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迫害手段:逼蹲臭水沟整夜遭蚊虫叮咬、蛆虫噬虐


【明慧网2003年7月1日】我是山东的一名大法弟子,因坚持信仰,受到了邪恶之首及其操纵下的“610”恐怖组织的疯狂迫害。曾两次被非法逮捕,两次进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两个月,两次进洗脑班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长达6、7个月,被“610”组织列入“黑名单”,并长期受到监视,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人权受到了严重侵犯。下面是我受迫害的一些具体经历。

1999年7月20日我因维护信仰自由去北京上访,被非法逮捕并押回本县关押了三天,此间被强迫看造谣诬陷法轮功的电视。

2000年2月29日我被强行关进镇办的洗脑班。我为了抵制迫害,于3月1日去了北京上访。后又被恶人抓回,将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又将我强行送进洗脑班。从2000年3月至6月,在镇洗脑班期间,恶人逼着我们放弃修大法,还逼迫我们骂大法和老师,我们坚决不听从他们的指使,并反问他们:政府为什么公然教唆民众骂人?你们口口声声吹嘘的文明道德哪里去了?恶人气急败坏,开始拳打脚踢我们,一边骂着脏话,一边用棍棒、竹板殴打我们。

后来,我们几个坚持不妥协的大法弟子被送到了农村的一个小院子里,恶人将我们关在一间屋子里,六七个小打手黑夜白天看守着。在这里我们吃的是少量的干煎饼,喝的是生水。恶人天天逼着我们看诽谤大法的材料。我们不看,他们就把我们弄到外边进行整天整天的罚站、“90度”大弯腰、“罚坐”等各种体罚,并且不时地打骂我们。一站就是5、6个小时,有的法轮功学员累倒了,恶人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在这里的三四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天天挨打挨罚。很多时候一天只能吃一次饭,有一次我被一直罚站到晚上11点才让吃饭。我还记得有一天晚上刚下过大雨,地上又湿又凉,他们把我们弄到院子里坐在地上,用竹板子挨个儿打我们的头、腰、背、腿等处。我只觉得被打得浑身火辣辣的,从晚上6、7点钟一直折腾到12点以后,直到它们累了才算完。

那时正逢三、四月的天气,晚上仍然很冷。我们没有睡觉的地方,没有被褥、更没有床,它们不让我们睡觉休息。男女都被关在一个屋子里,黑夜白天都这么熬着。晚上我们各自蹲在墙角里,冻得浑身发抖。我们是光明正大的修炼者,以“真、善、忍”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有什么理由让我们承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就这样饥寒交迫的熬过了三月、四月、五月,一直到六月。6月30日,我们仍坚定信仰,又被送到县里办的洗脑班,由县“610”办公室亲自坐阵。我们被各自关进了一间黑屋子。白天锁着门,外面有三道哨岗,完全与外界隔绝。在这里我们毫无人身自由,一天只能去一趟厕所,而且只能一个一个的去,并且还得有人跟踪盯梢。在“教室”里上课,就像罪人一样被对待。每人都有两三个打手围坐,教室外面又有三道岗哨把守。真是戒备森严!

第一堂课下来,我们因不做笔记,就被罚站晒太阳,还挨个儿挨了耳光。“早操”期间,打手头子带操,狂喊攻击大法的口号,并命令我们喊,我们当然不听它的。接着就是罚站,挨个儿打我们,不让回去吃饭。没过几天很多男功友就被打得不能动了。又过了七八天,我看到刘**被打得脸上全黑了,并有一块大伤疤,肿的很高,其他功友也有被打瘸了腿的,也有腰被打得直不起来的。

不法人员每天白天把我们锁在屋里,晚上却大开着门亮着灯,夏天的蚊子苍蝇疯狂的叮咬我们,我们被咬得满身满脸都是密密麻麻的红斑点。它们不让我们睡觉,不分昼夜的天天对我们罚站、罚坐、罚蹲,对我们进行“贴墙站”、“抱头”、“头上、臂上压重物”、“站马步”等各种刑罚。最恶毒的是把我们弄到臭水沟里蹲着,遭受着蚊蝇的叮咬和又臭又脏的蛆虫的噬虐。有个法轮功学员对邪恶头子说:“你们不让我们睡觉是摧残。”它因此气急败坏,下令让这个学员连续蹲了七天七夜的臭水沟。

在这个邪恶的洗脑班上,我们数不清有多少次被打被罚。记得打的最厉害的一次,就是在县里洗脑班开始15-20天的时候,打手头子把一个小打手灌醉酒后,让它把我们女学员挨个屋打了一遍。被打的最厉害的是于**和刘**两位功友。我也被打得鼻青脸肿,左耳朵被打聋。记得当时于**被弄到水沟里拳打脚踢了一顿后,打了大约有30多个耳光,专打头部和脸。接着又把她弄到上边来,摔倒在地上,凶手用脚踢她头部、腰背及腿,又用脚踩在她头上,用力踏她的头和脸。第二天于**的脸、腮全部肿了,眼睛受了重伤,恶人也胆怯了,给她拿来了药水。于的眼睛一直到好几个月也不好,经常流泪。那次凶手把我屋门打开,一股酒气熏来。凶手喊叫了几声,就开始劈头盖脸朝我打来,一连打了20多个耳光,直打的我头晕目眩、耳朵嗡嗡直响,最后又用拳头猛击我的头和脸,当时我被打得两眼冒金星,脑袋轰鸣,从此我的左耳就听不见声音了。我们被打后,邪恶害怕曝光,就封锁消息,不让外面人进来,家人送饭也不让进。然而,邪恶之徒在县里开会却叫嚷着:“转化班完全是本着摆事实、讲道理、耐心细致,也不骂也不打”等等谎言来欺骗世人。邪恶之徒还撒谎说:“转化班”生活很好,每天早上豆汁、油条,每人两个鸡蛋等等。骗子当面撒谎也不脸红。其实,“610”办公室的这些邪恶之徒却用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搜刮来的钱财大吃大喝、作威作福。而我们法轮功学员天天吃的却是拳头和棍棒,两个多月的时间,从未见过一个鸡蛋!

功友刘**是第二天在屋里用木板打的,是锁着门偷着打的,当时谁也不知道。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腰、臀、腿部全都肿的老高,而且全发了黑。一直到洗脑班解散也没好,一个多月不能动。

2001年元旦,我又被抓到看守所关了一个月,接着又被抄家、罚款、扣发工资,邪恶之徒为了迫使我放弃信仰,对亲属和单位百般刁难和压制,连我九十岁的老父母都被弄到洗脑班上来跟着受罪。在它们的巨大压力下,亲属们把仇恨和怒火全部发泄在了修炼真、善、忍的亲人身上。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自己的险恶目的,真是不择手段!

我是被邪恶列入黑名单的,它们控制人身自由,并把压力施加在家人身上,使我在精神、行动、经济上都失去了自由。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有什么错?我们受到这么残酷的迫害,到哪里去讲理呢?

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是一片净土。我们坚信宇宙大法是永恒的,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及恶人将得到应有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