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象的故事(98)

【明慧网2003年7月6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象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象的事迹:

有感于真理之光

师父讲:“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也三言两语》)

我回想起99年11月自己经历的一件事。去北京上访后被抓回关在单位。有一天领导叫我上楼,说是安全局头头来谈话。当时我真是兴冲冲地跑上楼,千里迢迢到北京没机会讲话,这回可算有个人听我反映情况了,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办公室。见两名经理和一个40多岁的陌生男人坐在那抽烟。那陌生男人见我进来之后斜眼看看就把整个身子转向窗子。我向他道一声“你好”便坐下来。我问他:“你是安全局的?找我有事?”

那人背对着我,阴阴地说:“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能保证说真话吗?”我立即坚定地点点头,“当然!修炼的人讲‘真、善、忍’,不说真话我早回家了,还用得着被关在这儿?!”经理生气了:“你说我们把你关在这是因为你说真话?”我也毫不客气:“不是吗?我要说假话,写个不炼了的‘保证’,回家偷着炼,不就放了我吗?那叫‘真’吗?”安全局的人说:“我们抓了×××,打了他一宿,他什么都说了,你也说吧。”我笑了笑,“打了他一宿,凭什么打人?再说用得着吗?想知道什么问我就是,我保证说真话。你问吧。”

两个经理竖着耳朵,等着看这位安全局的人如何“审问”我。安全局的那人却不出声。我对他说:“你把脸转过来,我一进门就问你好,到现在你还没转过脸来,你也讲点礼貌吧,这是什么工作态度?”那家伙就是不转过身,过了好久才说了一句话:“我看你们单位对你太好了,应该找人狠狠地打你。”我笑了:“他们不敢,他们既不是公安局也不是黑社会,哪能随便打人呢,是吧,经理?”经理气哼哼地转过脸去。

安全局的人又说:“你这样的就该劳教三年,你回去吧,过几天给你传票。”真是黔驴技穷!我站起来笑了笑说:“我等着!那就这样,你在这坐着,我先走了。”又过了些日子我就回家了,到今天我也没挨过打,没被劳教。

自始至终,那家伙也没敢正视我一眼,没敢转过身来。两年后的今日,读了师父开头一段法,我才明白:邪恶之徒不敢,他怕大法弟子身上的正气,怕这真理之光,怕给他们自己将来受法律制裁留下把柄,因为他们心里知道他们在干坏事。只要我心坚定,邪恶什么也不是,它就自灭!

手电光照到我的身上,他们却什么也没看见

记得有一次往墙上写大字标语,恶人的手电光照在我身上,当时我只有一念:即使被抓,我也要写完。虽然当时的思想并不纯正,还有承认邪恶的成份,可是他们却没有看见我在干什么。我感谢师父保护我,我也知道是我心底那一束璀璨的真理之光驱散了邪恶。这“真理之光”在我身上还只是点点朵朵,时隐时现,甚至渺渺茫茫,我多么希望自己能永远保持那种纯净耀眼的真理之光,荡尽一切污垢与愚见,横扫所有邪恶、肮脏、低下,让我的心坚定、再坚定,让这“真理之光”强大再强大,直到“同化法光”,修成“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高境界。

心怀正念去天安门证实法

2001年9月17日秋高气爽,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带着神圣伟大的使命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兑现自己那千万年前的誓约。

在临行前反复学习师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大法坚不可摧》《什么是功能》、《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等新经文,用正念除恶。每天凌晨3~4点钟发一个小时正念,临出家门发正念:维护大法,当天返回,请师父加持。

到火车站就有邪恶警察把守进站口检查身份证。由于我一直发着正念,警察没查我便顺利地上了火车。列车上人很少,我一人坐着一路发正念,一直发到了北京站。到了北京站,坐地铁去前门,看到地铁站口也是一帮警察。我始终发正念没遇到麻烦,就顺利地到了前门。到了长安街通往天安门的路上,我心里想着:“得法即是神”,“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佛来世中行,常人迷不醒;毒者甚害佛,善恶已分明。”(《洪吟》“分明”)。我意想自己是顶天独尊伟大的神,身体无比高大,是神在做事,虽然“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但自己的一念也是极其关键的。一路上默念着正法口诀,谁也动不了我,任何邪恶靠近不了我,它只要对我们有想迫害的一念,我就会自动发出法轮和神通除恶。到了金水桥,我到天安门门洞里转了一圈,里边游人不多,但警察和便衣却不少,还停着警车,一片白色恐怖。我一直发正念,没怕这些,一直往前走,到了人民大会堂公交车站,我看到这儿人很多,就毅然举起写着“真善忍”的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喊完后,我收起横幅顺利地上了公交车,我一点都没害怕,也没胜利后的欢喜心。我心想:神怎么能怕邪恶呢?关键是心一定要正,怀着一颗“得法即是神”的心态去证实大法,自然做得很坦然,很轻松。

上了公交车坐了一站就下车了,步行往回返。在通往天安门广场的路上,我一路走一路不断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我想着自己是顶天立地的神,身体无比巨大,一路很顺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