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平妖策 独尊佛学树大帜(上)

反思现代人类道德精神之二:哲母佛学篇


【明慧网2003年7月26日】(接前文)实在令人感慨万千哭笑不得:一个从细菌变成人,一个共产乌托邦,两种匪夷所思的歪理邪说,竟然闹得进化一族晕头转向,闹得人类人仰马翻,闹得地球群魔乱舞,血泪斑斑。主宰宇宙的妄想,让一个奶水未断走路要扶的尺半人孩疯魔起来,不惜叛祖改宗,向造物主闹独立;居然厚颜无耻地尊细菌为远祖,忝列猴子的门墙。他们简直就是‘笑傲江湖’中的岳不群、林平之和东方不败,辟邪剑法癸花宝典让他们魔鬼附身,为了武林称雄,不惜拔剑自宫,成为六亲不认、不可理喻、变了性与情的一族!然后再用绣花针刺瞎世人的双眼,一经刺瞎就天昏地暗,永不见真理的阳光,从此失去了人生目的和生命未来,成为进化一族的精神俘虏。说来比天方夜谭还要荒唐、荒诞,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滑天下之大稽,足够让人类脸红一万年!但是这一切又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些所谓的划时代思想和亘古未有发现,确确实实是从我们人类当中那些号称最智慧、最权威、最精英一族的科学脑瓜中分泌出来的!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进化一族导演的这一场又一场的模特表演,这一出又一出荒诞的历史剧,教育了人类全体,也暴露了进化一族的狂妄无知。这一群不可救药的夜郎国子民,这一族不知天高地厚的进化人类,除了让他们走投无路头撞南墙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使之幡然悔悟改邪归正呢?没有了,只有头破血流,才能浪子回头!

(一)妖因人兴 妖得胜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进化一族应当悔改!人类应当深刻反思!接受进化一族提供的惨痛教训: 

第一,人类要正确评价自己,首先承认自己的局限性:人类既非完美无缺,也不全能,非常容易为声色货利所迷,如同动物不顾行为后果。特别是进化一族自造谬论自觉走上无神不归路之后,必然失去人之所以为人的道德心法约束,更加疯魔而失去理性。

从根本上说,辩证法的生命力不断超越质的规定性走向反面,一切有限事物有限生命包括人类均不能逃脱这一普适的辩证法则;自封为宇宙主宰的进化一族总是挥舞着一支利弊共生的双刃剑,他们的一切活动总是治一经损一经。

人就是人,背离了造物主,就什么也不是。理论可以很唬人,宣言可以很诱人,闹来闹去就满不是那回事了!这一百多来年,他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想怎么胡作非为就怎么胡作非为,全由着他们性子来,没有人阻拦得了他们,结果呢?!没有人压迫人?!没有人剥削人?!物质产品极大丰富?!思想觉悟极大提高?!江记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对这四句社会进化经典名言最无情的全面嘲讽,而这四句社会进化经典名言声名狼籍的历史记录又是对狂妄一族最严厉的深刻批判。历史无情地宣告:所谓“进化要带领人类进入天堂”以及‘人类社会最终必然走向共产主义’,如果不是梦呓,全是江湖骗子的谎言。

第二,进化一族应该收起自以为无所不能的狂傲之心。科学真的能够拯救人类,人类真的能够主宰宇宙吗?还是让科学教派的领军人自己来回答吧!廿世纪七十年代杜威继承人已不得不承认:“科学有时不能带来良善,反而带来邪恶。”到了廿世纪八十年代末科学教派更对人类前途失去了信心,他们揣测:现代人将因核战争或无节制的科技发展造成生态剧变而很快灭绝。他们的头脑终于稍微清醒了一点,开始承认:“本质上,我们仍然是容易激动的石器时代的人类,只能创造科技而无法控制它。”一句话,科学不仅拯救不了人类,还非常可能误导人类走入歧途,甚至走入绝境,更遑论狂言取代造物主了。

