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一曲平凡而又动人的歌

【明慧网2003年7月25日】同修今年50多岁,从95年得法至今,坎坎坷坷,艰难而又坚定地一步步走到今天,在正法路上谱写了一曲平凡而又动人的歌。

病魔缠身欲轻生,幸遇大法指航程

随着年岁的增大,加上体质的虚弱,该同修的病纷纷涌上来,如厌食症、胆结石、胃病、风湿性关节炎等等,不停地折磨着她。在久治不愈的情况下,她逐渐产生了厌世的悲观情绪,有好几次,由于实在难以忍受身上的剧痛,想一死了之,但每次都是女儿那可爱的笑脸使自己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忍着病痛坚持活了下来。期间,为了祛病,她也练过其它许多气功,但收效甚微。

1995年10月,就在她为病痛愁苦万分之际,一位朋友借给她一本《中国法轮功》,推荐给她阅读。当晚,她打开书后,渐渐被书中的话吸引,越读越激动,如获至宝般一口气读了两遍。她自言自语道:“这功法太好了,我可找到光明大道了!”当天夜里,她激动得流了一夜的泪水。就这样,她踏上了修炼之路。

学法得法重修心,牢记师训做好人

炼功一个月后,她的双腿、手臂痛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觉得自己一身轻。后来到医院一检查,身上的各种病全好了。得法后,同修除了每天坚持炼好五套功法外,在日常生活中严格按照师父的话去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做一个好人。

有一天买菜回家后,发现卖鸡蛋的人多找了她3块钱。当时她就想起了师父的话,于是赶到菜市场退回了多收的钱,并真诚地告诉那人“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导我们要做一个好人,不是自己的钱不能要,要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使对方深受感动。当晚炼静功,她双盘一下子盘了50多分钟,还不怎么疼。她从心底感受到了师父的默默鼓励。

大法遭谤心委屈,为讨公道上北京

1999年7月20日,邪恶的镇压陡然降临,铺天盖地的谎言弥漫开来,让人透不过气来。电视、电台、报纸,全都充斥着诬陷、诽谤大法的谎言。看见国家电视台公然诽谤这么伟大的佛法,看见马路上一本本宝贵的大法书被压路机无情地碾碎,同修心如刀绞,眼泪止不住的外流。一开始,她不为家人的阻挠所动,坚持在家学法炼功,几个月后,和功友一起交流,大家认识到:大法遭难,作为大法中的一员,理所当然地应该走出去说句公道话,为大法鸣冤。于是,她们踏上了发自内心的上访之路。

1999年12月,将家里的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她和三名功友一起,乘火车前往北京,准备上信访办喊冤。不料被人告密,单位派人乘飞机提前赶到北京。结果,一行三人,连同另五名功友不幸一同被抓,被拉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拘留所里,面对恶警的打骂,她坚持炼功,并和功友们一起大声背《论语》,抵制邪恶。半个月后,恶警要求她们写“保证”,被她严正拒绝:“我上访是去说真话,没有错,不写!”她丈夫赶来,代写了一份,结果被她撕得粉碎。最后,丈夫在一份写好的“保证书”上签了她的名字,把她领回了家。

回到家后,丈夫为了防止她再次上北京,就将她反锁在家,并严密监视。她仍然在家坚持学法、炼功,但想起第一次上访,没能抵达目的地,而在拘留所里,虽然是丈夫代签的“保证书”,自己没写,但还是配合了邪恶,心里就一阵阵难过。

2000年6月,经过几天的精心准备,同修智慧地冲破封锁、监视,只身一人绕道前往北京。半路上,遇到另一名上访的功友,于是同行。没想到,在火车开到河南焦作时,由于她将火车票放在了功友身上,那位功友被抓,她也连带被抓,一同被带到当地拘留所。在拘留所里,她拒绝说姓名、地址,带动功友们一起抵制邪恶。几天后,一名同乡的同修忍受不住折磨,被迫说出了地址,于是她们被单位保卫科的恶人带回家乡,非法关押在一派出所继续施以非人的折磨。

恶警们使出了各种手段,想逼迫她们放弃炼功。同修就用亲身的经历向他们洪法,告诉他们大法好,告诉他们大法是被诬陷、冤枉的。恶警们达不到目的,便叫来她的家人,施以情感攻势。她的妈妈、小姑子、姐姐……一家大小四五个人,由于受当局谎言的欺骗,开始对她轮番地说教。一下午的说教、打骂,都没能迷惑她。最后,她女儿代写了一份“三不保证”,由另外一亲人签字后,得以释放回家。

经过两次上访,丈夫受派出所、单位的压力和欺骗,更加反对她学法炼功,并以离婚相威胁,逼她放弃修炼。她正言相告:“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大法遭难,正是该我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时候。你要离婚,那是你的选择,我不会放弃修炼的。”结果丈夫再也不提这事了,也默许了她的修炼,但还是暗中监视她,不许她和其他功友联系,以阻止她上访。

