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军人大法弟子:我是这样向世人讲真象的


【明慧网2003年7月30日】我是一名职业军人,我曾经于1989年因左侧肺部结核在军队医院接受过13个月的治疗。十年后的1998年2月,我的右侧肺结核病复发,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偶然接触到了法轮大法,我想修炼法轮大法会对恢复健康有帮助,就从3月份开始炼功。

大法治好了我的肺结核病

神奇的是,只用了一周的时间,我的身体状况就明显好转,以至于不知道什么是累;一个月后,我复印了从中国带来的韩文版《转法轮》。通过看书,我领悟了为何要修炼,为什么通过心性修炼,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才是修炼的根本。在这个过程中,我又经历了多次的心性过关,每次我都把它当作是对我的考验,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又通过痛苦的消业过程,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不久,我的肺结核病竟神奇的痊愈了。

由此,我心中自然地升起了要把这种对身心健康有如此神效的好功法传给有缘人的念头,我尽力把大法告诉更多的人。但从1999年7月中国开始镇压法轮大法,韩国国内大多数人由于受到歪曲报导的影响而对大法怀有偏见,为了把真象告诉人们,纠正他们的偏见,我向许多人讲了现在的舆论报导与事实不相符,以及我是如何通过修炼得到身体的康复,改掉恶习,还有我去努力做个好人等等,但是除了几个了解我的人和我的家属之外,其它的人都只相信舆论报导而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我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首先买了《法轮功》送给部队指挥官──大队长并对他讲了真象,读了我送给他的书后,他说他是佛教信徒,看了书后他知道法轮大法好,他说他支持法轮大法,并鼓励我要坚持修炼。当保安部队来调查我修炼大法的情况时,大队长出面担保说法轮大法好,并不让他们调查我,当保安部队来电话询问我是如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以及炼功的场所、时间等情况时,我向他们讲了修炼大法是如何有利于身心健康,以及法轮大法好等内容。

在军队讲清真相

如何才能把大法的真象告诉给那些受舆论毒害的人呢?冥思苦想之后,我决定先以传单方式向人们讲清真象。我自拟草案、大量印刷之后,就到公园、车站、地铁站周边分发传单,我还围绕住宅区发传单,我把传单放到各家的信筒里,用胶带把资料贴在门上,还从网上下载各种影像资料,打印出来做成几十个简单易懂的展板,立在炼功点附近,让更多的过路人能了解真象。这可能就是韩国做传单与图片真象资料的开始。

我想既然我在军队工作,那就应该从军队开始讲真象。我首先向由我负责的士兵们教授功法,轮到我夜间当班,清晨点名时,在十分钟的早操时间里,一百二十多名官兵不做早操,取而代之,由我教他们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炼完功后,我就向官兵们揭露中国的歪曲报导,并向他们讲清真象。我于每次工作时间,都以同样方式在早晨点名时向新兵们介绍法轮大法,并同他们一起炼功,我又把传单分给那些将要退伍转役的官兵手中,嘱咐他们务必把传单带给家中父母,并劝他们到附近的炼功点去学功。

为了让官兵们每天都能看得到,我在部队盥洗台对面的墙上贴了真象资料;为使部队内的内务班及其他干部们能对大法有个正面的认识,我还向他们分发了真象CD、传单及炼功录像带等物。最近,我在部队内又展开了为营救在中国受迫害的李祥春医生为目的的征签活动,我利用午饭时间,在部队食堂内边做说明边征求官兵们的签名,我征集到了三百多个签名,虽然在征签的过程中,也碰到过有顾虑或者指责我的人,但我把征签这件事当作是在救度对方,因此,我并不介意对方的非难,最终,我得到了大部分官兵的支持。

在旅游点、议政府市讲清真相

在部队之外,我与本地区的几位同修齐心组成了讲真象小组,制作横幅等多种真象材料,每周六周日,一天不落地用车把资料运到人多的地方,向人们发传单,讲真象。当因为世界花卉展活动在日山湖水公园内召开的关系,来参观的游客很多,我们就从春到秋,每个周末,在湖水公园入口的路边向人们讲真象,并为制止江XX政府镇压法轮功,展开征签活动,效果是非常好的,一般每个星期六下午,可以征集到500多个签名,星期天则平均可以征集到一千多个签名。由于我长时间的分发资料,并具体地向他们讲清为什么在中国法轮功受到镇压,为什么需要他们的签名等等,在与对方交换意见的过程中,自然地得到了人们的好感与支持。

起初,我们展开的征签活动,只是为了营救李祥春医生,但是,在做的过程中,我们又感到应该进一步为营救所有在中国的监狱中受迫害的大法学员,以及为全面终止这场迫害而努力。于是我们把征签的题目改写成了“为终止对一亿名法轮大法学员的非法拘禁、拷打、虐杀等行为的签名活动”。我们在大量印刷之后,一部分在本地使用,另一部分则提供给首都地区辅导站,供辅导员们使用。

