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脑时学员暴露出的种种对法理的误解和心性问题(二)


【明慧网2003年7月4日】以下是我们长期以来的一些认识,感受颇多,这样长的篇幅仍不能表达我们全部的思想。暂时写出这些,全部是个人境界上的认识,与同修们探讨。

在被强制洗脑过程中,被洗脑者有各种各样的邪悟,干扰着一些大法学员。被迫面对洗脑的大法学员中也有各种不良心态,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下面举出一些事例。希望那些误入歧途者能珍惜自己和别人的生命,从新做出新的正确的选择,希望面对强迫洗脑的学员少走弯路。

一、形形色色的邪悟

邪悟的内容很多,共同的特点就是缺乏正信。他们对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部分不相信、全部不相信甚至“全盘否定法”。这些东西在正常环境也许容易分辨,讲出来同修们听了可能会惊讶,会认为“怎么可能这样想呢?”但在压力之下,一些人“自以为是”的致命问题解决不了,就会走向各种邪悟。但只要对师父和大法有足够的正信,就都能不被干扰并看出问题产生的具体原因。举几例。

(接上文)

3.邪悟理论:“师父骗了我”

象这样对师父自身的来源以及师父的功的来源的说法杂七杂八,有些甚至是辱骂。这些人之所以会产生这些想法,主要是因为他们不接受修炼的基本要求(无所求而自得、不能有所求、要无私无我等),求个人圆满的心太强烈了,并执著到为此可以赴汤蹈火。但最终等来的不是自己追求的超常利益——圆满,而是被冤、坐牢,于是内心极度不平衡——“有的人不悟,求佛不行,就开始怨佛了”(《转法轮》)。自认为自己已经按师父说的“做了一切”、到头来却吃了大亏,在这种巨大的私心驱使下,他们不但不能静下心来对照大法查找自己的错误,反而把圆满不了的原因归咎在师父身上,认为是师父骗了他们,又传了这么大的法,他们这次修不成也不能再修了。变异的心里想的全是他个人心目中的所谓圆满与修炼。

师父讲过,有的人知道了真修大法不需要吃药就能祛病健身,他不吃药,也告诉别人不吃药,心里想着“只要我不吃药师父一定能把我的病治了”,还是当作病,在求师父治病,结果死了。同理,有些人表面上也在做正法的事,他也知道不这么做圆满不了,为了圆满而做,心性根本没有达到正法弟子的要求,与师父要求我们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相去甚远。结果出事了,又都赖在别人身上。这不是变异的思想方法、现代人身上常见的恶念吗?

有些邪悟的人因此说师父是“最大的借功”。全宇宙都是师父的,但师父什么也不要。全宇宙的生命,只有师父有功身,宇宙中的任何生命还能借给主佛功吗?这不是本末倒置吗?要说借,倒是师父给我们还差不多。一上来师父就为了我们能修炼,给我们下了法轮与上万不止的气机,正法中发正念师父又直接加持我们。是师父把他的功无私地用在我们身上,看护、演炼着我们的身体。

4.邪悟理论:“《转法轮》是本变异的书”

当初我们全是旧宇宙的变异生命,在人中又形成了很多常人的思想,伟大的主佛没有嫌弃我们,而是包容了我们的执著,用与我们思想最接近的方式启迪我们,跨出修炼这一大步后再引导我们继续提高,真是苦心救度!

那当然要结合我们当时最熟悉的人类社会败坏后的一些情况与一些旧宇宙变异后神的真实表现来讲。随着我们修炼的提高,明白了更多的法理,境界也提高了,但如果不学大法,我们很可能根本放不下对人世名利的追求,还在学别人的样子摸奖券、拿毛巾头呢,而现在通过学《转法轮》我们却明白了如何真正放下自我去善待他人,这正说明是大法潜移默化中改变了我们的变异思想,怎么能因为在学《转法轮》时心性符合了法在一定层次的要求从而得到字面背后佛道神的提示、明白了更深一些的法的内涵,却反过来说《转法轮》是变异的呢?

