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根本执著 严肃归正自己


【明慧网2003年7月27日】回头看看自己修炼路上为什么几次关键时刻没有站稳、走正。在不断地学法、交流、对照、悔悟中,我找到了根源,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从而对什么是“修炼”、“正法”、“正念正行”;为什么要学法、学法;怎样讲好真相等等这些问题有了新的认识。使我不断地走出误区,跳出自我,在法上提高。

在一生几十年的经历中,我都是在什么“先进”、“优秀”、“劳模”的虚荣中度过的。98年得法时在市级部门的领导岗位上,这些成了我以后修炼的障碍与执著,也是几次没有做好和迟迟走不出来的因素之一。

我刚得法不长时间便听到社会有关方面对法轮功的说法,紧接着发生了4.25北京上访。当时我对大法及修炼的涵义还不太懂,7.20以后形势突变,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报纸、电台的狂轰滥炸使我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为炼法轮功,我一下子成了机关的突出人物,众目睽睽、议论纷纷,一级级施压、一次次过关。我不知道这是修炼中针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魔难与考验,也没有对照大法、守住心性。我茫然不知所措,便就着邪恶和自己的执著顺水推舟的说了错话,做了错事。

随着不断深入地学法炼功、交流,我逐渐从法上悟到了好多东西,对“修炼”、“正法”、心性考验以及出现的一些问题在认识上不断提高。消去了一些困惑与执著。逐渐明白了在修炼路上遇到的任何麻烦与魔难都是在能否坚修大法的根本问题上做出回答与抉择。当我明白了这些,心性提高之后,面对周围所发生的这一切,我从中看清了真正地善与恶、好与坏。看清了镇压迫害法轮功是严重的违背事实,践踏法律、摧残道德的犯罪行为。

作为一名从事法制工作的大法修炼者不应该消极沉默,我有权利、有责任站出来澄清事实,讲清真相。我首先想到的是要向各级各部门反映情况,说出真心话。于是,我连续不断地向全国人大、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及各级司法部门、新闻单位、市劳教所、市委、市府等国家机关及领导人写信,详细谈了自己炼法轮功的体会,反映了我周围发生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提出了自己对法轮功问题的看法与建议。

迫害法轮功不断升级,面对恶劣环境,大法弟子坚韧地承受着,慈悲地、不断地做着正法、讲真相的事情。师父的法理和大法弟子的正法举动使我不断看清了事物的现象与本质,明白了修炼自在其中的奥秘,我也不断地发现和破除自己的私心、怕心和各种执著。2000年以后,我不断的走出来证实法、洪法、说、写、做、告诉着人们、讲着真相……,渐渐地、不知不觉中暴露出自己的执著,强烈地做事心、求心和急躁情绪。对邪恶迫害的警惕性放松了、麻痹了,思想中出现较大的漏洞,因而发生了被抓和强行洗脑的事情。

回想当时在邪恶充斥的氛围,开始头脑比较清醒,时时以法提醒着自己,排除干扰,不配合邪恶。后来在邪恶的歪理邪说和软硬兼施下,慢慢感到自己的抵御能力逐渐减退,缺乏了足够的力量应对,没有从法上认识与突破,而是后天变异观念起了作用。自身和外来的信息冲击得满脑子麻木与混乱,直想赶快离开。这一些,邪恶看得一清二楚,即使我写了、说了,也不放过我,反而更凶了。得寸进尺地逼我,公安恶警逼供、610各种人物轮番出面,邪悟人员喋喋不休地灌输等等。610办公室的一个负责人对我说:“你不要以为我们不掌握你的情况,你隐藏的再深也会暴露出来,你不同于其他法轮功人员,你精于蒙混过关的手段,你写的那些东西都是务虚的,没有接触实质性问题,你必须交待内幕和上层人物等等。”“洗脑班”的一个负责人对我说:“你的所作所为我们早就掌握,三年前就监控你了。你与某某同样在市直机关影响很大,你这次进来就别想出去了,典型你是当定了,不是好典型就是坏典型,转化不过来就劳教。我们希望你彻底转化过来帮助我们做转化工作,争取从宽处理,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听了他们的这些话,我反而清醒了:我的这些行为表现正是邪恶钻空子的所在,我不能在这里呆了,再呆下去不知道要滑到什么地步了。一天上午突然来了几个医生给我查体,发现血压198/110,同时我也出现了头晕、恶心症状。他们经过层层请示批准把我送到医院,几天后我从医院回了家。“洗脑班”立即派人到我家要我回“洗脑班”继续“转化”。我坚决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并指出他们的这种行为是违背法律与道德、缺乏人道的行为,他们无话可说,只好离去。从去年九月至今他们停发了我的工资和一切待遇,无人告知任何理由。

