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挣脱手铐 走出派出所

【明慧网2003年5月25日】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通过几年的修炼,身心都发生了本质变化,多年的疾病不治而愈。同样,我丈夫和我一起修炼,他的身心变化更明显,从此我们告别了病痛的折磨,在人生的旅途上重新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欣喜之余,我常常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感到骄傲。因为大法在中国开传,并且传遍世界60多个国家,使众多有缘人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我们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可是99年7月20日,一声霹雳,当权坏人在全国开始迫害法轮功,一时间黑云滚滚,阴云密布。军、警、特务开始大打出手,而被迫害的一方是手无寸铁,只为做好人的人,只要说大法好或炼,就可以定罪、判刑或劳教。在一个有文明古国之称的土地上,少数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丧失理智的用捏造的假象来欺骗世人呢?法轮功到底怎么样?只有我们这些亲身实践的修炼者才有发言权,而且这么多年修炼者的表现如何,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想不通,中国政府怎么了?我们不理解,人民政府为什么不替人民着想?难道李洪志老师为民众无条件祛病健身有错吗?无条件提高人民的道德水平有错吗?人民用健康的身心回报家庭、回报社会有错吗?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我们修的是佛家正法,走的是人间正道,没有错。再说了,世界上有那么多国家给予法轮功的高度评价都是假的吗?事实上,中国少数造假者心里最清楚,谎言终究是谎言,无论它说多少遍也掩盖不了真相,我们别无他求,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未来,因为这是生命的基本权利。

2002年3月11日晚7点,警察到我家来抄家,那阵势跟土匪没什么两样,一切都是强行的,结果翻遍了屋里屋外也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气急败坏地走了。晚上9点他们又来了,把我带到派出所审问,目的是想让我出卖其他的大法弟子,七八个人轮番审问,都没有达到目的。

师父说:“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邪恶不配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面对他们的无理,我不屑一顾,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不能给师父抹黑,坚决不配合邪恶,而且时刻发正念。这样从晚上9点开始他们给我戴上手铐,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站了一夜,次日早上8点以后,他们把我带到另一个屋开始审问至中午,他们的招也使尽了还是没有达到目的。他们去吃中午饭,把我带到楼下重新把我铐在铁管子上。让人看管着,一会他们去吃完饭休息了。我想机会来了,心里求救师父帮我解脱,我开始退手铐,心里紧张得厉害,眼看退下来了,心跳得很急,我想不能这样,让自己平静、平静、再平静。手铐终于退下来了,这时已是中午12点55分。因为他们1点上班,我就大步走出派出所。出门时自己也没有顾忌有没有人,只有一念,我要出去。这样走到路边,有一辆出租摩托车过来迎我,我跨上车,飞驰而去,找到我的丈夫。丈夫把我送到农村亲戚家轮番的住,不愿给人找麻烦。这样在外流离失所一个月,后来在一位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一份工作,做家政。在这期间,警匪多次去我家骚扰,不是赶巧我不在家,就是刚出去。我深知师父时刻在看护着我们,邪恶不会得逞的,经过十几个月的磨练,我更加坚定了自己走真理之路的决心和信心,更加看清了参与这场迫害的坏人变态的嘴脸。

在这里顺便说一下我丈夫。他同我一起修炼,在99年7.20以后的9月份,我丈夫去了一次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就被警察给抓去,不分青红皂白的拘留半个月。在没放人前管我要1000元钱,他们叫“保证金”,不拿就不放人。事实证明中国不但对相信真善忍的人民不讲基本人权,而且很多警察知法犯法!

无论明天的路是崎岖还是坎坷都不能阻挡我们返本归真、助师正法、救度世人的恒心。因为正的力量是攻不破的,我们衷心希望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所有有正念的世人,给予我们支持,和我们一起抵制邪恶的迫害。为人类的美好未来尽我们应尽的责任和力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