静,而且认定他们抬不走我。

接着他们上来四个人,三个女的,一个男的。他们开始拽我往床下拖。我就在想:死也不能让它们抬走。看我抵制它们,恶警赵勇说:把警车开到门口来,后它们把我拖到地下就开始抬我。我当时一念想到请师父加持弟子,就觉得身体象座山似地往下坠,结果四个人没抬动。其中一人说:这么瘦这么有劲?(我体重只有96斤)。这时它们歇了一会又开始抬,他们连拖带拽把我拖到门口时,我想:师父请加持弟子。紧接着心脏病“犯”了,出现抽搐、大口喘气的症状。恶人一看把我放下了。一放下我马上就好了,当时我喊;我修炼真、善、忍有什么错?为什么这么迫害我?它们说:政府不让炼,你和政府作对。我说:我从没反对政府,政府错你们也跟着错吗?然后指着每个人的名字说:如果你们的妻子姐妹以前一身病通过修炼全好了、你们也这样对待吗?

当时他们全不作声,恶警说:抬不走打120来。我说:你打吧,让外面的人看看我。早晨大伙看我好好的,现在你们到我家迫害我,用担架抬出去的,你们多能耐呀!不去抓坏人、专抓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当时他们一听我这么说谁也不吱声了。

后来他们一看没办法就给铁西区610打电话。不一会又来三个人,进屋一句话没说,拽我的胳膊就把脉。我闭着眼睛发正念。一会儿610的人说:这样吧,你缓三天,星期一你自己去,因为你是挂号的,不然的话,你走了就给你判劳教。当时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就这样在我正念的震慑下、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闯了过来。那天从上午九点一直折腾到下午二点半抬三回都没抬走,被我用正念顶住、师父慈悲呵护把邪恶挡回去了。

后来听我爱人说:外面来了两辆警车围了好多好多人、都知道是抓法轮功的。警察和610的人走后,我马上起来收拾屋子,因为半天下来屋里已经给闹得乱七八糟的,但我心里也确实高兴,因为我不仅在这么多人面前证实了大法、而邪恶那么多人也没把我带走,最后却灰溜溜地走了。正像师父说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