还有人觉得师父明明可以善解,为什么要选择接受矛盾与考验呢?说坚持考验大法的是旧势力啊。这是用人心想象宇宙中的复杂情况,用人心追求人概念中的“善解”。师父正法,最大的一个愿望就是善解一切从而救度一切众生。世上的人是众生,旧势力也属众生范畴之列啊,而且是更高境界中的生命,也是师父苦心救度的对象。但如果师父为了三界内的生命直接去做,等于一上来就放弃了宇宙中无量无计生命的20%,所以师父“就把它们干的这一切当作是游戏吧。你们愿意玩儿我就陪着你们,”(《北美巡回讲法》)先全盘利用旧势力的安排,锤炼了弟子,也争取出时间还在不断的给旧势力和众神讲法,使一些生命放弃了他原来固守的东西,然后再对无可救要的旧势力全盘否定,这也是为宇宙与众生的安全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祸患。这是师父洪大的慈悲,宁愿自己多承受,也要救度众生,哪怕是那些长期固执给师父正法制造障碍的生命。所以怎么能说是师父变异呢?这种乱下断言,不正是自己对师父没有正信的表现吗?

师父就是师父,师父所做的、所想的,永远不是学员、弟子能够都知道、全明白的。如果因为不知道、不理解,就诽谤和否定师父,只能说这样的人心性太差了。

变异的是旧势力,宇宙中的众生与我们自身在内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异。就象人类社会的道德在一泻千里的往下滑而人却感觉不到,顶多觉得别人变坏了,其实每个人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时在旧宇宙中也没有任何一个生命知道自己变异了,只有师父在最高最宏观的地方看到了这一切问题的所在。如果没有师父告诉我们变异的问题,我们根本都不知道有变异这回事,到现在还分辨不出什么是变异呢。

5.邪悟理论:“《转法轮》是‘小学课本’”

那什么是“大学课本”呢?《转法轮》涵盖了师父的“法之全部”。师父讲过:“有那个时间你要是把这个法轮研究明白了,太了不得了,什么也没有他大。”(《在悉尼讲法》)当初师父在讲法时会场里层层空间众生都在听;都是师父的主体在人类这个空间讲出来的同样的话,我们在常人的层次面上理解的理与那些不同层次佛道神理解的能一样吗?“到了天国之后,发现上面的《金刚经》和下面的《金刚经》每一个字都不一样,意义都不一样。”(《转法轮》)在我们的修炼中,我们随着境界的提高,对《转法轮》的理解也在发生着变化。

比如说,“吕洞宾有句话:宁可度动物也不度人。……人的主元神最难度,而副元神他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所以人家想了:我何必度你主元神呢,他也是你,我度他不一样吗?”(《转法轮》)我们当初在个人修炼中用一个人的思想想我可千万别这么迷,一定要在师尊头一次度主元神时得度。而进入正法修炼,我们去救度众生中,我们又用一个神的思想认识到,神要度人就象早先纯正的人知道要自觉符合做人的道德标准一样自然,这是我们的责任,认为从那些只度动物或副元神的“神”身上看到了不慈悲、拈轻怕重的神的变异。但其实那些神处在变异后的宇宙中也有它们无能面对的变异的理控制着,相生相克的理已经败坏到极端,做一件好事就有同等的坏事等着,耶稣做了度人的好事,却要被残忍地钉在十字架上痛极而死,超出自己能力的事神也做不了。这还是我们知道的万分之一二,其余的复杂情况我们在有人心、境界有限的情况下根本想象不出来。

而师父当初在《转法轮》中只是概括地揭示出过去宇宙中存在的这样一个真实情况,并没有多说,剩下的相关的法理要靠我们在实修中不断地用正念去正悟。就象师父引述过佛说的“众生皆有佛性”,很多人听了就沾沾自喜:我们都有佛性,都是好样的,孰不知如果引申下去,下半句是说众生也皆有魔性。如果自己不能从讲出来的法理中正悟,那只能说明学者的悟性太差,心性局限性太大。如果因为自己悟不到,反而否定师父的法,那只能说明自己虽然得到了大法,却抱着根本执著不放,未能树立对大法和师父的正信正念。

