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心理学基础实验简介:他心通功能(下)


【明慧网2003年7月8日】蒙特格-奥尔曼博士的他心通实验记录显示:被试S的梦境显然受到了与信息发出者A心电交流的影响。A所在的房间距S有98英尺之遥,二者没有任何途径进行语言或行为交流。当实验者蒙特格-奥尔曼博士用仪器检测到S处于快速眼动睡眠(REM)时,便通过一个单向电铃叫醒A。A于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实验目标上以试图影响S的梦境。为了使A对实验目标所表达的的主题和情绪具有更鲜明的感受,每副作为实验目标的绘画都搭配一套物品。例如,描绘拳击的绘画配有一只皮质拳击手套,描绘一个打伞的日本人避雨的绘画配有一把东方小伞。S的REM结束时,实验者用双向传呼叫醒并询问S:

请告诉我什么印象掠过你的头脑?(停顿) 还有其它的东西吗?(停顿)有没有颜色?(停顿)谢谢。请继续睡觉。

每次被叫醒后,S的回答都被录音并笔记。每晚S最后一次被叫醒时,实验者会询问他当晚作了多少梦,是否还记得当晚的第一个梦,能否再细致描述一下梦境,梦境给你带来了什么思维和回忆,梦里那些成份让你觉得莫名其妙,能否猜想一下实验目标是什么等一系列问题。S的答案同样被录音并笔录。实验结束后评判员对梦境记录与每幅画的一致性打分。统计结果显示出A与S之间存在心电感应效应。

例如,在第二晚的实验中,实验目标是一幅一个打伞的日本人躲避瓢泼大雨的绘画。搭配物品是一把东方小伞。当晚在S的第二个梦中,他说“……雾茫茫的……位置向下,象个矮桌……向下的……”。在第三个梦中,S说,“是与一个东方男人有关的东西……”。第四个梦中,S报告,“……肯定与喷泉有关,一个大喷泉……两个形像,还有喷散的水,没有颜色。”第五个梦中,S报告,“我是在一个室外但是又处于室内的地方。我认为是在室外,但梦中的一部份又象是在室内……还有空调。”在S 睡醒后的最后一次提问中,S 对实验目标的猜测是“一种与喷泉有关的东西,或者是水。”在不知实验设计内容的情况下,评判员们认为这幅避雨的绘画与第二晚梦境具有很高的一致性。

在第四晚的实验中,实验目标是一幅拳击比赛的绘画。画中的两名男子正在凶猛酣战,周围的观众咧嘴笑着观看比赛。搭配物品是一只皮质拳击手套。第一个梦中,S报告,“有很多人……有很多活动在进行……人们在说话……他们穿戴有些奇怪……”第三个梦中,S说,“我在看岸边停的车被撞击。有辆车被撞凹并撞到其它车上,都撞碎了……大海开始冲击汽车并把它冲回……海浪汹涌击打着车……”虽然画面不同于实验目标,但画中描绘的紧张情绪在梦中突显。第四个梦中,S又说,“象个黑色的皮鞋,男式的……”第五个梦中,S说,“有对峙的两方……争吵……”S 睡醒后的最后一次提问中,S 指出“梦里有很多人……梦境具有竞争性……有撞击……破碎……我可能在享受欣赏梦中的暴力,梦中的暴力很令人兴奋……”S对实验目标的猜测是“一种与暴力,毁坏,侵犯有关的东西……一种独立的,强劲的生物……描绘力量的东西……你可以说是自然原始的方面,而不是人类加以文饰的方面……”。

第五个晚上的实验结果也饶有趣味。实验目标是绘画“从十字架上下来”。画中身体呈褐色的瘦骨嶙峋的耶稣被从十字架上解下。搭配物品是一个小十字架,耶稣像,和一支A用来描画耶稣伤口的血的红笔。当晚的第四个梦中,S报告,“……丘吉尔在讲话……有很多葡萄酒……两瓶葡萄酒……丘吉尔,正如我所说,又老又瘦。我记得丘吉尔是个胖胖的人,可是在梦里他不但老而且变得瘦而干瘪。”第五个梦境报告中,S说,“……我们将要被牺牲,或者,有关于政治的论调。好象约翰逊总统在演讲……我在想办法说服他们改变主意……我们决定要假装我们是上帝……红色……我想是红的……他的皮肤是深咖啡色……一个长官……他的头看起来很怪。好像你在看他,在看其中的一个图腾,图腾杆上的上帝。他的眼睛很不寻常,有种发红的颜色……他们也在对上帝举行一种仪式……主旨是就如我们是上帝,通过扩音器吓唬他们并禁止他们杀戮我们……”S 在睡醒后的最后一次提问中描述道,“丘吉尔看来被弄瘦了。他被弄得很干而且比你记忆中的要瘦……我看到了丘吉尔……一种侵犯感被强加给不同的人,尽管没造成身体伤害,但会把人们对耶稣的信赖都会吓掉……我想使他们认为上帝说了话,且能这样做能救我的命……他们将要用某种方式杀戮我们,并且杀戮是他们仪式的一部份……有种非常仪式化的感觉……”S对实验目标的猜测是,“很奇怪,我并不常接触与丘吉尔有关的东西……我这一晚梦得最多的是……仪式的方面。有一种仪式正在进行,这仪式会导致两人牺牲。在梦里这种牺牲的感觉……更象原始的要摧毁文明的……至于说梦到的话,有关相信上帝的权威,或者是有关上帝权威的理念,但是,梦里发生的……又不是真的上帝……就是说,上帝并没有说话。是用人们对上帝的畏惧来控制局面。上帝并未说话。”

在他心通实验的八晚的梦境记录中,都显示出梦境报告与实验目标的一致性。虽然梦境并不完全吻合作为实验目标的绘画,但却明显具有相似之处。此外,信息发出者A对实验目标的心理感受在统计意义上显著传达到S的梦境中,从而使S的梦具有与A的心理感受相似的情绪特点。

科学家们对不同的人进行了类似实验,发现这种思维传感的强度因人而异,有人感受强,有人较弱。另外,性格相合的人之间更容易存在心电感应。尽管人们的感应程度强弱不一,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具有他心通的能力,只不过日常大量杂乱的信息淹没了人天然的感受,使大家不易察觉他心通功能的存在。看来,人们一向认为神秘莫测特异功能只是被人忽略的自身本能而已。

其实在修炼界,他心通功能是修炼人公认的很平常的事实。此功能的存在,是因为人的思维并非虚无飘渺不可捕捉的东西,而是一种具有能量的实体存在。现代科学认为思维以一种电波似的形式存在。其实,如果人类能突破现有的由分子构成的空间,就会发现人发出的思维在另外空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完整的大脑形式。修炼有素者能够超越现有空间,而对他人发出的思维一目了然。这种对他人思维的获悉便不仅仅是心理学家们所发现的一点模糊的感受了,而是一种无所不清的对他人思想的洞悉。

参考文献:

Rao, K. R. (2001). Basic Research in Parapsychology, Chapter 8. McFarland & Company, Inc., Publishers Jefferson, North Carolina, and London.

Ullman, M., Krippner, S., & Feldstein, S. (1966). Experimentally-induced telepathic dreams: two studies using EEG-RMG monitoring technique. Intern. J. Neuropsychiat. 2:420.

(载自正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