第三,人类不修道德,后果必然是灾难性的。信奉无神两论的一族认定:人类的产生毫无目的可言。他们哀叹:“当我们死的时候,我们就死了,一了百了是我们的终结。”他们甚至断言:“没有与生俱来的道德伦理定律,没有引导人类社会的绝对原则;人之成为有道德的人仅仅基于遗传与环境的影响。”

遗传与环境可以创生道德?真是想入非非,天下奇谈!人类的道德因此失去了赖以确立的根据,失去了客观准绳,失去了权威性与神圣性,成为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人们不知道为什么要修道重德以及道德的真正内涵,成了道德风派。一切现存的传统道德堤坝变得十分脆弱,一冲就垮,这就是为什么一声为共产主义奋斗,就可以数典忘祖,摧毁人类赖以立身处世的伦理道德,抛弃一切有价值的精神文化成果;一声以革命的名义,就可以杀人放火、丧心病狂、无恶不作。特别,当罪恶以国家和宪法的名义施行时,国家就成了摧残人性的魔窟、堕毁道德的渊薮,宪法就成了强奸道德的遮羞布、擦洗罪恶的烂纸片。如若不信,就看看国家黑社会头子江泽民及其豢养的干儿子、国际绑匪金正日的所做所为吧,看看刘春玲、金恩惠(20岁即被绑架最后被撕票的日本姑娘)的悲惨遭遇和命运吧。

所谓的驱魔运动,也为人造偶像打开了方便之门。进化一族万万想不到:自己捏个菩萨自己拜,竟然拜出一个假神真妖来,正应了“妖因人兴”这句至理名言。进化一族私自打开了人类灵魂中的魔盒,将造物主禁锁其中的人性恶魔统统解放出来,纷纷附着在理论偶像之上借尸还魂。所以,理论妖魔乃是人性恶的精神外化,人性中的狂妄、贪婪和邪恶得以在庄严神圣的科学与真理名义下肆无忌惮、肇祸天下,反过来又去扼杀吞噬人性中最美好最善良的东西。仅仅三十年代斯大林的肃反运动就屠戮了两千万无辜,六十年代毛泽东的三面红旗就导致了两千八百万饿殍,这还不包括两次大战死亡的人数。更为可怕的是对人类的精神戕害,科学教鸦片造就了一群又一群的进化一族治下的子民来,或以为人死如灯灭而麻木不仁,美其名曰:高质量活好今生每一天;或折断脊梁摇尾护妖,美其名曰:信奉科学服从真理;或落井下石助纣为虐,美其名曰:阶级觉悟战胜了人性论;或冷血凶残杀人无算,美其名曰:以革命的名义彻底解放全人类。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仅广西省,在道德有亏的政权掀起革命狂飙的鼓动下,以阶级复仇的名义,煎炒炖煮,红口白牙就吃掉阶级敌人一万余人。读者诸君请掩卷深思:野兽还知道不食同类呢!那么,兽化了的人是不是比野兽更野兽?兽化子民虐杀无辜的政权算不算虎狼政权?总之,进化一族粉墨登场用人血涂抹了一幅又一幅的人间惨景,并展现在一个多世纪的漫长历史画卷之中。

可以想象:倘若这样一群道德卑下、邪气十足的进化一族真的有朝一日如愿以偿,掌控了宇宙与生命的最高秘密,星球大战必不可免,浩劫连连定可预期。当然我们不必杞人忧天,宇宙中必然存在安全可靠的机制,保证生命拥有的能力受到生命道德水准的严格制约。这样看来,道德的提升才是人类能否获得美好未来的决定性因素,才是人类能否窥测宇宙与生命奥秘的关键。

综上所述可以断言:背叛造物主乃是人类最大的失德,更是人类失德的根本原因。妖不胜德,诚哉斯言!若不是进化一族自身道德出了大问题,何至于妖借人势,人助妖威,越闹越大,闹得人头滚滚,道德沦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