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全问题谈不断主动突破


【明慧网2003年7月8日】在安全问题上,我曾经走过一些弯路,经历了不同阶段的认识。从走过的这些弯路我认识到我们是在安全问题上修自己,不仅仅是局限在安全问题上而谈安全,应透过安全问题看背后的实质──在安全问题上不断突破自己的不好的观念,提高自己的心性,在我们所遇到的所有问题、事情中不再消极被动,而是不断主动突破。

99年底我很清醒,认识到应该注意安全,但不应该有怕心。开法会交流时,大多数同修和我的认识不同,认为不必采取安全措施。开法会后不久,几个参加这次法会的辅导员被恶警绑架,而我作为这次法会的召集人,那些恶警没来找我。有人说出了我,但也因为种种“原因”,警察中的邪恶之徒未能得逞。我隐约觉得可能自己对安全问题的认识当时达到了所在层次的法的要求。

后来有同修提醒我,说我注意安全是有怕心的表现,我看大多数同修和我的认识不同,就对自己的认识产生了怀疑。有次我明知有邪恶之徒在我住家及亲朋好友处到处找我,我也“勇敢”地回到家中,结果被绑架。其实我感觉自己当时没有怕心,回去的原因也是多种,其中有那么一点为了证明自己不怕而不注意安全,还有就是没有以法为师,被其他同修不正的认识所带动,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认识到注意安全不等于有怕心。应该采取安全措施的地方就要采取措施。如果不采取适当的安全措施而坐等奇迹发生,岂不是没有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常人这个理,一般的大觉者是不轻易动的,越高的觉者越不破坏常人的理,一点不动。”(《转法轮》)大法确实是超常的,自己亲身经历了不少奇迹,但每次震撼人心的奇迹都是在强大的正念下发生的,想不符合常人状态、不注意安全却有求于大法以奇迹保护自己,这样的念头不是正念。

从监狱里出来后我汲取了教训,很注意安全,但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极端,有了怕心,结果几次被邪恶之徒追找,几次发正念从邪恶之徒眼皮下走脱。慢慢我认识到邪恶是针对我的怕心而来,于是我又注意去自己的怕心,现在我觉得自己怕心已去除许多,偶尔冒出来我马上就排斥并把它清除掉。

我还认识到自己理应有自由之身救度众生、证实大法,所以在统一发正念的时间外每天增加了几次发正念的次数,有时用其中一次主动清除妄图绑架关押自己、迫害自己的邪恶,而不是象过去邪恶之徒追到跟前才发正念。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既无怕心也注意采取了安全措施,而且还加上了发正念,在安全问题上应该没有问题了吧。我心里对旧势力对邪恶说,你钻我空子,我现在把这些漏洞都堵死,看你怎么钻。(没注意到把旧势力当成了对手,也就是说,有争斗心。其实出事的原因,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讲到了:“说我走正了我也做好了,从现在开始一点魔难都不能有,可能你这个心又促使它们给你制造魔难。因为旧势力认为这又是一种对它们的承认——他想没有啊,他想自在,那不行,得去他这颗心。那不又被它钻空子了?其实大家平时保持很正的心态就基本上能做到。”)

结果过了一段时间警察中的邪恶之徒又找到了我们的住处。虽然我又走脱了,但不知和我同住的同修们怎么样了。我到了一个偏僻的与世隔绝的地方,心里万般牵挂同修们,但又联系不上,又看不到明慧网,最痛苦的是我觉得自己安全方面应该是万无一失了,摔了那么多跟头得出的经验教训应该使自己在这方面走正了,怎么还会出问题呢?

明知自己有问题,又找不到误在哪里,住在常人家里,还得微笑着面对他们,我不愿让他们为我担心,回到自己房间里,泪水涟连。我努力想发正念、学法,但怎么也静不下,思想很乱。想盘腿打坐,腿很疼。整夜无眠。

熬到第二天夜里,我觉得应该改变这种状态,但还是无法静下来发正念,我求师父帮助我。师父点化我悟到自己人的一面太强,神的一面被干扰,思想很乱无法发正念。我感觉自己被很多业力包围着,盘腿很短时间就很疼,思想业力也很重,浑身沉重。我打算睡觉,想让自己人的一面睡着,让神的一面清醒。夜里一直做梦梦见自己在除恶。(个人体会和个人修炼状态,不一定对,仅供参考)

第二天醒来,感觉自己头脑清醒了许多,就静下心来学法,学了一整天,到了晚上,我想该好好发正念了。但是我想自己每天都在发正念清除妄图追捕关押自己的邪恶,怎么还是被邪恶之徒找上门来,我回想这一段时间发正念确实起了不少作用,减少了不少干扰迫害,但好象没解决根本问题。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呢,我问自己,但当时没找到答案。

