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7月25日】1998年我和丈夫同时得法,得法后我们全家受益无穷,一家人和睦相处,身心得到净化,从此我们全家人身体健康,不用打一针,吃一片药。

1999年7月邪恶的旧势力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们被乡政府人员叫去,由于我们不配合邪恶,被他们非法扣押,关押在派出所。我们绝食抗议16天后,恶警怕出现危险才放人。同年11月份,我和丈夫同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后,被我们乡政府带回关押在派出所,第5天的晚上,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们闯出了派出所,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恶警天天到家抓人、骚扰。没抓到人他们就欺骗家人说:“如果交出12,000元钱就再也不管他们了。”因为家人害怕被迫交了钱。

2000年2月,乡派出所恶警又来到我们家,逼迫我们写“保证书”,我们拒绝了;3月,他们又要来抓我们去党校洗脑班,由于好心人及时通知了我们,我们才得以脱身,但是我们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在这期间,恶警不死心,曾3次翻墙进家抓人,家中只剩下2个年幼的孩子,他们多次受到惊吓。同年6月,由于邪悟者的举报,我们在一学员家时再次被抓,被送进党校洗脑班强制洗脑。第4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撬开窗再次走脱。

2001年3月我们再一次被人举报(举报者可获奖金500元)。在山里干活时被乡派出所及市610邪恶之徒抓去洗脑班,一天24小时被铐在床栏上动弹不得。在洗脑班的第二天,我丈夫被它们带到公安局刑警队施用酷刑,他的双手被吊起来,恶警用两根电棍电他,两脚用棍子打得青紫,送回时遍体鳞伤,两只手好长时间麻木、不能动。在第11天的晚上,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再次打开手铐,拿到大门的钥匙又一次走出了洗脑班。

2002年2月,由于恶人的举报,610邪恶之徒再一次翻墙进家抓人,我们躲在床底下,由于师父的保护,它们看了床下也没发现我们,只得气急败坏的走了。

2003年1月27日,当时我们正在家干活,邪恶之徒又一次翻墙进家把我们抓去洗脑班。眼看就要过年了,家中只剩下2个年幼的孩子没人照顾。这次我和丈夫被分开,恶警用手指粗的棒子打了我10多分钟,臀部被打得青紫,不敢坐下,脸也被它们打得青紫。我的丈夫也被打了。28日中午,我们被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我的丈夫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先被关押在省第二劳教所,我又被送回洗脑班强制洗脑2个多月,由于常人的执著心没有放下,被迫写了“三书”与揭批,它们才肯放我回家,但被勒索现金3000元。

回家后,懂事的女儿(大法小弟子)批评我向邪恶妥协,我对自己的行为痛悔不已。是啊,这4年来我们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历尽了千辛万苦,我为的是什么,我怎能这样呢?我要重新归正自己,揭露邪恶,做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下面是我女儿写给我的一封信:

妈妈:

你觉得你的做法对吗?自从学了大法后我们全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您和我的脾气也变好了,并且我们家自从修大法之后一片药、一只针也没打过,全家健健康康的。那段生活多么好啊!我想等大法正过来的那一天,我要满怀激昂的告诉我的同学们,我家是修大法的。把我和弟弟遭受的痛苦告诉同学,同时说我很高兴很荣幸地学了大法,我会觉得这几年没有白熬。可是,妈妈你为什么要背叛大法呢?师父和大法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不是希望让我们回原来的家吗?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们学大法后,历尽千难万苦,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你不应该放弃这次机会,回头是岸啊!你应该向爸爸学习,不畏千难和万苦,只为大法讨公道,做得多好啊!

妈妈祝你早日回心转意,早日回到以前的,和我们共同回天上的家!

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