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明慧网2003年7月9日】今年两会之前,由于我们同修之间整体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了一大批同修被抓,损失惨重。那天,邪恶统一行动抄了很多大法弟子的家,我也是其中之一。邪恶们极其兴奋地说是搞了一个大案。

出事的当天晚上,我被关到派出所的置留室,一起关进去的还有其他的功友,通过在里面大家交流、向内找。悟到:我们这段时间,由于过分地追求“善”,过分地相信别人等等,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里面时我悟到,不能这样承认邪恶旧势力的的迫害,一定要闯出去,并立即采取了绝食抗议。

第二天晚上关了24小时之后,邪恶把我们送去了看守所。在我关的监仓里,在我之前已经送进来了一位同修阿姨,同我们这案子一起的,不过我事先不认识她。到了监仓里,里边的仓头很邪恶,一进去就让我干这、干那,并且还要劳动,每天要做几十双鞋子,不行还要返工。由于我刚进去不太明白,因此我每次都要返工。后来我悟到,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在迫害我。我就拒绝了做任何事,因为我没做坏事不是犯人。仓头恼羞成怒并凶狠的说:如果你要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早就打上去了。我善意地对她说:不要这样对待好人!否则会遭报的。

到监仓里来,我还在继续绝食着,我觉得决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必须得出去。并且我当时的这一念特别的强,认为一定要出去。第二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见了一条大蛇在我面前游动,我举起了锄头朝它的肚子上猛烈地砸去,顿时它的肚子裂开了,污秽四溅。这时突然从它的嘴里又吐出来一条小蛇,又向我身上游来,我用右手捏着使劲的往别处扔。隔天早上我与同修切磋时,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一定能出去,因为邪恶已被我的正念打死了,但是那条小蛇的问题还是悟不出是什么回事。

在绝食期间,里面的犯人每天、每顿不停的劝我吃饭,一下说好话,一下说坏话,仓头有时还凶狠的对我说:你以为你绝食就能出去,你这样一年也出不去。我平静地对她说:你说了不算,我一定能出去,那几天,天很凉、很阴。有时还下着细雨。由于没带衣服进去,加上绝食着,躺在后边经常缩成一团手脚都是冰凉的。有天晚上,睡在我脚头的犯人,看我这样又不吃又不喝的,摸摸我冰冷的脚,竟生出了怜悯之心,整个晚上把我的脚搂在她怀里,还给我不时地搓。当时我心里真的挺感动!因为我在外边的时候,身体就在消业,再加上绝食身体挺辛苦,刚进来时体检心跳就140,当时狱医就不敢收,跟610的人直摇手,是邪恶之徒硬叫他们收下的。

当时我放下了常人的一切思想,毫不动摇地绝食着。躺在里面除了有时与同修交流之外,我都是在默背经文和回忆大法。每天晚上仓头还叫我值2小时的班,同修有时不忍心叫醒我,除了值完她的之外,还默默的帮我值。因为她看我已这么多天没吃饭了,身体已相当的虚。有天晚上我躺着刚睡着,我右手的食指尖,突然一阵象通电似的把我一下电醒了,我立刻明白了,是慈悲的师父在叫我发正念。

第五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同学买机票需要800元,但是不够还差一百多元。隔天我又与同修交流,这很明显师父在点化我还差一点就能出去。当天中午狱医进来劝我吃饭,并量了我的心跳,又愣了一下,感觉还是挺高。管教进来凶狠的说,你现在还来这一套,你以为你绝食就能出去,并不停地说着邪恶的话。它们一看也劝不动,再加上身体的虚弱,就叫来了610。

下午邪恶过来看看并说:看不出你还挺坚强。我朝它们看看并无力地说:这里的饭我不能吃,我要出去。到第六天时,狱医、管教还叫来了一帮犯人,把我从墙角抬到床边使劲的压着我的头、脚、腿,并说:灌、就用一根很粗,很长的管子从我的鼻孔里一直插到我的胃里。它们一边灌、我也一边吐,吐了全身都是。其中一个狱医还邪恶的说:是管子没插好。叫另一个狱医重新再插,当时插的我真的很辛苦。眼泪、鼻涕全都呛出来了,我继续反抗着,那些犯人也看不下去了,说是何苦呢!还是吃饭吧,我坚决地摇摇头。狱医感觉多少也灌进去一些了,再加上它们一不注意,手一松的时候。我的左手使劲的立即把那根管子拽了出来,它们走时还凶狠的说:你再不吃饭继续灌,这时同修扶起了我,并挪开我脸旁被灌得湿湿的头发。当时,天很冷、这时一阵响雷,同修立即对犯人们说:你们听见了吗!你们听见了吗?老天都发怒了,这样迫害好人!同修给我换了衣、洗了脸。