再比如,“常人这个社会谁来谁害怕,脑袋一洗谁都不认识。”(《转法轮》)傻子就把自己弄残了来,不造业,还得德。我们当时学后在产生了想要超出人世的想法的同时,也用人的思想想自己也得傻点,甚至有人会走极端,想我怎么不是傻子?可师父说的是:“当然也不是真的傻,我们只是在切身利益这些问题上看得淡,而在其它方面,我们都很精明。”(《转法轮》)如果真是傻子,那也不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修炼主元神呀。我们修炼人这时应该想的是如何能体现出神的慈悲、智慧。等等。当我们不再贪恋人生,在淡化和去除人的名利心过程中,我们会看到一些人虽然名义上修炼了,但利益之心不去,不贪世间的物质了,却贪恋另外空间的物质“德”,怕失去自己的众生与果位,也是为私为我的。结果投机不成,反错过了修炼的机缘。可这是大法叫他/她那么做的吗?正相反,大法让层层人放下,而不是执著追求这个、追求那个。自己达不到法的要求就否定大法,这是正信的表现吗?正信在修炼中至关重要。如果连基本的信都没有,很多事是根本无从谈起的,因为没有正确可靠的基础。

师父讲过宇宙空间的构成。层层宇宙构成了天体,但跳出天体后发现什么都没有,生命也不能承受物质的一切,就解体了。但如果到一个更广阔的空间看,在更远处还有天体,他们又组成更大的宇宙。那么如果你在《转法轮》里看不到更多的内涵,一定是自己需要提高,而不是反过来否定法。

“只要你修炼,这个法我是结合着不同层次在讲,今后你在不同层次修炼当中,你会发现它都会对你有指导作用”(《转法轮》)。所以在我们离开人间之前,所学所用的都是这本《转法轮》。在我们的出世间法修炼中,他仍然会指导我们在神的不同境界中提高。

6.邪悟理论:“师父为了暴露我们的执著心而传邪法”

这种人自以为非常了解师父的意图。他们也认为师父很伟大,有大能力,但自说自话地认为“因为我们太自私,所以师父就传了一部为私为我的邪法,目的是暴露我们的私心贪欲”。

事实是师父从没教我们作自私的人,只是在我们从常人中刚刚起步时,为了让我们不被人类社会所迷,包容了我们的执著,把另外空间的一些真实情况告诉了我们,让我们至少先不要做错事。

比如“一举四得”(《转法轮》136页)是邪悟者尤其反对的,认为失去是为了得到,而且是吃小亏占大便宜,是自私的理。但这只是你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的认识。自私的不是这个理,而是你在人中的利益损失后用这个理来找心理平衡的心。

“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如果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看,或由人的思想变为正神的思想再看,“一举四得”只是宇宙在一定范围存在的一个理,因为宇宙是公平的,任何生命都不可能做坏事而不受约束,任何生命也不必因为自己受了伤害而“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境界》)。这就与无神论认为人可以做了坏事逃脱法律后不受处罚、导致道德滑坡有本质区别。

有些人认识到我们当初是从变异人类的认识上起步,而不是正常的做人标准后,就说“师父只是骗了我们一下,让我们发现当初自己多么自私,人是不能修炼的,人还没做好呢”。至于说我们有些人看到另外空间是因为“师父有能力,想让你看到什么就让你看到什么,利用我们的私心逗我们。”这也是对法缺乏正信造成的。师父早就告诉过我们,这部法不但能让人做到成为常人中的好人,还可以让人成为比常人中好人还好的人、超常的人,直至不同境界中的觉者。对师父讲出的法,无论眼下个人能理解多少,你真的相信吗?不相信法你怎么修炼?

师父传的是最大的宇宙之法,大得我们永远无法想象,传这么大的法难道就让你作个常人中的好人?

至于说我们身上还能看到一些不符合好人标准的东西,那是我们自身修炼状态的反映,是我们自身的不足在修炼没结束之前得到了大法的包容、宽谅,而不是大法让我们所为。我们修成的一面总是被隔过去保护起来,那一面是纯纯净净完全符合所在境界法理的要求的,而人的一面则总是带着人的东西并且能反映到表面来。“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师父讲过在过去一般的修炼中是一上来就从人的表面的分子结构开始改变,刚改变了表面一层,就可以穿墙,人就会把你当神仙,你也就不能在常人社会中呆了,失去了提高的最好环境。所以别看他们表面上挺好,修了千儿八百年也不如我们大法修炼者。针对以前的修炼方法,在一定意义上我们这次可以说是反着修的,“从上往下修圆满。”(《转法轮》)

