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明慧网2003年7月30日】自从99年到现在我被非法拘留4次、劳教2次。邪恶为了逼我放弃修炼大法,对我用尽了各种残酷的手段。在拘留期间,恶警为了让我说出大法条幅的来源,先后打了我4次。有一次,一个恶警恶毒地拿来师父的照片在我面前点火烧着,我上去抢,两个恶警上来拽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另一个恶警踢我的小肚子。我没有配合邪恶。2001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

刚进监室,管教刘连英就让我写在劳教所自伤自残自死后果自负。我说没人逼我,我不会死的。它说没人逼你,你写吧。我错误地写下了上面的字据。可没过几天管教刘连英把我叫到管教室,说我和同修说话了,用电棍电我。它和邪恶管教于波拳打脚踢打了我2个多小时。有一次,有人举报说我跟别人洪法了,刘连英用电棍电我1个多小时。而且我一天不写决裂书它就给加期一天。

我们干一天活,晚上它经常不让我们睡觉,让我们靠墙站着,一站就站到后半夜。早晨经常起早加班干活,有时加班干到后半夜4点,天已经快亮了,早晨6点还要继续干活。有一次值班时,刘连英让我写决裂书,2个电棍轮换电我,从晚7点一直到凌晨3点半。它电一会儿就问我写不写,我说不写,它就接着电。它让我把衣服全脱掉,我没听它的,它让我用手攥电棍,我也不配合她,它就更疯狂地电我。我被电得小便失禁。半夜里,一个队长打来电话问我写没写,刘恶毒地说:“我正在收拾她,她已经尿了裤子,我要让她拉裤子。”它电累了就让我到洗手间换裤子。我以为它能让我回屋,没想到它又把我叫去,无赖地说:谁让你换衣服了,我让你写你怎么不写。我不理它,它就用电棍往我头部使劲打,还阴毒地电我的下身。一直到凌晨3点半才让我回去。这时我全身已经没好地方了。第二天早晨它又让我写决裂书,我写了一个应付,它说不合格,我一看它不是为了解大法还是在逼我,我说我不写。它又开始电我,整整2个小时,电完后让我回去接着写。刘连英又把我绑在死人床上,我就这样被邪恶逼着写了不该写的东西。

我于2002年被保外就医。出来后身体特别弱,在母亲家躺了6个月。2003年春节期间我拄着拐棍写“法轮大法好”,并告诉别人我是被邪恶迫害造成这样的。3月我被当地派出所强行从家抬走,拘留了50天,身体特别弱,到医院检查不合格后放回家。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