在冬天,由于天气寒冷,游客减少了,我们就到人比较多的议政府市去讲真象。在议政府市有许多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外国劳动者,又因为这里是通往其它地区的交通枢纽,所以即使在冬天,来往的人也很多,更因为在议政府周围有许多礼堂,为了去礼堂许多人要在这里换车,所以冬天这里是讲真象最好的地方。当我们乘车去其它城市时,车上总是载有宣传海报,途中遇有像车站之类的合适场所时,我就把海报贴上去。尤其是在外国劳动者集中居住的工厂区,我们张贴了大量真象海报。

平时,我向路过炼功点的人们讲真象、教授功法,并和部队内办公室的士兵们一起把真象资料装封邮到中国去。由于在周末和公休日要在室外讲真象,所以在受镇压以后一次也没有与家人共度过节假日,但由于家人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努力向人们讲真象,所以,他们没有一点不满,一直支持我。

在军事教育学院炼功、教功、讲真相

从2002年8月到10月,我去接受军内实施的军事教育,在6个星期中,我要离开炼功点,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办法。那里是专门的军事教育学院,来自全国各地的受训人员和各部队的受训干部,军校教授及士兵2000多人生活于此。刚开始到那儿的时候,不知道应该在哪儿炼功,最后决定到别人看不见的屋顶上去炼功,这样炼了几天后,我觉得自己并不是在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为什么这么害怕要躲起来炼呢?我很惭愧地觉得自己做得不像个大法弟子。从第二天起,我就在人们都看得见的草地上炼功,让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

我这样下决心的第二天,就在学校食堂里见到了十年前曾在其它教育机关内有一面之交的两个人,互相问候之后,他们问我为什么今天的我和十年前的我一模一样,一点也不老,反而显得年轻?我就向他们讲述了我是如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以及大法对促进身心健康的奇效,我还向他们讲了法轮大法在中国受镇压的情况,并劝他们一起修炼大法。这两个人都已四十多岁,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所以他们都很想学。就在那天下午,军事教育结束后,我与他们在学校操场上,众目睽睽之下,向他们教授了功法,并与他们一起炼了功。

与他们一起炼了几天功,我又决心利用此次机会,向在校的更多人宣传大法,首先我把大法真象资料、炼功录像带及小册子等送给了这所教育学院的教育中队长,我向他介绍了大法;我又在中队的广告栏上张贴了有关炼功时间和场所的告示;为了能让此次从全国各部队来的受训人员更多的了解大法,我每天都带上传单,和真象资料去上课。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那是一堂人格教育课,教官与学员围坐一圈,教官以隔人提问的方式问我们是如何安排节假日生活的。按顺序并没有我发言的机会,但我不想失去这样的好机会,我就在心中想,让教官能紧接着前一个人提问我。也许正因如此,教官破例,并没有跳过我,而是向我提问了同样的问题,我抓住机会,向教官与学员们讲述了我是如何利用所有的节假日,向人们洪法与众人修炼的情况。听了我的发言,教官就对我说,给我特别的时间,专门用来让我详细介绍大法。

我向他们详细说明了我开始修炼的经过与效果,还有在中国及世界各地法轮大法的洪传盛况,并把带来的传单分发给了他们。听了我的讲话,教官给学员们留了这样的作业,要求所有受训人员在当天傍晚跟我学动作,在第二天的课堂上发表自己的炼功心得。当天傍晚,我就在学校操场把功法教给了众多受训人员,第二天学员们在向教官递交的报告中,这样写道:稍作演练,顿感身心清爽。从那天起,在学校操场上,炼功的人渐渐多起来,许多在校内目睹了炼功场面的人,开始关心大法。尤其从那天起,在听了我对大法真象的说明,看了录音带、CD等真象资料后,教育中队长亲自走出来,向学校干部们介绍法轮大法,并主动向我索取大法资料,他积极支持我讲真象。在授课时间内,他找到担当教官,告知他们我是大法学员,委托他们给我专门的介绍大法的时间,藉此机会,我向更多的人介绍了大法,讲清了真象,我还拜托他们在回到各自部队之后,向周边的人讲清大法真象,并向他们分发了录像带和手册。

虽然那次授课已经结束一年多了,但那位教育中队长依然与我保持联系,他说他一直代表我向全国各地来的受训人员介绍大法,并请求我多给他寄去一些炼功录像带,每次我都不忘感谢他,并大量购买了炼功录像带,用快递邮包寄给他,这样为期六周的军事教育,却成了能持续向全国各地部队洪扬大法的契机,这是我始料所不及的。

以上这些都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修炼过程中,理所当为之事,在结束发言之际,我还想说一句:我领悟到在任何条件与环境下,只要我们有以纯净的心态向世人讲真象、救度众生的心,那么师父就会给予我们参与正法的机会与条件。

在此,我再一次向大慈大悲的师父致以诚挚的谢意,并希望今后能和各位同修一起勇猛精进。合十。

(2003年7月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