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修炼众病离身 屡遭迫害愈加坚定


【明慧网2003年7月3日】我是98年得法的。得法前,我浑身是病:肾炎、肠炎、胃炎、高血压、心脏病、痔疮、神经衰弱,天天吃药打针,住院好几次,整天躺在炕上,真是生不如死。自从得法以后,我的病全好了,而且四年多没有吃过一粒药,65岁的人什么活都能干,身体非常强壮。

自1999年江氏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也不听它造的谣,我就是坚定修炼,因为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有一次几名大法弟子在我家一起炼功,被人举报,乡里和派出所来了好多人把我们抓走,非法关押在乡政府大院,家人每天给我们送饭,就这样非法关押了我们一个月,最后每人罚款500元放回。

还有一次,乡里说让我们去听个文件,听完后就让回来。当时我们学法不深,按照它们说的就去了,结果到了乡政府才知道,哪有什么文件,分明是一场骗局。我们到了之后,就让我们照相,随后就把我们关进一个小屋子里,不让我们出去,还有一个人专门看着我们,就连上厕所也跟着。就这样又被关了20多天,先是说让我们每人交5000元,最后每人交了1000元、500元、400元不等。说是“押金”,到正月十五以前就退回,可是直到现在也没还。这次关了我20多天,因我丈夫病了,才把我放回家。

一到敏感日,乡里及派出所就到大法弟子家进行骚扰,出门得向政府请假。

2002年5月份,有人举报我有传单,被“610”抓到县公安局,它们问我是谁给的,还叫嚣:“你不说就打死你。”然后把我打得浑身是伤,我疼痛难忍,它们还说“打死算自杀,要不就活埋你”。我拒绝告诉他们,它们就把我关进了县看守所。在里面我坚持炼功,被它们发现后又打又骂,也不让吃饱。过了三个多月,又把我关到县洗脑班,逼我妥协,逼我骂师父,我拒绝,并坚持炼功,邪恶之徒们就叫我在太阳下站着。最后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以发病的表面状态,又一次闯出了魔窟。这次被罚款450元。

2002年12月12日,我为叫世人明白法轮功真象,和另一同修发真象传单,被坏人举报,把我们抓到了乡派出所。我跟它们讲真象,它们不听,反而把我送到了县公安局。后来又把我送到洗脑班,逼我写“保证书”,我不写,犹大们就把我锁在屋里不叫我出去大小便,还把我的被褥抢走,最后痛得我拉肚子,吃不了东西。邪恶们之徒威胁说要不写就不放你,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弱,吃不了东西,腿也站不稳,心里特别难受,我要求回家,邪恶之徒不肯放我。后来在我神志不清时,答应了它们,它们替我写了“保证书”,等我清醒过来,后悔极了,我对不起师父。

现在我更加坚定救度众生,没有任何力量能挡住正法弟子的脚步。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