我认识到自己应该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是找自己的漏洞,一方面发正念。找漏洞没找到。发正念我觉得不能停留在原来的基础上,应该怎么更深入一步了。我想只要我们还没圆满,就还有常人心,有常人心就有漏洞,难道有漏洞就不让我们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了?难道我们是来承受邪恶迫害的?我想到了大法的威严,怎容这些邪恶和邪恶的旧势力这样疯狂破坏,我想到了忍无可忍的法,既然原来清除邪恶还不行,邪恶之徒还是找上门来,我就应该清除操纵它们的旧势力了。(现在认识到,其实邪恶之徒如果没有旧势力在背后操控,它们是干不了什么的,我们发正念主要应该是直接针对旧势力,其次才是让人间邪恶之徒现世现报。)

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悟得对不对,仔细清理自己的思路,觉得自己清醒理智,每一步都在法上。加上自己在个人修炼期间和正法修炼期间在师父的点化下偶尔能提前领悟到一些,后来证明大多数是对的,所以我就发正念清除操纵邪恶迫害我阻止我讲真象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旧势力,并运用神通安排了几个步骤让自己重新走出去救度众生证实大法。

当时一下就定了下来,确实感觉在自己的宇宙范围内顶天独尊,身体巨大,威严神圣无比。因为感觉当时发正念状态很好,几乎没有一点杂念,所以发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我重新走出来证实大法后,我发现许多事情正如我发正念时安排的那样,而且比自己安排的和想象的更奇妙完满细致,这岂是人的智慧所能办到的,我在想这是师父安排的还是自己神的那一面所为?还有一个问题是怎样使自己人的一面弱一些让神的一面强一些?这都是自己还没悟到的。

我经常发现有些问题摆在自己面前,急迫地需要自己去重新认识,去突破观念。不是自己爱标新立异,因为我不去认识,这些问题就明明白白横在面前,有时好象是在“逼”着自己去突破,否则就陷于魔难之中,或者不及时突破就可能带来损失,或者就无法继续去讲真象、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当我不积极主动去突破的时候,就处于停滞、被动、麻木、疲惫、松懈、迷惑、冷漠、忙于做事等状态,这种状态下做事就可能事倍功半,甚至带来损失,也不是我自己要显示而把自己提前悟到的告诉同修,因为我自己摔了的跟头走过的弯路我就不愿再让同修再受损失,(当然谁也不能代替别人修炼),因为维护大法是我们共同的责任,因为也许这就是我自己誓约的一部分,因为我们不能总依赖师父牵我们的手而不自己走路……

当我加强学法,以法为师,去向内找,在法上突破了需要自己突破的观念的时候,我经常发现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觉得不能再象过去那样陷于魔难中才去突破,而要主动多学法,使我们在一旦意识到一点时或问题出现一点时就抓住它,这样就能使我们少受损失,就能使邪恶没有喘息的机会,就能不仅仅是被动地跟上正法进程,而是主动地更好地助师正法。

在安全问题上我曾经故步自封,自以为自己在此问题上已经很圆容了,万无一失了,而忽略了只要自己没圆满,就还有要修去的东西;在这个层次上圆容了,在更高的层次还有更高的要求,按更高的标准看,又不圆容了……经过这次教训,我认识到在圆满的那一刻到来之前,我们应不断主动学法,不固守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不断以法理指导自己主动突破不好的观念。

特别是在安全问题上已经给大法带来了不少损失,我们不能再掉以轻心,而要不断突破,不能以为万无一失了,也不能走到另一极端,成为谨小慎微的君子,也不能……因为我们不仅仅是为了安全,而是以安全问题为着眼点,透过安全问题修去我们的种种执著,突破故有的不好的观念。

我还是接着谈自己的那个修炼故事,我当时发正念清除旧势力时,发了一个小时,好象身体已经溶化了,和整个宇宙溶为一体,好象只有思想中那一念,清除那些邪恶的旧势力,其它都不存在了。发了正念后,我发现自己双盘一个小时,腿一点也不疼,好象还可以盘很久,浑身轻松飘逸,头脑清醒敏捷理智,前一天的浑身沉重、思想不能集中、盘腿刚盘上就很疼等等被业力厚厚包围的状态不存在了。