堂堂正正讲真象,正念正行救世人

随着同修不断的学法,她逐渐认清了身上的责任,就是要用各种方法将这场邪恶迫害的真象向世人揭露。于是,她智慧地绕过家里的封锁,和功友取得了联系,得到了真象材料,然后悄悄地出去散发。

再后来,师父的讲法肯定了弟子们的正念正行,给她莫大的鼓舞,于是大胆迈出家门,堂堂正正地向周围的老百姓讲清迫害真象。她除了坚持学法、炼功外,每天都要走出去讲真象。周围每一个碰上的人,都是她讲清真象的重点对象。每次出去,她都随身带上真象资料和真象卡片,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对方真象,对方明白过来后,再赠送对方卡片或资料,效果很好。

呆在家里,她就邀请熟人、朋友、左邻右舍上门,给他们讲述受迫害的亲身经历,并放真象片给他们看,让他们亲眼见证这场迫害的邪恶。

好多次买菜回家,她总是提着一大堆蔬菜。女儿问她:“妈,买这么多菜,怎么吃得完?” 她说:“遇到那些菜农,我就忍不住一个个给他们讲真象,讲一个就买一些。”

走在路上,看到推车的工人走上坡路,很费劲时,她就上前主动帮忙。在公共汽车上主动让座,看到别人有困难时,就上前帮忙,在对方亲身感受大法弟子热忱助人的同时,揭露迫害的真象,告知大法的美好。

平时在家时,遇到有陌生人敲错门,或者有推销员上门推销商品时,或者接到打错的电话时,她都抓住机会,告诉对方大法的真象。

同修就这样利用一次次机会,主动积极地去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真象。

其实以前,她的性格很内向,和朋友在一起都很少说话。自从迈出去讲真象后,越说越能说,越说效果越好。她没多少文化,可从她话语里透出的真诚、善良、淳朴和热忱,总是一次次打动着世人的心坎,让他们真切感受到了大法的慈悲美好以及迫害者的丧心病狂。

当地的警察,单位保卫科的人,经常通过打电话、上门询问等方式骚扰同修。同修认识到:他们也是被救度的对象。于是就主动向他们讲大法真象,讲自己修炼后身上疑难杂症不治而愈的神奇经历,并正告他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在这个非常时期,谁给予大法以支持,将会有美好的未来,谁助纣为虐,将来定遭恶报。”她凭着坚定的正念,使用智慧的语言,说得警察们哑口无言,自觉惭愧得不敢抬头,警察们明白过来以后,再在路上见到她,也装作不认识。同修怕他们没彻底明白真象,就主动上前拉住他们继续讲,警察们边听边答应:“好好好!我们都知道了!”同修一松手,他们就急匆匆改变方向而去,再也不找她了。

由于她大胆地向世人面对面地讲真象,造成了部分同修的不理解,认为她不注意安全,方式太激进。她知道后,认真地用大法衡量了一下自己的行为,认为自己这样做没有错。她说:“师父一再提醒我们,要抓紧时间救度世人,讲清真象。我发现面对面地讲效果很好,能够在听的人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象,彻底的改变其对大法的误解,既然是好事,为什么不做呢?”她又与同修们诚恳地进行了交流,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我刚出来讲时,也有点怕。不过,我悟到,怕心是一种私心,是修炼中应该去的,一旦逐渐去掉以后,讲真象时,就会收到很好的效果。相反,如果以不安全等借口来掩盖这个怕心,就是给了它一个生存和壮大的场,它就会越来越大,最终导致自己正法进程受阻,这样就很没有必要。我并不是要大家都和我一样去讲,师父也说过,‘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你发传单,我讲真象,他挂横幅,有的人这样做,有的人那样做,大家都是为了助师正法,都在走自己的路。关键是要通过做事本身,去掉执著!”有的同修通过这次交流,也开始放下怕心,大胆向世人讲起了真象。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该地区很多世人都明白了真象,不再反对大法了。

在讲清真象的过程中,也遇上了一些顽固的世人。同修就不厌其烦、锲而不舍地一次次采用直接的、间接的方式多方面向他们讲大法和师父都是最正、最好的,是无辜被冤枉的事实,并向他们赠送光碟,请他们进一步了解真象。这样一来,对方一般都能明白过来,站到大法这边来。其中有几个人还很气愤的说:“其实经过了文革之后,大家都不太相信中共那一套,采用这么卑鄙和残忍的手段来对待法轮功,没好下场的!我们等着看法轮功平反那一天的到来。”

我想,如果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从自身做起,积极、主动、智慧地向身边的人讲清真象,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不懈努力;一天、两天、三天……持之以恒,那么,众生一定会被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