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酷刑:长期盘腿捆绑 头下脚上吊挂


【明慧网2003年7月31日】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以真善忍为最高标准,修的是善,做的是真正的好人。就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在家遭恶警绑架,被劳教两年,送马三家教养院。劳教期间,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配合邪恶。恶警采用强制洗脑、欺骗、打压等手段逼迫我脱离大法。不让睡觉蹲很长时间,用电棍电等迫害方法,妄图用暴力来强迫改变信仰。那里边迫害大法弟子时都是秘密的,不让别人看见,有好多人都是在这种残酷的迫害下妥协的,她们都知大法好,是因为承受不住非人的折磨,才说不炼了,有的后来又声明坚持修炼了。有的坚持信仰,不放弃修炼,被关进小号。那里冷的让人无法承受。整日24小时给锁在铁凳子上,把身体、双手、双脚都捆在铁凳子上三点固定一点都动不了,回来后脚穿不了鞋,手疼的不能碰任何东西,都是紫色的,腿也不好使,真是惨不忍睹。不但肉体上迫害,精神还加压,就是不让讲话,不许讲迫害的事实,在这里最基本的做人的尊严和权利都被剥夺了。

2002年,马三家教养院对所有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又开始了新一轮更加残酷的迫害。恶警们采用非常恶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恶警利用犹大,以立功减期为诱饵,让它们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一天两个犹大把我叫到库房(没人的地方),进屋就问:“你是跟着XX党走还是跟着师父走?”我说:“我是修炼人,大法我是修定了。”它们不容分说就把我双手倒背,两腿双盘用绳子绑上。我不配合它们,指出它们是违法的,助纣为虐,天理不容,会遭报的。它们为了不让我说话,就用塑料绳把我的嘴勒上,叫“带嚼子”,还用鞋垫子把我的嘴堵上,而且还打我几十个嘴巴子。我被绑了约九个小时,等到我疼的受不了它们就叫我骂大法、放弃修炼。我的腿被绑的不能走路,麻木、不好使,直到现在仍然这样,因我不配合它们,它们没有达到目的就给我加期大半年。

和我在一起的一个大法弟子被用同样形式绑上迫害,她只说了一句:“你们也太不象话了。”一个犹大上来就打她的嘴巴子,非常凶狠。另一个大法弟子,五天不让她睡觉,逼她放弃修炼,她很坚定。恶人们没有达到目的,也用同样方法把她绑了两天,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残酷的折磨,违心地说了不炼了,但她知道大法好,要声明坚持修炼。可是一连几次都是让这些恶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有一天恶警把十多个大法弟子弄到没人看见的地方,不让睡觉,强制逼迫放弃修炼,一连几天。它们达不到目的,就把大法弟子双手、双腿给绑上,就这样非法折磨达几天之久不让人讲理,讲就打。长时间捆绑后如果放开当时就昏过去。那种迫害真是极其残忍。让人痛不欲生。腿多少天都不能走路,不好使,疼痛麻木,心脏也受到伤害。

为了不配合邪恶,反对迫害,我曾绝食抗议。恶警们强行灌食。他们的心比豺狼还狠。他们用很硬的塑料管往食道里插,插到鼻口淌血,每天灌三次。无耻恶警在我释放时还跟家里要两千多元的“灌食费”。

还有的恶警把大法弟子弄到厕所里头朝下挂上,一挂很长时间,回来后不让说,如果说了或有一点表现就重新用同样方法折磨,有的大法弟子反复遭此迫害。

马三家教养院是严重破坏法律、侵犯人权的地方,是邪恶势力的黑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