又有人认为是“法正人邪”,我认为也不对。我们不应该去评价宇宙大法,否则还是包含着对师对法的不信任,还是站在局外人的立场去评价大法,没有“溶于法中”。我们只有无条件的按真善忍的要求衡量自己,同化于法才能全面成为合格的法粒子。至于说“人邪”,客观的讲,能在此时修大法的人普遍是现在社会中道德水准较高,至少还有向善之心的人。当然我们也有很多变异,所以才需要修。我们必须要纠正我们自身邪(变异)的那部分,并不是我们整个人本质都邪。大法修炼就是要修掉和归正一切不正的,包括修炼者身心中不正的物质和因素。

由于当前还处于正法弟子的修炼阶段,旧势力会不遗余力地暴露我们的执著,而一些做洗脑的警察为了他们的“工作”,会在大法弟子面前尽量表现他们好的一面,形成一个反差(其实他们自己人之间勾心斗角,与社会也有很多矛盾)。致使有人认为我们是旧势力,是“负面得法”,而那些做“转化”工作的警察是“正面得法”。首先,师父本次正法不存在“负面得法”的概念。连被旧势力安排给法制造障碍的(比如那个警察)也要在明白真象后放弃考验别人的做法去正面得法,并偿还罪业之后才能圆满(对大法造成严重迫害的不在此列,因为大法的原则不允许)。发现问题后改正问题是应该的,但不能从自高自大的极端又走向妄自菲薄的极端。

7.邪悟理论:“师父讲的有真有假”

有人说师父讲的东西是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经,这是人心不放,对“真真假假重在悟。”(《悟》)的断章取义。他们说只有真善忍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自认为能这样认识是“上士”。这是对大法的弯曲。

我理解师父讲的“真真假假重在悟”是早期各种气功的存在看你进哪个门,现在各种谣言与邪悟看你接受哪个等,是对能够坚信大法与师父的悟性的考验。“弟子们切记,所有法轮大法的经书都是我讲出来的法,”(《惊醒》)各种书都是辅助《转法轮》学习的,都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论语》)。师父讲的每一句话在不同层次都会有不同的理解,但决不等于以前的认识是假的。这是一种非常不圆容的认识。就象在天目问题上,有人要么不承认有天目,要么开了天目又“认为自己这一层次中看到的东西才是对的。”(《转法轮》)既不能包容比自己层次低的认识,又“超出这个层次的真象他就看不到,也不相信”。所以我们需要用每一层的理来衡量每一层的事,上下兼顾,圆容地理解法,圆容地做事。

有很多人就是从否定了师父讲的某一部分法逐渐发展到“全盘否定法”,所以对这个问题一定不能掉以轻心。无条件地相信师父与全部的大法,才是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

8.邪悟表现:带着“转化是对的”的观念理解法

有些人虽然“转化”了,但内心并没有放弃大法。可是却形成了一种“转化就是对的”的观念,带着观念去学法,产生了很多乱法的错误认识。

比如有人看了《在大纽约地区的讲法》把师父说的“其实我们的路是很窄的。”理解为“越走越窄”。这是曲解大法。师父说“窄”,可没说越来越窄。我理解师父的一层意思是要走最正的路很难,对法理解不全面,自己的心不纯正等很容易偏激,不是左就是右。修炼中我们一些人往往从法中理解了某一部分的理就偏激的去做,总也做不正。只有我们圆容的理解法理,才能归正本身,走中正之路,才能有境界上的突破。

还有人看到师父说以前的修炼是修副元神,我们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修主元神,给未来人留下了成神之路。就认为“我们在法轮功里修的是副元神,必须‘转化’去修主元神。”完全是对大法的歪曲理解!上文所提到的那些理解了一些法的内涵就否定表面的白纸黑字都是错误做法,更何况《转法轮》表面的白纸黑字本来就是教我们“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明明白白吃苦”(《转法轮》)修的是主元神,从没让我们修过副元神。等等。

这种认识的人往往是在痛苦的矛盾中想寻求解脱才“转化”的,而这种回避困难的做法才真正成了副元神的修炼方法。所以不要再带着自己的私心贪欲用“转化是对的”的观念在法中为自己的执著找借口。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