隔了一天邪恶又灌我,同修阿姨看不下去了担心的劝我说:算了吧!还是吃了吧!我摇摇头说:阿姨!坚决不行,一定要坚持到底,决不妥协。那天下午,天井里飞进来了一个小蝴蝶,犯人们都说:每次当有小蝴蝶飞进来时,都要有人放出去。第七天下午,邪恶来叫我的名字说是放我,我踉跄地走了出去。同时跟同修阿姨说:一定要正念闯出去。

我原以为邪恶之徒是送我回家了,没想到又把我送到了收容所的洗脑班。它们说看守所不收你,这里多好。我一看,怎么到这里来了?我立即明白了,噢!原来我做的那个梦中的那条小蛇就是指这里。我马上不肯进去,我说我不能进去,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恶人说你看这里有山有水象疗养院,这里的环境比那里好多了,然后硬把我推了进去。

我被关进了其中的一个中队,有一个犯人整天跟着,在里边我继续绝食抗议着,里边的管教、医生不停的来劝我,怕我在里边出事。还有一个干部模样的管教看我弱不禁风的样子就说:何苦呢?写张保证出去就算了,骗骗它们也行。我无力的说:不行、做不到,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帮我量心跳、量血压、劝食呀等等,他们看我的心跳高得吓人。其中一个管教说:再高一点就涨停了。后来、来了个好象是副所长,对我说告诉你,你的体验报告几十项都不合格,只有2项合格。其他都很差、很差,并向我保证,把我的情况向上汇报,并开会研究,一定帮我。我看它这样说了,就点头同意吃饭了。在这期间我一下瘦了十几斤。

它们看我同意吃了高兴坏了。在里边的时候,邪恶之徒每天来提审,有时在我的床边,问我认不认识××同修等等,它们想陷害他,我都说不认识,什么都不知道。每次问我还炼不炼,我都说:炼,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并对它们说:我们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没错等等,它们把它们记的笔录拿给我看。我一看,它们写的这个师父的“父”写的不对,写成“傅”。并立即告诉它们是父亲的“父”,因为我知道“傅”和“父”意义完全不一样,它们马上改正说:噢!是父亲的父,我并告诉它们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正法,它们也如实写上去了。它们来找我时,我每次都闭着眼在不停的在发正念,有时就给它们讲真象。它们经常叫我开睁眼,我都说:没力气,睁不动。有时它们也怀疑并紧张地说:你不会是在发正念吧!我不回答。它们提审我时,在我不停的发正念的作用下,它们的手机经常响,一下出去,一下这事,一下那事。我知道这是它后边的邪恶在害怕!

后来有一次提审我时,对我说:你看××同修都说你们是认识的等等。并把提审许多同修的稿给我看,我说这是假的,我谁都不认识,但是这帮邪恶却在上面写上认识,并叫旁边走过去的一个管教来作证,我马上识破了它们的阴谋,并说:这是你们自说自写的,你们在做伪证;在歪曲事实在捏造事实。它们看我识破了它们的阴谋马上又说:你可以不签、你可以不签。它们后来又假装求我了,叫我承认算了。我说这怎么可能呢!它们有一次还说:明慧网的文章让我们这些修炼人,个个都变得这么厉害。

在学习班里,师父同样每天在点化着我。有一天在梦中看见一个很大很大的火湖,眼看着有人很快的被吸了进去了。我同另一个同修拚命的把他拉出来时,他就已经缩成了一堆黑炭。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救人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要让人明白真相!还有一天,邪恶之徒又来了。这次是来恐吓我的,并说:你再不说实话,就叫你妈妈来。我说没用,我妈知道我是好人,是你们在迫害我,把我迫害成这样。后来又来一招说:要送我去精神病医院。后来又说要罚款3万元才放我出去。我说一分都没有,我的身体已经被你们迫害成这样了。

在里面呆了几天之后,我一看怎么又没有动静了,我吃饭了没有人再提放我的事,我马上又悟到,应该立即绝食,不能上它们的当。虽然当时身体极差,但是我也必须这样做,看管我的犯人在我两顿饭没吃之后立即上报管教,管教一紧张,马上层层上报并叫我去了办公室,问我为什么不吃呀!等等。正在谈话的时候,突然我的两手猛烈地抽筋。它们立即送我去医务室,我抽得更厉害了,它们不停的给我按摸太阳穴、给我量身体。它们吓坏了,怕自己承担责任。

它们说我的身体太虚,给我挂了一瓶葡萄糖。当天晚上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的双手在腹前结着印,我知道是在点化我,快结束了,我应该很快能出去。后来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了我去了一个很大很漂亮的大花园,里面有许多漂亮的花,还有许多数不清的柚子果树。每棵果树上都结着许多许多的比西瓜还要大的柚子,果实累累。并不时的飘着果实的、和花的阵阵香味。隔了一天下午邪恶来叫我出去,说是放我。就这样一共半个月的时间从两处特邪恶的地方,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用强大的正念,第二次堂堂正正的从邪恶的地方闯了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