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道德升华 进京上访遭受迫害


【明慧网2003年7月27日】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法弟子,几年的修炼中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有时由于悟性与层次的局限,做得不是太好,所以看到周围和网上同修的修炼过程以及正法历程,相比之下,总是有种落在后边,甚至总是追赶不上的感觉,也就总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写的。当看到同修在网上一再呼吁,才悟到写出自己的经历也是在证实大法、揭露邪恶的迫害,也是在救度众生。

我是1998年5月4日走进大法修炼的。得法之前,我是个性格比较高傲,脾气很急的人,而且是个厉害的角色,从小到大一直娇生惯养,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别人不敢惹,也不愿惹的人物。修炼以后知道这是魔性的表现,首先改变的是我的脾气性格,使原本很好的家庭变得更加温馨幸福。看到我的转变后,我的父母、舅舅及许多亲朋好友也相继修炼大法,他们得法之后,身体,精神状况好得不得了,看到舅舅从死神病魔的手中挣脱出来,成了一名大法弟子,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1999年7.20以后,由于当时悟性差,受到假经文的迷惑和欺骗,一直没走出来,直到看到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之后才醒悟过来。我们几个同修于2000年12月25日走向天安门,我们抱定一颗证实大法的心,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很顺利的到达了北京。上午10点钟左右,我们来到天安门前,我选择了在国旗升起的地方,我打开横幅,高举“真善忍”,从内心深处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恶警就象疯狗一样狂奔过来,把我的横幅扯到了地上,又去抓别的同修。我便又一次将横幅打开高喊,恶警们又气急败坏得把我们劫持到警车内,带到前门派出所。由于当时证实大法的人太多,恶警们便把人都分开了,把我们带到了平谷县拘留所,在那里呆了4天。

我被单位接回后,在当地拘留所,为了让我放弃修炼,违背真善忍,恶警们用尽了一切卑鄙欺骗的手段,将我的家人带到拘留所。他们威胁、恐吓我的家人,并带着一副伪善的面孔向家人勒索钱财,家人看到我几天不吃不喝,为了我不多受罪,就上下打点,连保释金共花去了10000多元钱。

回家以后,我继续证实大法,2001年4月28日,派出所恶警带人到我家非法抄家,并把我带走。当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与他们据理力争,正念正行,当天走出派出所。

2001年11月底,一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抓后没有守住心性,供出了很多同修。恶警把他们都抓了起来,并让他们讲出资料的来源和经过。恶警们偷偷的带被抓的同修到单位去指证我,气急败坏的想劳教我。他们又一次闯入我家抄家、抓人。当时,我丈夫出去了,家里只有我和孩子在家。他们肆无忌惮,就连在我衣服口袋的300多公款都偷偷的拿走了,就象土匪一样。丈夫(不修炼)回来后,在恶警的一再威逼恐吓下,将汽车卖掉,又上下打点,花去几万元钱将我保出。

回家之后,由于家人惧怕恶警的恐吓,以及在精神和财物上的损失,就想让我先放弃修炼,就象现在社会上的常人一样先明哲保身,等以后形势好转后再修炼。无论我怎么做工作,他们也不允许我继续修炼,白天、晚上都让人盯着,没有任何自由空间(因为当时家里没有任何大法书籍。恶警抄家前,我提前把书都藏在了同修家里,因出于对同修的安全着想,没有去取书),根本无法修炼,就连发正念,他们也干扰。就象所有的大法弟子,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在工作与信仰之间,在家庭与信仰之间,在学业与信仰之间,等等作出选择。师父说:“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我的一点感想》)。2002年春节过后正月初六,我毅然离家出走,继续我的正法修炼。

因为我修炼之后的转变,在家中孝敬老人,做贤妻良母,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也是大家公认的好职工,在家里是个不可多得的家庭主力,我的出走引起了家庭的震动,他们才意识到让我放弃修炼是错误的想法。就这样,单位、家人前前后后寻找了我50多天后找到了我(我出走后一直和同修在一起)。丈夫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再也不管你修炼了。”就这样我就跟他回到家中,丈夫在我的说服下,不再相信邪恶的谎言,不再上恶警的当。丈夫为了我的安全,为了不让我再一次遭迫害(因恶人经常到单位和住所骚扰),我一直在朋友家和亲戚家居住,至今居无定所。无论住在哪里,我都会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那就是学好法,讲清真相,定时发出纯正的正念,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真真正正的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