这些业力到哪里去了?我头一天曾求救于师父,……想到这里,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多少次自己遇到难关时,感到难以逾越时,都强烈地感到师父就在身边,虽然我天目什么也看不见,师父替我承受了多少,替众生承受了多少,师父浩荡的慈悲、洪恩啊,虽然我只能领悟到其中的那么一点,多少次我想写出自己的感受,但遍寻人间的语言,我感到人间的语言不配,也感到人间的语言无法形容,我多么想报答师父一点,但师父和大法什么也不需要我们的,我知道师父只是给予我们……我隐约感到自己没能很好地实现自己的誓约,甚至有一段时间自己忘了自己许下的誓言,我多么希望自己不再那么不争气,但自己还是在不断地摔着跟头……

发正念清除旧势力之后的一段时间,虽然我感到有些方面新的局面已打开,但因为我固守自己安全方面已无漏洞的认识,所以总找不到自己为什么还被邪恶之徒找上门来,这段时间有些消沉,浪费了一些宝贵的时间。

重新出来后,我通过学法找到了自己的漏洞,我当时在心里对旧势力对邪恶说,你钻我空子,我现在把这些漏洞都堵死,看你怎么钻。以法对照,透过自己在心里和它们说的话分析自己的心:

1、好象是为了堵漏洞而修,因为怕旧势力钻空子而修去执著,而不是为了证实大法、为了对众生负责,作为未来新宇宙不同层次的主掌者就应该修好自己。

2、当时认为旧势力是神,自己只是修炼人,法理不明。后来认识到在同修面前要谦虚,不能有在他人之上的心,但对邪恶的旧势力和一切无可救要的迫害众生、破坏大法的一切人性全无的邪恶生命,就是要清除。

3、从自己对旧势力说的话中能看出自己有较量争斗的心。对旧势力,根本不去较量。发正念时就把它清除掉,它们在新宇宙的神面前什么也不是。

4、不要再故步自封,自以为是,固守所在层次的认识;应要求自己多学法,遇到问题时及时向内找,以法为师,突破不好的观念。最好是主动去掉自己的执著、不好的观念,不要等执著、不好的观念给自己带来魔难、给大法带来损失才去找自己,这就要求我们要多学法,事事处处以法对照衡量,一思一念都严格要求自己。当然说起来轻松,要做到还得我们一步步去实践。

这些问题现在回头看来好象已显简单、明晰,但当时却因没及时悟到而摔了跟头。

当我认识到以上这些问题后,好象又不能找到其它漏洞了,但我不再认为已万无一失了,不再那么不知天高地厚地认为自己已很圆容了,我知道自己还得不断向内找,主动提高自己。

我相信采取安全措施是对的,不能认为上了保险、万无一失了。所以我们花了不少钱又租了一套住房,大门口有保安,对每一进来的人盘问较严,每一单元还有对讲电话,我们告诉保安如有人找我们必须是先预约了我们的才能进来,没有我们的预约允许不准放进任何想找我们的人。我们觉得这些措施不错,比较安全。我们跟保安的关系也很好,我们一再叮咛保安,因为这本来就是保安的职责,保安也答应得很好。

可是关系很好的保安很快找到更好的工作离开了,后来的一些保安和我们关系也不错,但工作不象以前的保安那么负责任,随便放人进来。我觉得这可能有我们要悟的,共同探讨我们发现我们有依赖常人保护我们的心。应去掉此心。

但后来我们的对讲电话又开始出毛病了,我们就找人修理,但修理人员一再因故不能来。我们又找自己,没找到。我们觉得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是必要的,没错。采取安全措施是为了对大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对自己负责,为了符合常人状态,不破坏常人这一层理……

表面看来很光滑了,其实没看到实质。又过了一段时间,不断学法,不断向内找,我们发现了隐藏很深的执著于安全措施的心。安全措施也不能保护我们的安全,人的措施手段怎么能保护我们呢,我们不能指望任何外在的东西,我们的心我们的正念很重要。为了符合常人状态,以负责任的心采取安全措施是没错,但采取安全措施只是形式,我们的心却要不断提高,不断突破人的观念。

有位受益于大法的去年才开始修炼的同修在当地没有人知道她是大法弟子,住房已买了一段时间了,她坚持要我们搬过去和她同住,表面更安全了,但我们知道不能掉以轻心。

最近明慧网信箱被黑客攻击,因为个别工作人员忽视了机器设备的安全隔离;在大陆,有的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绑架,因为大家忙于做事、忽视了学法、固执己见。明慧、资料点、同修都是我们应倍加爱护的,我们感到非常痛心。问题不在大小,出现一点就应抓住。本来以前我看到安全方面一再出问题就想写这篇体会,却没及时写出。也许我不该执著这篇体会能否给同修帮助,但我应尽到自己的责任,并在写体会的过程中修自己。

现阶段的有限领悟,仅供参考。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