反思前段修炼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留下了痛悔!较长一段时间解脱不出来,背上了包袱。同修的帮助和鼓励,明慧文章的启发鼓舞使我重新振作起来,当我再读《转法轮》和师父讲法时有了一种不同的感觉。师父的句句话打入了我心灵深处,微观细胞感觉到了师父的慈悲、宽洪!那样的体慰、打动人!止不住的泪水……。是惭愧、悔悟?是感动、震撼?无言以表!当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讲法的有关章节,极大地触动了我,一下子又明白了好多东西,也找到了自己执著的根源。

师父说:“面对这场魔难,很多学法不深的学员与新学员都有他自己带有常人之心的不同认识与对证实法的理解。那么在证实法与讲清真象中,就有很多人是带着不同程度的常人之心去做的,当他们在被迫害中,常人之心就会被人情所动,就会被伪善与欺骗所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大法弟子是有标准的,法也是有标准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过关的。每个人的心灵都在触及着,”(《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是因为正法,我赎了三界内一切众生的罪。那么大家想想,就我们学员而论,我当初等于是从地狱把你们捞起来的。我真的替你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在这过程中,我对你们费尽了苦心,”(《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说了,摔了跟头的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不放弃你,你也不能够失去信心,机会还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还没有信心吗?”(《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你就重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得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种悔恨、担心等压力的时候,那么你就又陷在这个执著中了,你又走不出来了。”(《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修炼嘛,那就不要被困难吓住了。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师父的这些话打开了我因做了错事而产生的执著与封闭。汗颜、顾虑、掩饰等等,这些自身变异的观念和隐藏的邪魔是旧势力的安排,其目的是让你放弃修炼,彻底毁掉你。必须抓住它,清除它。这一天我顿生一念:我要再一次“严正声明”,把自己所做得不好的事情说出来。我曾犹豫过、斗争过……,最终下决心把一切情面、担心等执著全部扔掉,清醒地归正自己,放弃自我,以法为大,把自身的和外来的邪魔曝光!因为我悟到这是师父给的又一次机会,是证实法的一部分,也是正法修炼的内容。

经过修炼过程中的挫折与反思,我感悟最深的有以下几点:

第一、 修炼路上来不得半点虚伪和左顾右盼,想要修炼,“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转法轮》〈论语〉)。放下自我,脚踏实地,真学实修。否则,将陷在修炼与执著的误区中“盘回立陡难起步”、“停于半天难得度”(《洪吟》“登泰山”)

第二、 在邪恶的所谓“转化”中决不可掩盖执著,顺着邪恶接受干扰。一切邪悟的、迷惑学员的东西来源于另外一定微观的邪恶势力场。在修炼中如何排除干扰与破坏,在《转法轮》中有关“心一定要正”、“附体”、“不二法门”等讲法中有详细论述,师父已告诫我们对这些东西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要。但在“洗脑班”期间,思想没有防线,忘记了师父的告诫,想知道邪悟的内容,想听听它们说些什么?参与进去分析一下。这正好上了旧势力安排的当,正好给邪恶生命打开了进入身体的机会和漏洞。因此一度被搞得头脑迷惑,差一点陷进去。这是十分危险和可怕的。我深深体会到:如果学法不深、正念不足,修炼不扎实,在邪恶迫害中很难做到不动心,很容易受到外来信息干扰和自身执著变异观念的障碍,这是一次深刻教训。同时我也清醒地认识到,要想在修炼路上走正、做好,必须在修炼的根本问题上下功夫,“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转法轮》)。

第三、 坚决从污点、自责、沮丧的阴影中跳出来,彻底清除邪魔的缠绕。由于做了错事而产生的执著不能自拔,如不尽快从法上悟出来,清除这些黑色物质,这正是又进入了邪恶的圈套,承认和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其目的是拖住你继续下滑。必须彻底摆脱它,铲除它、放下包袱,继续上路。当我重新振作起来,短时间内把《转法轮》和师父的所有讲法通读下来以后,泪水洗面,恸彻恸悟……。

第四、 学法修心是修炼中一切问题的根本,师父几乎每次讲法都再三强调学法的重要。同修也在讲,自己也知道,但感受不深。这次邪恶的考验中切实暴露出自己学法修炼的程度与基础。遇到问题时才发现自己“维护自我”的根本执著没有放下。学法不深,修炼状态和心性不到位。我找到了根子上的薄弱环节,加之长期在官场上形成的腐败习气,违心的假话和欺骗的手段这些变异的东西作怪。因此在最需要智慧和力量的时候,不能从法上突破,没有做到正念、正信、正行。当我再看到师父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经文时,对学法的严肃性和重要性有了更深的感受。

我知道正法的时间已迫近,修炼的路上仍艰辛,学法、讲真相、发正念须抓紧再抓紧。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出了自己的执著,我也在慢慢成熟。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会做得更好,加倍弥补、挽回损失和影响,我会遵照师父讲的“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