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渣滓洞:被毒打昏死后又被冷水淋醒

湖北麻城白果镇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3年7月3日】罗学林, 男,71岁,十六大期间被白果镇派出所无缘无故绑架到猴头山非法关押十来天,又带到派出所迫害两天两夜,不让睡觉,然后被送到麻城看守一所关押3个半月后,出现高血压症状,偏瘫,折腾半月,被恶警讹诈450元生活费才放人。

郭金花,女,40岁,十六大期间被白果派出所无故从田畈绑架到猴头山关押10来天,又带到派出所迫害两天两夜,不让睡觉,然后被送到麻城看守二所关押19天,讹诈570元生活费后放人。2003年元月3日夜晚,白果派出所刘世发、熊文吉等多名恶警又将她家门砸开,非法抄家,在什么没抄到的情况下,将人绑架至白果派出所,被熊文吉、刘世发、彭宏辉、610首恶徐世前四人拳脚交加,电棍电、警棍打头、脸、太阳穴、下巴,将头往墙上来回撞,冷水往衣服里灌,双手铐住,赤脚在地上站着整个夜晚(当时零下3—4℃),歹徒们对她轮番毒打,刑讯逼供,她的手被拧坏,不能自理,头部被打得满头是包,脸上、下巴、全部青紫,肿大,耳朵拧得鲜血直流,满身都是乌紫色。这些恶人没有半点人性,将近春节,元月7日将她送往麻城看守一所关押,扬言要将她判刑。她因抵制邪恶,开始绝食,心脏病和旧病复发,生命垂危,十六天后,恶警向她家属勒索两千元现金后于4月7日被释放。

梁德时,男,58岁,2002年10月23日,白果派出所一伙恶警在联盟村书记罗先高带路,擅自将他院子门和堂屋门锁撬开,将衣、被甩得满地都是,柜子翻得底朝天,在光天化日之下,披着警察的外衣,干着土匪的勾当,楼上楼下,到处都是警察。当时家中无人,他老伴在菜地打农药,被村秘书杨青利和干警屈志刚叫回家目睹了这一切。恶警还将他儿媳陪嫁的彩电和VCD搬上警车,将老伴双手铐住带至白果派出所,将工作证和相关手续抄走。他本人被逼得至今流离失所。

陈淑芳,女,47岁,2002年10月走亲戚时,她家被白果派出所一伙恶警将铁院子门砸变形,大门锁擅自撬开,将大法资料全部抄走,将女儿打工买的录音机提走。她本人被逼至今流离失所。

晏萍,女,28岁,2002年9月29日,遭龙池派出所绑架至麻城看守一所关押。她因抵制邪恶,不背监规,不穿号服,绝食二次,每次十来天就被恶警指挥的犯人强行灌食迫害,牙齿被撬掉一颗,还遭毒打,上“安全床”,这是一所用的最重的刑具。她曾被折磨得昏死过去,麻城610也不放人,后来她没有经过任何手续被非法劳教一年。

戴国民,男,40多岁,被非法劳教送往沙洋农场。

张广俊,男,36岁,被非法劳教送往沙洋农场。

董友才,男,40多岁,2003年元月张贴真象时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白果派出所,非法关押一星期,精神和肉体受到酷刑折磨。他被恶警打昏后又用冷水淋活,刑讯逼供,惨不忍睹,满身被打得皮开肉绽。恶警披着警察的外衣,干着土匪的勾当,向家人勒索一万二千三百元现金,才将人释放。他回家半月后,生活仍然不能自理。

恶人榜:
白果派出所所长曹光银,副所长刘世俊,彭宏辉,叶XX,熊文吉,王伟 ,戴纯洁,屈志刚,邹万如,罗辉生,叶国欣
610人员:徐世前,鲁性辉,王义阶
公安局副局长,黄绍魁,一科科长:姜锋、罗学俭,一所所长:成厚仁。
恶警:谭敏,28岁。作恶连累家人,其弟被别人打瞎一只眼睛,本人未婚同居,多次发生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